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军

信口开河话督学/江军

两位希盟铁粉谈到“华校督学”课题,一位紧张地说:“糟了,统考还没解决,华校督学的事就登场,好像老天要和希盟的华裔高官过不去!” 另一位

灯蛾扑火与蜡烛何干/江军

当他说:“最近我注意到曾为希盟吹捧的一些善男信女都说希盟正在不断蜕变…”,就有朋友岔问:“老兄:你知蜕变的意思吗?” 他说:“就是改变

人间尽是新希望/江军

适逢国庆,闲谈友们乘机大放各自的“国庆感言”大炮,大家心知肚明当今世道极烂,所以,都只作些“暗喻”式的谈话,无缘享受“有话直说”的乐趣。

霸思古端丹娜马来由/江军

下周就是国庆,有位朋友说:“今年国庆,我特别怀念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因为他做到其他首相都还没办法做到的事。” 在场的年轻人要他把话说清楚

春心化作断肠雨/江军

朋友圈谈的课题还是离不开一些人非常讨厌的“承认统考”的事,以下几段文字就综合了谈话中发出的“不平鸣”: ●当一些人自知己无能力兑现竞选

该出声时不出声/江军

老大一开口就问:“希望联盟里的华裔成员对教育部长马智礼的统考立场即使不表赞同,却依然爱护有加,没有加以指责,有的在指责后急急收回及向他道歉,

不是借口却是借口/江军

谈到统考是否有机会获得希望联盟政府承认的课题时,一位朋友说他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前部长莱士雅丁是在现在而不是在5·09之前带队反对承认统考文凭?

希望Y.B.做到“3不”/江军

闲谈的焦点转到国会因法定人数不足被迫休会的新闻时,一位朋友说:“我们有222位国会议 员,法定人数只是26;这么少就够,怎还会出现不足

无诚无信无所谓/江军

朋友说他不能接受对竞选宣言的落实玩忽不认真以及经常讲一套做一套的政治人物的言行。 他认为竞选宣言犹如支票,开出来就一定要兑现。这关乎诚

不自觉中惹人笑/江军

总检察长不谙国语的事虽已风过浪平;可此事却让一位朋友想起一件有关国会议员国语资格的事。“不谙国语的人能做国会议员吗?”他问。 在场的人

此一时彼一时也/江军

对于马哈迪新政府的阵容,一些向来都是希望联盟铁粉的朋友议论纷纷,有些甚至开始发出杂声。 他们之中有的指希盟领袖曾经在5·09变天后表示

又是大局为重/江军

茶局上,年轻人说:“有些事,我不明白。不是说好结盟的政党赢得政权后,赢得最多议席的成员党顺理成章担任最高职位吗?” 被尊为老大的回应:

谁要得罪候任首相?/江军

一些中文传媒近来报道安华的消息时,喜欢称他为“希望联盟实权领袖”。 闲谈的友群中,有人虽力挺希盟,却对此有点意见。 “这个称号有

谈是说非“大白象”/江军

对于前朝几个大型发展项目被当今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轻轻批一句“不需要,加重国债”,就可能半途而废的事,批评敦马“不很对”的言论居然不少,可见言论

贪得多不如贪得妙?/江军

市井闲谈的最热门话题对象肯定是“大贪官”,当有人说这是马来西亚版的陈水扁时,有很多人附和,但是,当有人说是“和珅再世”时,苟同的人却不多。

成王败寇/江军

闲谈居然扯到这次大选的两个阵线“孰正孰邪”的高度敏感话题,真有点像胆生了毛。 引发这个话题的人问:“竞选活动已经越来越白热化了,对于这

何须把盐撒在海上?/江军

两位朋友对首相纳吉几天前到访首都一间华校的事作了颇有趣的对话: 甲:“据说学校高层事先曾期望首相会宣布拨款给该校,焉知是分文未拨,有关

不再披人皮的鬼 /江军

这位朋友已经历过几次大选,每次都投票给反对党。 闲谈时,谈到这次大选,他递给我一张纸,纸上歪歪斜斜写着: “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

被骗60年!?/江军

坐下来谈国家大事的人都挺反风,独有他不出声。 于是,有人不客气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父母亲怎么会生出你这样蠢的儿子?被骗了60年,还不够

选举“卜仄”/江军

两个闲人从谈“支票”谈到竞选宣言。 甲:“如果一个人开给你一张支票,又告诉你:他都怀疑这张支票能不能兑现,你会怎样?” 乙:“就

真的人不如鱼?/江军

谈到所谓“王对王”的竞选热门话题时,大家都想听一位向来不多话的朋友的看法。他就从一个小故事讲起。 他说:“有个不大的鱼塘,里面有一群鱼

想瞒天过海?/江军

希望联盟的铁粉兴高采烈地说:“希盟终于承认统考了!又可以争取到更多华裔选票了!” “有这回事吗?”一位朋友冷冷地问。“你没有读报纸吗?

战友变香炉?/江军

年轻的朋友谈到那个净选盟的女人要以反对党身分参加大选的事时说:“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什么非政府组织,真面目就是反政府!” 另一个则说:“

情谊不再只有权争/江军

戊戍年伊始,朋友把一些旧资料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你们知道在过去几个狗年里的纳吉和马哈迪的事吗?”他问。 他的话,使在场者兴起想

把选民当作死老爸/江军

谈到有380多万人不登记为选民的热门课题时,一位朋友说了一则小故事。 他的故事简单来说,就是:“有三个儿子的老先生死前对孩子们说:“宝

茫然和凄凉/江军

“把自己当一粒米”(1月19日本版)的内容,引起朋友闲谈时议论,是意料中事。 一位说:“其实,各族政客中公开自称是马来西亚人的并不是没

糊涂人说糊涂话?/江军

当敦马哈迪讲“我亏欠安华一家”这么重的一句话时,他所谓的“亏欠”是否包括: ●当年他没有把首相宝座交给安华; ●当年他指控安华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