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本田善彦(日本资深媒体人、旅台作家)

疫情下日本医疗系统几近崩溃,民众对政府抗疫失去信心,疫情击垮日本首相或成为常态。

日本首相菅义伟9月3日临时宣布不参加自民党党魁选举,并表示自己是“为了专心于应对冠病疫情”而放弃连任首相。新冠疫情在去年已经狠狠冲垮长达7年8个月的安倍政府,今年再次无情地击垮了菅政府。

菅义伟去年9月16日接替因病请辞的安倍晋三,初时虽拥有七成以上的高支持率,但菅本身缺乏群众魅力,不少选民认为他非“宰相之才”。他擅长在幕后耍弄权谋,利用媒体带风向,运用人事权恫吓官僚,大搞权力斗争,打击政敌,是典型的幕僚型政客,但部分媒体试图替他营造亲民假象,以“菅义伟吃过苦,最懂基层的疾苦”等文字大肆宣传。因为群众对菅于前年公布新年号的模样还有印象,有些媒体刻意封他为“令和大叔”,但坊间的绰号却是带着贬义的“GASU(将‘菅’字倒过来念)”,圈内人士将他类比为以铁腕捍卫希特勒政权的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

防疫不力失民心

去年,菅义伟接下安倍的烂摊子时,日本的疫情早已陷入无法控制的局面,这也使得菅政权的先天条件不好,算得上是情有可原。但“防疫不力”仍然是菅丢掉执政权的直接和最主要的原因。奥运会期间疫情急速扩大,医疗资源分配发生极大矛盾。至今中度以上症状的严重病患依然无法住院,而是以“居家疗养”的名目被弃于自宅。变异毒株德尔塔的蔓延速度异常地快,在由检查到治疗的一整套防疫流程和对应措施中,“隔离”是非常关键的基本要素。然而日本现在却对确诊病患采取“不隔离”措施,这种匪夷所思的现象充分显示出既有的医疗体系已经几近崩溃。

8月底,日本民间电视台播出一段震撼社会的新闻影片:摄制组跟踪救护队到一位“居家疗养”的中年男性病患家中。医护人员不断与各地医院电话联系,拼命地恳求对方接受重症病患,而医院则无奈地表示“因为病症太严重,恐救不了”,拒接其住院申请。医护人员只能返回病患家中,一边向眷属说明与医院交涉的详细过程,一边道歉,悲惨镜头令人鼻酸。这位男性病患于第二天好不容易找到病床,但隔天便不幸过世。观众通过影片目睹医院视重症病患为“救不了的生命”,当场决定“放弃治疗”的过程,无不感到极度恐慌,也加深对菅政府的不满和不信任。

除了防疫之外,菅义伟政府的失职之处还包括不仔细说明责任、对议员或记者的质问不愿正面回答、耍嘴皮推卸责任、说话傲慢不诚实、不面对民意也不愿意召开国会、对国民缺乏怜悯、轻视专业判断、一意孤行、病态般的乐观主义等等,以上这些菅义伟及其内阁成员平时的言行和态度,都令他失去民心。

遭讥讽为读稿机

虽然前任首相安倍在国会答辩时,说的多半是没有内容的空话或谎言,但政治世家出身的他起码还懂得如何表演“政治秀”,而菅义伟的应变能力则远不如安倍,只会埋头念稿子而已,因此反对党议员讥讽菅几乎沦为“读稿机”、质询答辩也变成朗读比赛。而到了今年8月,丧失了民心而且事事不顺的“读稿机”终于“坏了”,菅义伟在广岛追悼原子弹受难者的纪念仪式上致词时,不慎漏读部分讲稿,露出语意前后不连贯的窘状。8月22日,自民党在菅义伟的选区横滨市的市长选举中惨败,而在过去一年,该党在14场的地方选举只赢了4场,败多胜少的结局也反映出菅义伟的威望明显下降。

解散国会的权限和人事权是菅义伟最大的护身符。菅曾经试图一方面暗示解散国会,一方面运用人事权重整党内的权力结构以突破困境、延续政权,但遭到党内同志抵制。他在党内迅速被孤立,因此在无法形成党内多数的情况之下,只好宣布放弃连任党魁,可谓聪明反被聪明误。政治学者御厨贵在《朝日新闻》的访问中指出,“由伊藤博文算起,日本历代99任首相中,可能都不会有如此凄惨的下台戏码”,“菅义伟为了延续政权一直迷航,最后机关用尽,还是救不了”。日本政坛有“首相往往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上犯了致命之错”的说法,菅的下场果然印证此说法的正确。

自民党将于9月17日公告党魁选举,29日投票开票,到目前为止自民党政调会前会长岸田文雄及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前总务大臣高市早苗等人已表态参选。虽然这些“下届首相候选人”都是能力普通的平庸政客,而政治和社会的生态也不可能发生结构性的改变,不过菅义伟确定不连任,自民党未来在众议院选举中溃败的几率也跟着降低,其失血程度或许有望控制。

日本防疫失败几成常态,在可预期的短中期内,很难想像政府能够有效控制疫情。疲惫的群众对控制疫情已经完全丧失耐心,下一任首相也很有可能被疫情击垮。将来的日本也许又要重演短时间换一个首相的老戏码,持续低迷的政坛走向也将继续损害社会元气。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