【南洋文艺】中国暨南学校校长
肯定华侨学生的演剧功课(第十三篇)

1922年2月7日和8日,南洋工商补习学校在新加坡余东旋街新舞台戏园,演出《糊涂官》笑剧,为该校演剧筹款。剧作是李铁民和陈觉民编,排演庄恵泉和林葆榕。

马来亚校园话剧能够成功带动起来,是马来亚时局的需要,以及华校为了“自救”而发展的。同时,校园演剧得到了中国高校的大力倡导。

中国暨南学校,是一所中国高校,也是招揽海外华侨学生回国深造的重点学校。上世纪20年代,马来亚华侨学校只有小学到中学的教育制度,暨南学校具指导海外华侨学校发展的意义。



暨南学校首任校长趙正平,曾极力支持“演剧”作为学校的教育工具,认可剧本在教育上的价值。他提出,演剧能养成“效忠主义化除我见之、为群众某快乐、循秩序而协同动作、促进尊重艺术和启发人生达观的精神”(见《中国与南洋》第二卷第45期,选自孟利群选编,《南洋史料续编》第2册,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第517页至520页)。

趙校长肯定学生的演剧功课。由于话剧活动与社会有着密切的相互关系,学校也应扮演积极的影响力。他提出的“效忠主义”,目的是为了达到华侨关心中国祖国,呼吁华侨推展演剧,传播信息,反对英殖民政府压制华校,间接团结侨民与侵略者抗衡的作用。

新加坡的工商补习学校校友会新剧团,演出反映马来亚华侨的思想与行为。该校老师自编的新剧《乞丐兴学》、《学国语》,表现教育和学习的重要性;《婚迷》揭露封建传统礼教的恶法;《社会阶级》带出社会问题意识等。

富文明戏味道的低俗笑剧

工商补习学校校友会新剧团,为了迎合马来亚华侨观众的欣赏水平,演出极富文明戏味道的低俗笑剧。由学校两位老师李铁民和陈觉民自编,庄恵泉和林葆榕排演的《糊涂官》、《醋错》、《元旦趣》、《阃警》、《机器人》和《两个近视眼》。虽然演的都是笑剧,目的在于取悦观众,却也落得像“文明戏”被社会嘲讽。但是,从剧目的名称来解读,有一部分笑剧,还是能够体现当时意味的,反映了马来亚现实社会的面貌。



庄恵泉在《机器人》一剧扮演卖艺者,梁绍文扮演机器人。该剧表演一西洋卖艺者,放置一机器人在台上。卖艺者站在旁边,机器人却能够自己行动。(见黄藻泮:《娱乐会记》,《南洋工商补习学校丛刊第一集》,校务汇记版,中华民国十一年(1922年),第22页)。《机器人》表现了马来亚社会正朝向现代化的社会发展。

此外,通德夜校学生助演《村愚笑柄》,以嘲笑乡村男女无知,不知镜子为何物,闹了不少笑话,从另一角度来剖析,它揭示接受教育的重要性。

马华戏剧的剧作素材取自中国,是极为普遍的。工商补习学校校友会新剧团,演《仇大娘》,剧本是改编自中国的《聊斋》(1922年);启发学校师生合演的《孔雀东南飞》,是取自中国袁昌英的剧作(1922年)。

取自国外的素材,有新加坡南华女校演《富商义侠》,是改编自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1922年);吉隆埠域多利亚学校的演剧,也改编莎士比亚的《第12夜》(1924年)。

在民间社团方面,1915年至1925年间,笔者根据华文报章、社团特刊、学校纪念刊和方修编纂的《马华新文学大系》中调查,马来亚的纯戏剧社,至少有10个组织,包括新加坡的仁声白话剧团、临时白话剧社、潮州白话剧社、真相剧社、国风幻境白话剧社;吉隆坡人镜慈善白话剧社,霹雳州的邦咯华民白话剧团,马六甲明星白话剧社、蔴坡觉侨剧社、峇株巴辖慈善剧团。

另一方面,新加坡的南洋青年励志社、海天俱乐部、八和会馆、同德书报社、青年进德会,槟城的侨工会、辅友社、丽泽社国语新剧团等,也纷纷呈现演剧。它们成立剧团,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即开通民众的智识、改良社会、移风易俗,尽力协助中国祖国筹赈,同时,也关心马来亚社会的发展,为华社与同胞争取各方面的福利与发展社会建设。

大众若有话剧史料提供,如剧本、演出特刊、剧照、剪报、剧团书信或徽章等,欢迎邮寄至

:8, Jalan Mas 2/10,Taman Mas 2,Batu 9, Cheras, 43200 Selangor

询问电话:016-232 2693

电邮:[email protected]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