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黄杰

冷战后,从没国家能正面挑战美国的制裁,但在拜登举棋不定之际,中国与伊朗正面挑战美国制裁,达成历史性合作,背后反映的是中美对全球治理理念的巨大差异。

美国总统拜登自上任以来,推翻了特朗普时代对欧洲、北约、欧亚的外交政策,以凝聚更强大的“反中联盟”,包括组织太平洋“小北约”和“五眼联盟”等。

可是,他的中东政策迟疑不决,使到特朗普时代对伊朗关系造成的伤害持续至今,包括单边退出联合国和欧盟制订的《核子协议》、加强对伊朗经济封锁、下令暗杀伊朗圣城军领袖苏莱曼尼将军。

拜登近期更轰炸叙利亚,导致22人死亡,继续违反联合国安理会2231号决议,这一切让美国和伊朗关系跌破历史冰点。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于国际外交场合纵横40年的前巴格达外交官乔杜里(Iftekhar Ahmed Chowdhury)表示,其实伊朗在整个冷战的过程,直到签订《核子协议》的一刻,都是尽力和西方国家合作解决问题,也就是说,寻求与中国的合作,从来都不是伊朗的优先选项,可是华盛顿一而再再而三的无理政策,迫使伊朗不得不靠拢在中东石油产国间影响力蒸蒸日上的中国。

去年7月,《纽约时报》就披露了一份长达18页的伊朗国会文件,内容牵涉到伊朗与中国为期25年、总计4000亿美元的“石油换基建现代化”计划。

本年3月27日,中国外长王毅就亲自前往德黑兰,为这个世纪级合作协议一锤定音。这个世界两大古文明的超巨型合作计划,将完全颠覆中东的地缘政治,更会完全改变中国的能源安全问题。

对伊朗制裁40年

在1970年代“伊朗人质事件”以及伊朗试图打破“石油美元”霸权,以欧元结算石油贸易等一连串的事件起,美国就对伊朗实施了40年几乎无底线的制裁。

在1979年的伊朗革命以后,美国即时冻结数10亿美元的伊朗资产。其中一个让美国狠手制裁伊朗的原因,就是害怕伊朗革命对周边国家局势的影响:伊朗至今也在资助黎巴嫩真主党和巴勒斯坦哈马斯,目的都是针对西方在中东的影响力,显示出在地缘政治的问题上,美国和伊朗都是针锋相对。

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高调宣布前任总统奥巴马签订的《核子协议》是“最坏的协议”。共和党的胜出也代表了美国更加支持以色列的政权,最终于2018年5月,美国单边退出由联合国和欧盟制订的《核子协议》。

美国单方面恢复了对伊朗的大部分制裁,并且新增700多项新的制裁(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s And Blocked Persons List)。

伊朗成最封闭经济体

美国的制裁名单上,包括伊朗的石油产业、金融、钢材、矿业、煤矿、和政府有关的个人、银行、保险、建筑、船务、航空、地毡、开心果等等。若违反美国的制裁,即使不是美国人,也可能被罚100万美元和监禁20年的最高刑罚。

这个制裁名单可谓非常全面,但是伊朗的本土产业韧力强大,总能适应新的制裁而本土生产进口货品,也仍然有大量的走私客偷运电子产品、美容产品等国民所需的货品。

虽然美国的制裁属于本土法案,可是由于美元是世界上占比近半的交易货币,国际上很多的交易都要经过美国的银行或其支付系统,因此美国单方面对伊朗的制裁,足以使到伊朗成为世界上最封闭的经济体之一,无法达至工业现代化的水平。

地缘政治的革命

在这样僵持的情况之下,世界上也没有国家能和伊朗直接合作,而这个局面一直维持至今。

可是,中国的崛起改变了这一切。

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完备的工业体系,加上其金融系统也是独立于美国的,因此就有条件协助伊朗实现现代化的目标。

在这个“石油换基建”的计划底下,共有100多项合作项目,包括机场、高铁、军事装备、5G、100多个自由贸易区等等。

这4000亿将会彻底改变伊朗的发展面貌,带来无限的可能性,并突破了美国40多年来害怕伊朗崛起的封锁。而一旦这个受了40年制裁也有足够韧性存活下来的经济体发展起来,将会带动中东各国发展的新面貌。

伊朗的发展也会为中国带来无限的可能性,而人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6年访问伊朗的时候,已经想出了这一点。

打通中国至东欧通道

因为从伊朗的霍尔木兹海峡,可以以陆路直通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然后再经由陆路到达中国的喀什,表示了中国可以完全无惧海岸线被封锁,而从陆路获得重要的石油资源,解决能源安全的问题。而这一条通道也就是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的“一带”重要体现:依靠和伊朗陆路通行的合作,一下子插进了中东地缘政治的心脏。可以说,这是世界两大古文明之间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世纪级合作。

而从伊朗的西边也接壤了土耳其这个欧亚枢纽,代表伊朗的崛起,就会打通了整条中国至东欧的通道,完全实现了“一带”的地缘政治构想,改变世界物流产业接近八成以海上运输方法的旧殖民主义贸易通道,带起了整个中东的产业发展。

中东的局势一旦改变,就会牵涉到“石油美元”的地位,而这将是中美对抗之间中国最有力的武器。所以中国才会那么主动地对伊朗开出4000亿这个天文数字的合作协议,因为这背后牵涉到的将是整个美国、美元主宰的整个中东世界的政治问题。

若说这个两大古文明之间的合作是一场地缘政治革命,也实不为过。

突显中美全球治理差异

从这个角度看待中伊关系,可以突显出中美对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之间的差异。

美国维持世界秩序靠的是金融霸权、颜色革命、军事刺杀、经济制裁、700多个海外军事基地、在太平洋周边部署的海军空军、压抑潜在对手的科技发展(对日本的广场协议和对日本半导体产业的打压,以及现在对中国的技术封锁)、贸易战争、无人机的轰炸、发动阿伊战争……等等。

而中国提出的全球治理方式,则是靠发展、靠兴建、靠贸易、靠扶助落后国家产业化、靠打开陆路海路上的物流通路形成相互相联的物联网。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的邻居(拉丁美洲)长年以来都是欠发达,并且与美国的经济差距总是越来越大,而中国的邻居(东盟和日韩)则是越发展越好,并且超越了欧美成为中国第一大的贸易伙伴。

可以说,在中国的崛起之下,包括伊朗到南亚东盟一带,都获得重大的经济发展和合作机遇。

如果说持续了多个世纪的旧殖民主义是西方的“地理大发现”,那么中国的崛起则是带动了全球的经济引擎由西往东移的“地理大转移”,改变了发展不对等、不平衡的现象。

从这个角度去理解,才可以说清楚为什么“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需要包括中东、中亚、内亚、南亚这么多个国家。因为这确实是一场地缘政治的革命,帮助世界走出才刚过去几十年的殖民主义的阴霾。

中国经济地理结构改变

“一带一路”这个战略构想也深刻的改变了中国国内经济的地理结构。

在2007到2008年金融海啸发生的时候,中国沿岸主要城市占据了中国大概三分之二的生产总值,因为当时世界的贸易体系是以海运为主的,因此就有了这个沿岸城市和大陆内陆之间的不平衡。所以当从美国华尔街发生危机的时候,中国的沿岸贸易体系就马上感受到这个震荡,工人提早回乡过年,也不知道新年后自己工作的工厂还是否存在。

中国马上意识到自己国内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然后才有了发展内陆和西部的意识。后来习近平一连串的大型基建计划(如今的中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世界的“基建狂魔”):八纵八横的高铁网络、高居世界第一位的14万公里长的高速公路、本世纪最完善的物联网络,甚至近年来因为要配合和中亚国家打通贸易大门的建设新疆的计划,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民和更多的国家享受到经济发展的成果。

兼顾国内外布局需求

现在一带一路的“一带”近乎完成战略部署的阶段,发展新疆、喀什的重要性就马上显现出来了,因为它们是和巴基斯坦、伊朗贸易的大门,是中国接通中东的重要战略地区。

这个陆路物联网一旦形成,中国的西部就会变成是南亚、中亚、甚至中东的贸易网的一部分,就可以依靠自身地理优势而发展起来了。

所以说,这个和伊朗的世纪级合作,同时也是在解决中国自身地理布局和产业分工的问题。而“一带一路”就是这个既兼顾到国内形势和国际布局需求的一个综合型战略构想。

用实力赢得盟友

回看这个中伊合作计划,虽然如乔杜里所说,伊朗一直都是期望亲近西方的,尤其是冷战时期穆罕默德—李查·巴勒维的政权底下;而伊朗历史上和中国的接触从来也不深,甚至这个“石油换基建”计划在伊朗国会中也迎来议员深深的怀疑。

前总统内贾德也公开表示倾向反对,结果要牵动外交部长扎里夫出席国会面对质询来解释这个计划的意义;但是,在经历了半年多来的讨论,加上拜登政府一直都迟疑不决地面对伊朗问题,到最后德黑兰才意识到,中国提出经济发展的路线图是有道理的。

重塑“新冷战”局面

而在西方世界完全封锁伊朗的情况底下,伊朗才不得不承认需要与中国合作。

在中国方面,其实完全没有对德黑兰作任何的游说工作,只是静待他们内部讨论的结果。

如今伊朗终于接受这个方案,而不是选择向拜登招手,就可以说明这是中国以实力赢得的一个盟友。

乔杜里称,这一个中国和伊朗的合作计划和伙伴关系将会重塑“新冷战”的局面,让中国、俄罗斯、伊朗三国站在同一立场,对抗美国和它的盟友。

事实上,3国也早于2019年12月31日发动过联合军演,所以它们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紧密,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

世界两大文明古国加上前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之间的合作,其实力的强大,实在让人拭目以待。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