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游燕燕   图|受访者提供、互联网

有一群不到30岁的年轻人,他们发现疫情期间有一个被忽略的群体,即因家境清寒而跟不上网课进度的大马教育文凭(SPM)应考生。因此,他们创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Rakan Tutor”,为那些跟不上课业进度的学生提供免费远程补习,而且是一对一教学。自今年6月开放志愿者申请后,反应热烈,迄今已招募了约750位志愿者参与。

疫情已经延续一年多,学校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对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造成了许多不便。即便现时网课已渐成普遍,有一部分的学生仍然面对学习损失的问题。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关闭学校7个月后,学生平均估计损失了0.9年(约11个月)的学习时间。以2005年发生于美国新奥尔良的飓风卡特里娜(Hurricane Katrina)为例,这个五级飓风造成了该地区的严重破坏。

学生复学后,平均比年级水平低2年以上,当地学校在15年后仍在处理学习损失的后果。同样的,这次的疫情相信也会造成类似的后果,甚至更严重。

跟不上网课进度

Rakan Tutor联合创办人余恺凇(25岁)提到,在疫情期间,一些团员都有各自参与志工项目,当中便有机会接触学校老师和家境贫困的学生。他们从中了解到,自从学校关闭转上网课后,并非所有学生都能得到相同的学习体验。

她以国际学校为例,学生早已习惯使用电脑进行学习,转上网课后,校方也会提供完善的设备增加教与学的效率;而在课外时间,经济能力好的家庭可以负担额外的补习费用,学生在课业方面基本上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反观政府学校的情况就不同了。一直以来,政府学校通常都是奉行纸上作业,功课都是写在簿子上交给老师批改的。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上课模式,很多老师都无法马上适应网课而措手不及,更何况是学生?这种情况以致于学生没有得到良好的学习环境,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学生。”

在与贫困学生的沟通中,他们了解到学生面对的一些问题,包括:
●缺乏电子设备,需等父母用完或与兄弟姐妹轮流使用。
●网速差,上课中途卡着。
●一些老师未适应线上视频教课,只用聊天软件的语音信息授课,无法传达完整内容。
●由于居家上课,父母会要求孩子在上课中途照顾家人、做家务或出外工作。

“在上述的情况下,学生根本无法好好上课,而且少了很多学习时间,这对他们现在和未来的学习进度都会造成影响;再加上,贫困家庭无法负担额外的补习费用,而SPM是中学生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以后上大学、找工作都有一定的影响。”

对弱势欠公平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最新调查,目前尚不清楚各国教育部是否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出补课或加速方案。不管疫情再严峻,教育仍然是社会流动的重要决定因素,如果不采取干预措施,这些弱势社区很可能无法获得建设更美好未来所需的教育。

“我们强烈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为了不让这种不利于弱势社区的情况持续恶化,余恺凇与另一位联合创办人卡文帕尔提班(21岁)便自发创立Rakan Tutor团队,也号召拥有相同理念的大马青年加入。

目前,团队共有30人,分别来自不同背景,包括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贫困行动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管理顾问、曾服务于“为马来西亚而教”(Teach for Malaysia)的教师以及拥有辅导经验的大学生。他们全都是志愿者,不收一分一毫,只想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

回响热烈受鼓舞

团队从4月开始构思该项免费补习计划,直至6月开放第一批补习志愿者提出申请,在7月便成功招募了750位志愿者。如此热烈回响也令团队大感意外!

余恺凇表示,该项免费补习计划开放予全国学生(由学校老师推荐)和志愿者申请,志愿者也可以是在国外大学深造的大马留学生。团队会将有需要的SPM考生与志愿者进行配对,提供免费的一对一远程教学。刚于8月开始的第一批受惠学生共有250位,由250位志愿者提供补习,目前仅教导数学科目。

挑选4要求

“我们会准备好教材给所有志愿者。如果学生在补习进行时有关于其他科目的疑问,而志愿者又会回答是没问题的。现在只是一个初始阶段,以后不排除会逐渐增加其他科目。”

为了让学生达到学习效果以及确保安全,他们在挑选志愿者方面也有所要求:
●必须持有SPM或其他相等资格以上的大马公民
●对中学数学科目有基本的了解
●SPM数学科目至少考获A-
●必须在3个月的每个星期内至少投入2个小时

Rakan Tutor宣传部组长江仙滢(21岁)指出:“虽然我们有设定期限,但如果双方愿意持续下去,也可以选择延长。经过一轮筛选后,我们会面试所有的入选者,通过面试后才能正式成为志愿者,以确保志愿者是真心要帮助学生,而不是有任何不好的企图。”

工作坊培训技巧

通过面试后,所有志愿者必须先参加由Rakan Tutor举办的工作坊,以培训课时策划、讲解技巧、沟通能力等。此外,他们也会要求志愿者具备同理心,以将心比心了解学生处于的境况。完成培训后,该组织也会聘用调查公司进行背景调查,以进一步确保志愿者拥有良好的背景。

采用一对一教学意味着需要大量的志愿者,以迎合相当数量的学生。为何不采用小班制节省人力?他们认为,一对一教学的效果更有效率和质量,包括:

1.针对性很强,可更深入讲解薄弱课程,重点难点逐个击破。
2.双方可自行协调合适的补习方式和时间。除了使用线上会议平台,也可以通过聊天软体互发信息,或者由志愿者拨电给学生讲解。
3.志愿者可扮演激励导师的角色,通过了解学生的志向引导做升学规划,摸清未来方向以发挥最大潜能。

学生配对模式

在招募学生方面,为了让整个计划达到最好的成效,最好的方式便是与学校老师合作,由老师推荐需要帮助的学生,并在过程中持续提供支持,例如学生进步的反馈、所面对的问题等等。

学生的招募条件:
●来自贫困家庭的SPM应考生
●因疫情导致学校停课、无法负担补习费用,并且在数学科目上面对困难
●愿意接受由志愿者提供的远程补习

提供激励辅导

江仙滢说:“在整个计划进行的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与老师沟通来了解有关学生的成长,若有需要,志愿者也可以提供一些激励辅导。”

谈到关于师生的一对一配对模式,主要基于三方面考虑:

●第一,语言相同
补习对象含括三大种族,也包括一些东马的少数民族。他们将按照学生的语言要求安排可用相同语言沟通的志愿者,这样才可以增加学习效率。

●第二,性别相同
以“男配男,女配女”的方式尽可能保护双方的安全,并尽量减低发生不应当关系的风险。

●第三,种族要求
这需视情况而定。组织会以语言相同为首选,但若有学生要求某种族的志愿者,理由充分的话会尽量配合。

弥补课堂缺失

余恺凇也指出,尽管该计划才刚开始,他们已针对一些预料之中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案。在补习正式开始前,他们会先向学生讲解志愿者的教学目的和规则,让学生明白志愿者并非是取代老师的存在,他们只是帮助学生跟进学习进度,弥补课堂上的一些缺失。

“我们预料到可能以后有一小部分的志愿者和学生会半途而废,但还是希望能减少这类情况的发生。因此,我们设立了一个支援团队,每10位志愿者由一个支援领袖带领。支援领袖将负责协助解决组员在教学过程中面对的问题,偶尔也会举办一些社交活动,促进志愿者之间的关系,以互相支持和鼓励。期间,我们也会举办一些工作坊来延续志愿者的兴趣和帮助他们提高应对能力。”

他们也考虑到其中一种情况是,学生每天向志愿者问功课,并要求在短时间内回复,让志愿者深受困扰而想要退出。

每星期至少2小时

“我们要求志愿者每个星期内至少投入2个小时,如果学生有过分要求,志愿者可以向支援领袖反映有关情况。我们会先向有关学生了解情况和进行协商,设法找出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如果真的无法解决,我们会另找学生给该志愿者。”

Rakan tutor最近成功注册为非营利组织,这意味着该项计划将会长久经营下去。

“虽然这个组织和计划是因疫情而创立,但在与学校老师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那并不是疫情期间发生的问题,在疫情前已经有很多学生面对跟不上学习进度、无法负担补习费的问题。因此,我们希望在疫情后仍然可以继续帮助有需要的学生。”

她也呼吁,目前志愿者暂且足够,他们需要更多学校老师的合作,以推荐有需要帮助的学生,尤其是数学科较弱的学生。

若有兴趣,可浏览https://rakantutor.org/了解详情。

志愿者有话说: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