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不似旅游的旅游

在小村庄长大,我常常有一种井底之蛙的自卑感。那个年代,幼稚的心灵里,一直想走出那片荒山碧野,却也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我对旅游这种活动是十分向往的,觉得只要通过它,我就可以去远远的地方,去体验那边的人事生涯。然而,那时候,交通没有现在这般发达,旅游也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和流行;更何况,家境的情况也不允许自己离乡外出。所以,羡慕终归是羡慕,自己好像只能满足于坐井观天的日子。面对这种人生的无奈,我却没有停止对天外世界的遐想。

去年老友李有成教授从台湾返马,我和朋友去班茶他的老乡拜会他。他追忆当年渔村的状况,一物一景皆是情。他带我们到那个渔夫作业、村民与外界沟通交流的码头。而今的码头一带已有一座饮食和小贩摆摊的商业中心,改变了当年的样貌。他指着眼前的一片海,感慨地说:“那个年代,年纪小小的,我就时常站在这里看海,看着海向前方伸延出去,看着渔船进进出出,我内心一直想,什么时候,自己可以从这个海走出去,去到遥远的地方!”原来,他当年的心情也跟我类似,总希望走出贫瘠的乡野,去开拓自己的疆域。所不同的是,他对着海冥想;我则面对着一片环绕着乡芭耕地的橡胶园发呆。我不像李有成教授一样,我没有大志,不敢发留学远洋的梦,只能希望有个机会去旅行,可以去看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中学毕业后,我成功申请进入师训学院受训,高兴得像大人中了彩票似的,地点在半岛南端的新山。我渴望去闯世界渴望了那么久,想不到第一次离家竟然要去那么远的异乡。当时家境不好,母亲又病躯还未痊愈。离家的心情是复杂的,一面渴望着那片新天地,一面又有点不舍;百般纠缠中,我把这趟出远门当作是一次旅游。是的,是我生命中一次重要的旅游。想到在这之前的旅游梦竟然要以这种方式来圆成,我有些激动,也有一种内心得到满足的冷静。一走出家门,就是自己真正想去看的期待已久的外间世界,就是去体验另一种生活的滋味。

生平第一次搭火车

 

我是乘搭火车南下的。那是生平第一次搭火车,也是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程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在乡下的日子,常可听到火车奔跑在铁路上喀咂喀咂的声音,以及拉动汽笛时尖锐的呼啸声。有时还刻意跑到靠近铁轨的地方,向火车内的乘客挥手致意。待自己乘上那列笨重的火车,早上8点半缓缓地离开双溪大年时,感觉到像囚鸟飞离牢笼似的,有一种自由的舒畅,也有一种身心还未调整过来的焦灼。靠蒸汽推动的列车,发出巨大的吵杂声,听起来是不舒适的。然而,自己却能够安然接受,并不觉得是一种不能忍受的干扰。人在车厢里,心却在车厢外——我一直不停地盯紧着窗外的景物,觉得一切都新奇,一切都可观、可感、可爱。火车越过乡野、走过小镇、越过架在小河上的铁桥、越过水田,也穿过山脚下的隧道……每到一站,火车停下来,有的乘客下车,有的上车,匆匆忙忙。有的站还有抬着盘子或篮子的小贩兜售果品饮食之类的,急急忙忙地争取时间。 

火车奔波了一整天,傍晚时刻,抵达吉隆坡总站。除抵都门,知道这是大地方、大城镇了,然而,下得火车来,却只能在站内走动,出不到外面去。这只是短暂的逗留,晚上还要继续南下。站内店铺与餐饮中心具备,价钱可要比乡下的贵多了。此时,方知钱小。晚上坐回火车,自己还是好奇和兴奋,一路注视车窗外的夜景,路灯迷蒙,屋宅的灯影点点。有时越过荒凉的林野,朦胧阴暗,让我想起离家越来越远了。隔天青春,到达新山火车站。出得车来,天桥、行人道、宽大的马路、还有巍峨高耸的楼宇、整齐并列的商铺……一个新的城镇,一个自己就要落脚的地方。



陌生事物变亲切 

在学院里安顿好一切,就开始了生命的另一段旅程。这是初次住在外地的宿舍里,离家几百里外,想家,却得去适应没有父母与弟妹在身畔的另一种群体生活。第一个周末,就约了朋友下坡到城里去闯、去逛。自己像一个贪婪的旅客,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踏遍最多的土地。横贯市中心的沙玉河,新柔大桥,那片遥对新加坡的海滩,州苏丹的王宫景点,以及古老的庙宇、教堂、各种美食都可以找到的饮食中心,人潮不息的关口、大巴刹,还有最吸引我驻足的书店……我都在接着下来的时间里,一一去亲近、一一去了解。在这个城镇里,自己是客人。因为生疏,有时反而促使自己有更多的兴致去发掘新东西。谁知许多开始时陌生的事物,到两年后我离开时,却又感到亲切了。 

为了受训成为一名合格教师,我第一次离家就得以旅居新山。毕业后,我大部分时间也是在外州执教。假期返乡,跟家人聚在一起,就不想去旅游了。其实,我在外的时间那么多,换个想法,那何尝不也是一种旅游?游历的地方都在国内,从开始工作时在东海岸,后来回北马,再到霹雳州,开会与参加课程又多到吉隆坡,退休前那段十多年的时间是在北方边陲的玻璃市……小时向往走出去,想不到后来走出去,却真正是在他乡异地度过岁月。有话说,人生如旅。我的人生不像是去旅游,但又何尝不也是一种边学边做、边看边成长的旅游!而今退休在家,只想静静地读点书,写点文章,若非必要,就不太想出外了。  

反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