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

101偏方吃多了……/黄碧瑜

【医生开讲】

肿瘤专科同事有点急促地在Whatsapp这么写着:“麻烦你看一看这位病人,乳癌末期,肿瘤已转移至肝脏和骨骼。第一次化疗明明就是好好地,5天前刚经历第2轮的化疗后,昨天家人开始发现她行为举止很不对劲,就把她送进院来了。”

“急促”,是因为这些句子,分为10段信息快速发过来,省略了所有标点符号,后面加上一个“紧张吓死了”的表情符号,看得我头昏眼花。当病人有不寻常的症状时,坐立不安的往往就是那位负责跟进的主治医生。

玲玲年约50,3年前被诊断出乳癌末期,这段日子里,她见了不少肿瘤专科医生,去年才决定让我这位同事接手全权负责治疗。

有时,看医生蛮像挑伴侣一样,除了基本条件要符合,也要看缘分。看了适合自己的医生,对病情更有莫大帮助。她之前为什么一直转换医生,原因则不得而知了。

癌细胞转移造成?

玲玲服用口服药物已有一段时间,以减缓或阻止癌细胞生长,但这种靶向治疗只能拖延时间,不能根除癌细胞,病人也不可能痊愈。虽说如此,对末期癌症病人来说,能延长生命几个月到几年,已经是一种突破。

几周前从跟进检查中知道,肿瘤除了转移到之前已经知道的肝脏和骨骼,也进一步转移至脑部,但玲玲还未有脑部的症状。同事快马加鞭让玲玲进行另一轮化疗,第一次化疗反应良好,没什么问题。

“一定是癌细胞转移至脑部的迹象吧?”我想着。

该来的,总是会来,只是迟早的问题。“她这几天好像变了另一个人,反应迟钝,话也不说,说了也说不对,意识很模糊。整个人很累,也没胃口。”玲玲丈夫说。

玲玲坐在病床上,眼神呆滞,的确反应缓慢,但勉强有问有答。她的身体有不受控制的抖动,她先生以为她有点紧张,只能脸色凝重地安抚她。

“医生,这是发羊吊吗?还是化疗副作用?”先生望着一直抖动的手,不安地说。玲玲第一次化疗反应良好,这一次应该也不例外。

“这是急性脑病变,原因林林总总,具体原因还不明,多数因外来因素所造成。” 出乎我的的预料,这看来并不像是脑部的癌转移所造成。

保健品吃多反效果

一问到玲玲最近还有什么症状时,先生打开手机,让我看看其中一条信息。信息里记录了玲玲将近几个月来所服用的药物。

不看则已,一看惊人,发现大概有10多种保健品,从常见的维生素,到不知名堂的药物、草药等等,也不知道玲玲是从哪里获取的。

“其实化疗后第二天,我太太就出门,回来时告诉我她打了一支针,里面有高剂量的药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一直劝她别乱用药,她就是不听。”

不知服了这些偏方有什么反应?和化疗药物有什么相冲相克之处?玲玲受过高深教育,性格也温和,应该不至于那么倔强或愚昧。

接下来的脑部扫描和脑脊髓液检查都没异样,反之影像里,以前所说的脑部转移好像有些改善,不太明显了。结论就是玲玲使用了一些不知名药物,也许是太多,剂量也过高了,造成对脑部的过度负荷,形成短暂的脑病变。

同时,那几天内的血液检查显示,玲玲的肝指数在短短几天内飙升至正常的3倍以上,幸好又快速下降,说明药物也造成肝的负荷过重,差点造成肝衰竭。

出院当天,玲玲看来精神好多了,说话也恢复正常,没发抖了。惭愧的是,身为医生,其实我什么也不必做,只是干等着, 让玲玲的身体把毒性药物自行排出体外。

出院后复诊时,玲玲的身体机能已完全正常,但是脸上烟霾未散。

寻寻觅觅一个希望

“医生,你说我以后不可以再吃保健品了吗?”她脸上有些彷徨。

“虽说保健品或偏方也许对一部分病人有安慰剂的疗效,但说穿了,如果有真正持续的疗效,保健品就不应该是治疗环节里可有可无的一部分;如果它有疗效,为何不把它升级为‘药’,堂堂正正地让每个需要的病人服用,然后成为正统治疗的一部分呢?”玲玲现在意识清醒, 应该可以了解这个逻辑。

“我一直睡不着,我害怕,也很痛苦。医生,我是不是该看心理医生呢?”

对了,对病情的焦虑,对未来的恐惧,让玲玲一直不能坦然面对。她知道患上的是绝症,无论怎么做,结局还是一样。在这一片无助中,玲玲想要抢回自主权,不再让肿瘤控制自己的生命,所以贸然尝试各种偏方。

也许是这个因素,玲玲一直寻寻觅觅,包括一个可以给她较多希望的医生。

我恍然大悟。

反应

 

保健

夜晚的脚无法停止“不动”?/黄碧瑜

【医生开讲】

当夜幕低垂的时候,却有一些人,默默承受着难以形容的痛苦。这时的他们,双脚会慢慢涌起一种不适感,有人把这个感觉形容为“麻痹”,有的说是“针扎,蚂蚁爬动”的感觉,有些却有苦说不出,因为没有恰当的形容词可以准确描述那份不适感。这些痛楚,可以通过摆动双脚来取得短暂的改善。

林叔就是其中一位受害者,这个夜晚脚不适的怪病可困扰了他十多年。睡前,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让林叔一直迫切需要下床走动或摇摆双脚。往往都要等到夜深人静,睡意和迫切摇动双脚的冲动搏斗得精疲力尽之后,才沉沉睡去。就这样,因为睡眠不足,林叔白天就嗜睡和打盹。天一亮,林叔的双脚却一点症状都没有。

引发睡眠焦虑

一开始太太都怀疑他在无病呻吟,不然就是中邪了。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这些已经是林叔生活的一部分。

林叔自己也清楚这不是什么严重病症。他从没为了这个症状而正式见医生,有时顺便和家庭医生提及,医生见他走路姿态正常,血液检查也正常,摸摸了他双腿几下,也没说什么。

当然,林叔也试过一些传统秘方,比如临睡前让双脚泡个热水澡,或是在脚上涂上一层厚厚的风油。他也试过吃止痛药,再穿上厚袜子,但都没有实际帮助。

因为睡眠的困扰,林叔慢慢对睡觉有了焦虑。他找上了心理医生,开始吃安眠药,和后来的抗焦虑药物,但是他的脚针扎感还是没有减退。每当夜晚来临,那种不安和不适感都会来袭。

症状日趋严重

近几个月,林叔的症状更严重了,除了晚上临睡前的干扰,现在的他,早上醒来时这些感觉还隐隐存在,白天只要一躺下来双脚也仿佛有种轻微的不适感,双手手指也会有微微刺痛的感觉。当然,只要他站起身走动或摇动双脚,这些感觉就消失无踪。

因为安眠药的药效,林叔晚上勉强可以入睡,白天却昏昏沉沉,结果有一天出事了。林叔在家跌倒,手腕骨折了。林叔要求骨科医生顺便诊断他脚部的病情。

背部的核磁共振影像只见一些轻微的背脊椎退化,根本解释不了林叔双脚长年累月的不适。骨科同事决定把他推荐过来看诊。

林叔向来健康,身体机能都很好,表面上没什么明显病症。接下来的神经传导检查证实了他并没有周边神经系统问题,也没有中枢神经系统病变。看来唯一的解释就是“不宁脚综合征”。

不宁脚综合征

不宁脚综合症,字面解释即是“不安宁”的脚,原因不明,小部分有遗传因素。

夜晚,病人因腿部的不适感而有冲动摇动双脚。久而久之,病人因睡眠品质受影响,造成白天嗜睡和精神不佳。不宁脚综合症与缺铁性贫血有密切关系,但是林叔血液里的铁质充足。要说家族遗传,林叔家里又没如此病症。

不宁脚综合症不难医治,但不能根除。虽然用药反应不俗,但时间久了药效也许会减退。

林叔这个病人因为同时有焦虑症, 也有对安眠药的依赖,所以治疗上要给与更多的考量,需要与心理医生配合进行。
经过了药物的调配,林叔的症状慢慢获得缓解,可以更舒适地坠入梦乡。慢慢地, 他的安眠药剂量也渐渐减少,皆大欢喜。

反应
 
 

相关新闻

南洋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