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宣布,展延原定下周在暹粒召开的东盟外长实体会议。尽管柬埔寨称展延会议是因为多国外长难以亲身出席,但有迹象表明,东盟国家对如何处理缅甸军人政府的问题存在严重分歧,而这或是会议无法如期举行的原因之一。

这场原定于1月18日至19日的外交部长闭门会议是柬埔寨担任东盟轮值主席国以来的第一场会议。柬埔寨外交部发言人坤恩前天解释,推迟会议是因为东盟多国外长表明难以出国参加会议。会议新日期尚未确定。

柬埔寨首相洪森上周访问缅甸并与军政府领导人敏昂莱会面。尽管洪森强调此行并非为缅军政府站台,但两人在会晤后发表的联合声明引起关注。有东盟官员认为,柬埔寨在某种程度上认同了军政府的合法性,无视东盟与敏昂莱去年4月就缅甸局势达成的五点共识。

此外,鉴于洪森声称他将让缅甸重新参加东盟会议,许多人认为缅甸外长温纳貌伦很可能会出席此次外长会议。有观察家认为,一些东盟国家外长可能是为了抗议洪森有意邀请温纳貌伦,才选择回避参加会议。

新加坡Solaris Strategies国际事务高级分析师穆斯塔法博士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认为,会议推迟证明了东盟在缅甸问题上存在内部分歧。

由于洪森是在没有与其他成员国讨论的情况下自作主张与敏昂莱会面,穆斯塔法说:“延迟会议也可以让深感困惑的东盟领导人有更多时间,向洪森寻求澄清和解释。”

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兼东盟研究中心主任佘丽莲则认为,洪森对如何让缅甸回返东盟会议似乎有很多想法,但身为东盟主席,柬埔寨有责任采取协商的方式来处理问题。

佘丽莲解释,东盟领导人去年一致同意缅甸必须在和平进程上作出实际努力,才允许其政治代表重新参加东盟会议。这个先决条件不仅限于首脑会议,还包括所有部长级会议。

佘丽莲说,东盟必须对缅甸的努力与否达成一致,特别是五点共识中最困难的两点,即停止暴力和与各方展开建设性对话。

她强调:“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迹象。”

摘自《联合早报》

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