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邱立本(《亚洲周刊》总编辑)

这是一场马拉松赛。从1971年4月开始,全球很多华人精英都投身在这场政治长跑中,他们开始以为只是争取一个岛屿的主权,但在赛跑的漫长过程中,发现沿途风景的变幻,也发现很多被隐藏的景色。他们最后不仅只是追求钓岛的归属,而是要寻找中华民族“现代性”的未来。

这是一场自我启蒙的漫长过程。70年代参与保钓的先锋,很多都是“婴儿潮一代”,也就是诞生在二战后10年的一代人,如今都已经年过七旬。他们在保钓的马拉松赛中,曾经慷慨激昂,但也曾经与战友激辩,甚至出现巨大的裂痕。但在这过程中,也刺激大家去了解很多过去被政权掩盖的历史,去阅读那些曾经被禁止阅读的书,重新认识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崎岖道路。

70、80年代从台湾去美国的留学生,在参与保钓的过程中,往往要深入思考“中国往何处去”的问题,饥不择食地补课,补读在台湾的“禁书”,才第一次看鲁迅、老舍、沈从文,也当然看了不少马克思与毛泽东的作品。柏克莱加州大学的台湾留学生还组织剧社,上演曹禺的名著《雷雨》等作品,弥补在台湾被限制阅读“禁书”的缺陷。

同样地,在90年代去西方与日本的中国留学生,也热衷于看在中国被禁的书,了解有关历史的忌惮话题,他们也看一些海外反对派的作品、视频,要接受很多的质疑与挑战。

这也当然让一些留学生改变了自己过去的看法,从更多元化的角度来看中华民族的未来。他们参与保钓运动的过程其实就是一场政治启蒙的考验,对很多历史问题与两岸领袖的功过,都要作出更多的反思。他们都不再只是盲目相信政府高官的言词,而是要听其言、观其行,要验证那些漂亮修辞背后的真实讯息。

当然,他们也去深入了解美国与日本政治背后的动力,发现它们权力运作的特色,也了解美国作为一个大国的独特性格、日本现实政治的考量等。

这是一场心智上的历练,走出了中国自我中心的视野,从一个更宽广的角度来看待大国的博弈。

这也是一场知性的旅程,辅以感性的激情,让全球华人的保钓拥有更高的维度,超越彷徨与呐喊,也超越狭窄的国族主义,而是站在一个国际公义的道德制高点,反对帝国主义余晖继续在中华大地上肆虐。

在这场漫长的政治长跑中,他们不但保卫钓岛主权,也发现了新的自己,发现更美好中国的未来。 

新闻来源:亚洲周刊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