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军

错因种苦果/江军

他一坐下就说:“有人悲叹今天有许多人不但不认为领袖窃取公款和撒谎是错误的行为,还找借口来合理化这些罪行。作这种悲叹的人如了解因果之道,何不去

和自己的智慧开玩笑?/江军

闲谈中有人扯到一些团体准备在下星期三(4月10日)到国会前举行大集会,力挺一位女部长在莱纳斯稀土厂课题上的正义立场时,老大说:“希盟政府的内

一场现实版“指鹿为马”/江军

谈到近日人们热议的被誉为“烈火莫熄公主”的努鲁时,两位朋友各抒己见。 甲:“我认为用‘哭泣宝宝’(cry baby)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努

不是有趣而是恶心/江军

话题扯到士毛月补选的后续局面时,老大说:“我觉得有趣!” 问他何趣之有?他说:“先是敦马哈迪医生爱将阿兹敏和希盟候仼首相安华公开立场分

别侮辱马哈迪的智慧/江军

闲谈时,年轻人问:“看来要在3月国会提‘不信任首相动议’的壮举已然泡汤,现在不只不敢提了,有人为了遮羞硬说有关动议的言谈只是子虚乌有,白痴才

自造福田自得福缘/江军

闲谈友一坐下就说:“一听到伊斯兰党人提议由该党和巫统及土团三党联手反火箭党,我就觉得有些人搞政治搞得太过委屈了!” 邻座朋友问:“谁呀

人间多有新奇闻/江军

早餐座上闲谈客热烈讨论的是国会副议长拉昔在本星期二的一项节目中,在副首相旺阿兹莎医生不知情下代表她发表一篇未经她认可的讲稿一事。

咎由自取还有脸出声?/江军

曾经大力支持希望联盟的一位朋友不知吃错什么,近来对新政怨言多多,听他诉苦的朋友们对他的一致观感就是:越听越讨厌。 今天,他又针对“永久

知我者赞我高明/江军

两位朋友无聊得紧,居然不知天高地厚地高谈阔论,以下是他们高论的其中几句。甲:“为什么明知拨款不公,必然引起反弹,有些人还是兴致勃勃地继续不公

屏私除偏济天下/江军

新年闲谈谈的自然是“新年愿望”。 一位朋友说:“我希望一些位高权大的官老爷们在新一年里不再把傲慢当成处事待人不可或缺的常态。”

众人皆醒我犹醉/江军

已到年尾,四位朋友各自总结一年的感想,第一位说:“今年的上半年是激情澎湃的,到处都是要改朝换代的声音,那种激动的程度,好比一个男人苦恋一位女

小鸟唱不出黎明/江军

两位朋友被烈火莫熄公主努鲁依莎的果敢言行深深吸引,有人问他们用什么来比喻或者形容她? 一位说:“我看她像是黑森林里的一朵有刺却可爱的玫

我们还正常不正常?/江军

本来都不提东姑阿都拉曼大学学院(拉大学院)零行政拨款课题了,却有朋友又把它拿出来谈。 他说:“支持零拨款的人死咬说:拉大学院不是官办的

白天不懂夜之黑/江军

朋友说他在东姑阿都拉曼大学学院(拉大学院)零行政拨款课题上,不明白几个现象。 他说:“第一不明白的是,还有那么多人力挺政教分家。难道这

太阳一出 繁星隐形/江军

谈到华裔选民和希望联盟的关系时,平日爱讲讽刺话的这位朋友说:“这种关系,就像一对夫妻。” 大家笑起来,有人说他根本在胡扯。 他则

命里有时终须有/江军

敦马哈迪医生不过说“将会考虑重组内阁”,闲谈中就有人问:“照你们看,安华会不会把握这次机会确保他‘候任首相’的地位不再受影响,不再受质疑?”

强化公信重获公权?/江军

谈到马华新任总会长魏家祥博士时,一位朋友说:“我不认识他,不过如有机缘,我愿和他分享强化马华的方法。” “哦?病入膏盲了,还有回春妙法

敦马千里草原把身翻?/江军

几位朋友大谈巫统议员跳槽土团的传言。一位说:“安华不相信土团党拉拢巫统国会议员加盟是有意阻挠他拜相。他这么说不奇怪,因为他必须这么说。否则,

拿5亿令吉废死/江军

几位闲人大谈废除死刑的事,一位说:“经过160多天的努力后,我们的好政府终于想通了,知道不能成天转来转去,于是,在废除死刑的大事上决定绝不U

变了天黑也变白?/江军

谈兴围绕着波德申补选。老大说:“从各方资讯来看,这场补选毫无看头,形势一面倒,希盟必胜。那些认为未来首相会阴沟里翻船的人,要打赌,我敢以1对

会不会阴沟里翻船?/江军

朋友说:“波德申补选希盟候选人安华一句‘要我拜相,就投我一票’,让我领悟到这是选民在5·09之后决定谁可出任首相的另一个机会。” 这时

手抖还是拍手?/江军

他们都是在敦陈修信担任财政部长时就在生活线上挣扎的人,所以,一读到魏家祥的“财长一出口,商家手就抖”都笑起来,觉得妙极。 一位说:“魏

信口开河话督学/江军

两位希盟铁粉谈到“华校督学”课题,一位紧张地说:“糟了,统考还没解决,华校督学的事就登场,好像老天要和希盟的华裔高官过不去!” 另一位

灯蛾扑火与蜡烛何干/江军

当他说:“最近我注意到曾为希盟吹捧的一些善男信女都说希盟正在不断蜕变…”,就有朋友岔问:“老兄:你知蜕变的意思吗?” 他说:“就是改变

人间尽是新希望/江军

适逢国庆,闲谈友们乘机大放各自的“国庆感言”大炮,大家心知肚明当今世道极烂,所以,都只作些“暗喻”式的谈话,无缘享受“有话直说”的乐趣。

霸思古端丹娜马来由/江军

下周就是国庆,有位朋友说:“今年国庆,我特别怀念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因为他做到其他首相都还没办法做到的事。” 在场的年轻人要他把话说清楚

春心化作断肠雨/江军

朋友圈谈的课题还是离不开一些人非常讨厌的“承认统考”的事,以下几段文字就综合了谈话中发出的“不平鸣”: ●当一些人自知己无能力兑现竞选

该出声时不出声/江军

老大一开口就问:“希望联盟里的华裔成员对教育部长马智礼的统考立场即使不表赞同,却依然爱护有加,没有加以指责,有的在指责后急急收回及向他道歉,

不是借口却是借口/江军

谈到统考是否有机会获得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的课题时,一位朋友说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前部长莱士雅丁是在现在而不是在5·09之前带队反对承认统考文凭?

希望Y.B.做到“3不”/江军

闲谈的焦点转到国会因法定人数不足被迫休会的新闻时,一位朋友说:“我们有222位国会议 员,法定人数只是26;这么少就够,怎还会出现不足

无诚无信无所谓/江军

朋友说他不能接受对竞选宣言的落实玩忽不认真以及经常讲一套做一套的政治人物的言行。 他认为竞选宣言犹如支票,开出来就一定要兑现。这关乎诚

不自觉中惹人笑/江军

总检察长不谙国语的事虽已风过浪平;可此事却让一位朋友想起一件有关国会议员国语资格的事。“不谙国语的人能做国会议员吗?”他问。 在场的人

此一时彼一时也/江军

对于马哈迪新政府的阵容,一些向来都是希望联盟铁粉的朋友议论纷纷,有些甚至开始发出杂声。 他们之中有的指希盟领袖曾经在5·09变天后表示

又是大局为重/江军

茶局上,年轻人说:“有些事,我不明白。不是说好结盟的政党赢得政权后,赢得最多议席的成员党顺理成章担任最高职位吗?” 被尊为老大的回应:

谁要得罪候任首相?/江军

一些中文传媒近来报道安华的消息时,喜欢称他为“希望联盟实权领袖”。 闲谈的友群中,有人虽力挺希盟,却对此有点意见。 “这个称号有

谈是说非“大白象”/江军

对于前朝几个大型发展项目被当今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轻轻批一句“不需要,加重国债”,就可能半途而废的事,批评敦马“不很对”的言论居然不少,可见言论

贪得多不如贪得妙?/江军

市井闲谈的最热门话题对象肯定是“大贪官”,当有人说这是马来西亚版的陈水扁时,有很多人附和,但是,当有人说是“和珅再世”时,苟同的人却不多。

成王败寇/江军

闲谈居然扯到这次大选的两个阵线“孰正孰邪”的高度敏感话题,真有点像胆生了毛。 引发这个话题的人问:“竞选活动已经越来越白热化了,对于这

何须把盐撒在海上?/江军

两位朋友对首相纳吉几天前到访首都一间华校的事作了颇有趣的对话: 甲:“据说学校高层事先曾期望首相会宣布拨款给该校,焉知是分文未拨,有关

不再披人皮的鬼 /江军

这位朋友已经历过几次大选,每次都投票给反对党。 闲谈时,谈到这次大选,他递给我一张纸,纸上歪歪斜斜写着: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

被骗60年!?/江军

坐下来谈国家大事的人都挺反风,独有他不出声。 于是,有人不客气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父母亲怎么会生出你这样蠢的儿子?被骗了60年,还不够

选举“卜仄”/江军

两个闲人从谈“支票”谈到竞选宣言。 甲:“如果一个人开给你一张支票,又告诉你:他都怀疑这张支票能不能兑现,你会怎样?” 乙:“就

真的人不如鱼?/江军

谈到所谓“王对王”的竞选热门话题时,大家都想听一位向来不多话的朋友的看法。他就从一个小故事讲起。 他说:“有个不大的鱼塘,里面有一群鱼

想瞒天过海?/江军

希望联盟的铁粉兴高采烈地说:“希盟终于承认统考了!又可以争取到更多华裔选票了!” “有这回事吗?”一位朋友冷冷地问。“你没有读报纸吗?

战友变香炉?/江军

年轻的朋友谈到那个净选盟的女人要以反对党身分参加大选的事时说:“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什么非政府组织,真面目就是反政府!” 另一个则说:“

情谊不再只有权争/江军

戊戍年伊始,朋友把一些旧资料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你们知道在过去几个狗年里的纳吉和马哈迪的事吗?”他问。 他的话,使在场者兴起想

把选民当作死老爸/江军

谈到有380多万人不登记为选民的热门课题时,一位朋友说了一则小故事。 他的故事简单来说,就是:“有三个儿子的老先生死前对孩子们说:“宝

茫然和凄凉/江军

“把自己当一粒米”(1月19日本版)的内容,引起朋友闲谈时议论,是意料中事。 一位说:“其实,各族政客中公开自称是马来西亚人的并不是没

糊涂人说糊涂话?/江军

当敦马哈迪讲“我亏欠安华一家”这么重的一句话时,他所谓的“亏欠”是否包括: ●当年他没有把首相宝座交给安华; ●当年他指控安华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