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专区

台湾真假民调之谜

报道:童清峰

台湾的民调不再是单纯探询民意,更多是政党操控的竞选文宣。

有学术团体为了洗歪风,建立网上民调百科打假。绿营常操控民调,蔡英文是佼佼者。

台湾选举热季候选人无不各出奇招,希望能一举扳倒对手,其中民调被认为是重要武器之一,很多人将它加以“修正”,挫对手锐气。在台湾,民调已经“变调”,不再是单纯探询民意,很多时成为竞选文宣,最近就发生这样的案例。

针对台北市长选举,近日有2家民调公司做的民调结果落差很大,引发议论。

根据最新TVBS民调显示,国民党参选人蒋万安目前民调第一,领先无党参选的北市前副市长黄珊珊,民进党参选人陈时中居第三;不过另一份“放言”民调则显示,陈时中目前拿下第一、其次为蒋万安、黄珊珊。

两份民调最大差异在于蒋万安的支持度相差了近10%,陈时中与黄珊珊差不多都维持20%多的水准,差异不大,所以究竟要如何评判哪份民调较准确呢?

就品牌而言,TVBS是老字号的民调先驱,固定在选举期间发布民调,被认为信用可靠,经得起考验。“放言”则是由亲绿的资深媒体人周玉蔻创办,该公司并没有独立的民调部门,而是委托山水民调公司展开该次台北市长民调,山水亦是家老牌民调公司,但曾被指“有民进党的影子”。

“基本上,民调已经变成文宣的一部分”,台北市长柯文哲说:“你想要看什么样的民调,都可以做给你看。”言下之意是要大家不用太认真看待。

委托民调本小利多

每到选举,民调便大肆出笼,媒体借由发布自身民调制造话题,非媒体也来凑一脚,它们自称“学术团体”或“民间组织”,由出资者委托民调公司执行民调。

这些金主往往有特定立场,借民调带风向,或遂行个人政治目的,结果就造成真伪难辨的民调,四处散布,由于本小利多,委托一份民调的代价不用超过5万台币(约7292令吉)就能搞定。

借由民调进行政治操作,各党皆然。最常见手法就是竞相散布政党内部民调,因带有特殊目的,这类民调多讳莫如深,几乎都不可能公布民调的样本或问卷内容等,就只给你看它想告诉你的资讯。

有台媒报道,国民党台北市党部民调显示,前卫福部长陈时中在黄珊珊的大本营南港、内湖区暴冲到民调第一名,民调一直维持领先的蒋万安则落入“30%保卫战”,该民调引发媒体广泛讨论和报道。

近日上线的“民调透明百科计划”将“这份民调报告仅报道简单数据,完全未揭露基本法定标准,评比为零分、零颗星”。该计划召集人政治大学传播学院教授郑自隆称,该民调是为了弃保而刻意误导,增加特定参选人支持者的危机意识。

学者推动打假计划

有鉴于选举期间的假民调肆虐,中华传播管理学会所属的郑自隆、世新大学新闻系教授彭怀恩、口传系教授游梓翔3人共同召集台湾大专院校传播暨公共领域学者10多人成立研究团队,推动“民调透明百科”计划,针对今年县市长级选举民调,每周于官方网站公布“民调透明星等表”。

该计划意在扮演民调“纠察队”角色,特别关注民调的“透明度”,而非准确与否,剔除虚伪不实的假民调。

“我们参考参照美国‘国家民意调查委员会’指标,将评等分2等级,同时也征询很多学者专家评估美国民调的做法是否适用于台湾。”

彭怀恩说,社会科学要考虑效度和信度问题。

“简言之,效度就是能测到真实的程度。信度就是一致化,每次测都差不多,就像磅秤一样,站上去是60公斤,5次也是60公斤,这个磅秤就是信度够。

“我们想把假民调打掉!”他说:“至少让它不再混淆,就跟打假消息、假新闻一样。”每逢选举就会出现很多“策略性民调”,几可乱真,其实是假的。它有2种包装方式,一种是用题目来导引,比方问说:“下面几个候选人哪个最亲共?”另一种比较恶劣,就是作假,甚至民调连做都没做,自己编一些数字出来。

民调多含机构效应

操控民调常是为了带风向,混淆视听。

“它有几种类型,一种是刻意做对手不利的民调,在抽样或问卷题目设计上动手脚。还有一些真的是专业性问题,让外界难接受;另外一种是选择性发布民调结果。”

民调专家戴立安说,每家民调机构都有所谓“机构效应”。

“不只品牌,包含问卷题目、访问、抽样等合并起来就会形成机构效应。”

这种效应就是民调预测与真实结果之间的差距,“民调机构的做法如果很稳定,这个差距也会很稳定”,故在做选举预测上可做某种程度的修正。

“像TVBS或《联合报》等做的民调,它们的机构效应会反映在样本结构上,也就是做出来的结果会比较偏蓝。”

他说,有些立场偏绿者一听到是不同立场打来的电话,就立刻挂掉,反之,《自由时报》或三立电视台等亲绿媒体若用它们本身的名字做的民调,也会产生类似效应。

蔡英文打趴赖清德

总统蔡英文擅操控民调,副总统赖清德最清楚。3年前民进党内总统初选,爆发“英德大战”,当时赖就公开批评蔡操控民调。

“这是一个史上最离奇、最违反社会大众直觉的总统初选民调。”

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在面簿称,如果相信,那是在挑战经验、理性和常识;如果不信,“那我们又能怎么样?”他也说,“我们确实不能怎样”,除非民调验票,但赖清德已宣布接受民调结果,验票已毫无可能。

网军侧翼攻击对手

“蔡用网军和不实民调打趴民调赢了将近20%的赖清德,混淆视听。”

专家指出:“蔡一直拖延初选时间,还修改民调取样,反正就是给蔡玩到确定会赢才办初选。”

政党操作假民调不外是要拉抬自己,打击对手,一种是为领先者制造稳赢气势,形成“西瓜效应”;另一种是灌水“修正”落后差距,形同吹口哨壮胆,制造“虚胖”印象,再搭配名嘴推波助澜。

绿营资源无尽,通常再由网军侧翼攻击丑化对手,再配合地下赌盘操作,几乎无往不利。

绿营操作易获呼应

由于民调也可以当作攻击对手的工具,平常就可以为当政者“服务”。

前总统马英九去年12月投书《联合报》,举9大证据指台湾陷入“不自由的民主”,引发热议。马的批评让绿营脸上无光,随即有家公司做了民调,指“20到29岁年轻族群不认同此说法的比例高达76.5%”。

后来有媒体问马对此事的看法,他表示没听过这家发布民调的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事实上,该协会经常委托有绿营派系色彩的大地民意研究公司执行民调,该协会秘书长王智盛立场偏绿,不免让人质疑其发布民调的动机。

害宋楚瑜与总统宝座擦肩

台湾媒体偏绿,绿营若操控民调,比较容易得到呼应,但台湾最经典的操控民调事件其实是发生在蓝营内部,害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与总统宝座擦肩而过。

2000年总统大选,连战、宋楚瑜、陈水扁三雄鼎立,宋陈激烈厮杀,连瞠乎其后,苦苦追赶。选前2天,时任台北市长马英九早晚各开一场记者会,说连的民调超过宋,宋楚瑜已出局。

3月17日选前之夜,马又称连战的民调已经超过宋楚瑜10多个百分点,选举结果反倒是宋楚瑜赢了连战13.4%。

“可见马英九发布的民调不实!”该年大选的获利者、前总统陈水扁在面簿称,连战阵营赤裸裸地在操作“弃宋保连”,只是没有成功而已。但一向守法的马英九恐怕不会承认,只会说民调不准罢了。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
亚洲周刊专区

密币少年们的怪奇十角恋

报道:曾浩年

长期以来,FTX管理层都相当神秘而不透明,虽有众多投资者,但在FTX的董事会中,其实就只有创办人兼总执行长的山姆班克曼一人,他掌握全部决策权,没有任何内部监督或制衡,除了他的核心小圈子之外,员工无法得知公司的运作,而由于山姆班克曼的天才形象与社会名誉,员工对他都非常信任,甚至把积蓄都放到FTX之中。

FTX崩溃后,传媒不断深挖山姆班克曼核心圈子的内幕,在众多爆料之下,山姆班克曼小圈子的神秘内幕才开始曝光。现在山姆班克曼核心圈子被认为是一群“密币少年”(或译“密币儿童”),他们富有、少年得志、欠缺社会经历、只知成功不知失败、并自认为不受“古老”陈旧的世俗法规所限制。

多重伴侣亲密关系

在山姆班克曼下台后,FTX由曾经处理能源巨头安然(Enron)破产清算案的法律及债务重组专家John J. Ray接手,他表示FTX的企业管治失败程度闻所未闻,内部系统充满错误,人力资源管理极其混乱,没有入离职完整纪录,欠缺可靠帐簿,公款使用公私不分,权力掌握在极少数缺乏经验、轻率又卤莽的高层(山姆班克曼核心小圈子)手中。

在FTX从香港转移到巴哈马首都拿骚后,山姆班克曼买下了一座豪宅作为总部,围绕山姆班克曼身边的小圈子只有10个人,这10个人住在豪宅中,黑箱作业管理着FTX庞大帝国。

神奇的是,这是一段“十角恋”网络,或称为多重伴侣亲密关系,这使得山姆班克曼圈子成为一个内部关系极为密切、排外、保密性极高的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不同成员之间可以同时存有亲密关系,不允许与外人保持亲密、浪漫或性关系。经所有成员一致同意,才能加入新成员。一名FTX的前员工表示:“他们愿意为对方做任何事。”

犹如中国皇帝后宫

这10人包括山姆班克曼女友卡罗琳·艾里森(同时是阿拉美达研究(Alameda Research)的总执行长),部分是山姆班克曼在简街投资的前同事,以及他在麻省理工的同学。由于这个圈子又极不透明,即使挪用资金,也无人知晓。

艾里森曾表示,多重伴侣关系中存在权力架构,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的等级,然后争取更高地位,表示FTX核心管理层可能就是一个由多重亲密关系与权力等级结合而成的怪异组织。

艾里森曾在她的Tumblr帐户上发文说:“我唯一可以接受的多重伴侣亲密关系风格,最好被描述为像‘中国皇室后宫’”、“没有非等级的废话,每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伴侣有一个排名,应该知道他们在排名中的位置,并且应该为排名进行恶性的权力斗争。”

这群混乱的“密币少年”乘着加密货币的潮流兴起,享受过前所未有的风光,但是最终仍然因为心智不成熟,管理不善,造成了很多人的伤害,也永远地打击了很多人对加密货币新金融的信心。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