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李耀明

不同的只有风格/拿督李耀明

10月13日,泰王普密蓬安详辞世。新闻不太惊人,只是让人意识到“害怕的时刻”终于到来。此前一天,王室宫务处形容普密蓬病情不稳定。显然,当局决

为了保留泰国方式/拿督李耀明

我首次注意到泰国政坛,是1973年底在学生暴动推翻专制政权时,前首相他侬元帅被迫逃亡新加坡和美国。那时起,我成了热心的观察者,即使很难记得主

诺奥马,请谨慎前行/拿督李耀明

敦马哈迪医生说,如果有一天回教徒烧香跪拜浮罗交怡著名地标老鹰雕像,才能说他们未遵守回教禁令。他是回应一名副宗教司拆除雕像的呼吁,理由是回教禁

他不能当国家领袖/拿督李耀明

(敦)马哈迪医生出任首相时,曾是我的英雄。这点,我姐妹可以作证。56岁的他稳重帅气、沟通力强、睿智又有亲和力,还有最重要的果断。马哈迪就是领

赋权予民:持续的在建工程

丹荣在住家的门廊欢迎我。身边是年轻女子“明”和“安”。 丹荣是泰国驻马大使。“明”和“安”则在进行公共服务行政发展计划,精英培训的一部分,在

若依布拉欣是日本人/拿督李耀明

两周前,土权主席拿督依布拉欣阿里说,马航卸任总执行长穆勒称员工无事可做或上班睡觉,是“粗鲁和无礼”的。那是穆勒巡视机库时的见闻,依布拉欣大概

老兵不死……/拿督李耀明

2月13日,(退休)上校莫里斯·林(音译,下同)PGB最后一次告别,遗下生命中的4个女人:妻子玛丽、女儿伊冯娜、罗莎娜和克里斯蒂娜。莫里斯·

礼仪深植 深切满足/拿督李耀明

上周五,吾妻Annette、4个小孩和我到槟城给留在那里惟一的亲人——继母拜年。像大家一样,我们想避开回乡潮。怀胎八月的长女Jun-yi和丈

苏启文传奇(二)/拿督李耀明

新加坡商业事务局第一任局长在其2012年著作《主控官格林奈》的一章中向陈群川(1985至86年马华总会长和企业界顶尖人物)道歉说,因错误提控

苏启文传奇(一)/拿督李耀明

上周三,拿督苏启文(57岁)上新加坡高庭,申请拿回大马护照。他很想见年迈的母亲和出席儿子婚礼。他在2014年4月2日自愿向商业事务局交出护照

迪纳里扎不应孤独上路/拿督李耀明

我想我是在1984年初次见到拿督迪纳里扎,那时配合吉隆坡成为联邦直辖区10周年,举办首届吉隆坡国际马拉松,我是主办方秘书。约四分之一世纪以来

新加坡的设计/拿督李耀明

去年9月新加坡第12届大选成绩,可学习之处很多。投票率达94%,还赢得89席中的83席,无论按何标准都是辉煌的成就。在9个政党竞争中,要从拥

张三李四真办事/拿督李耀明

本季节适合“暖心”的故事。但迄今无可取代的,还是1946电影《美好人生》(占士史钊活和唐娜瑞德主演),在美国电视台播了100次吧?故事说圣诞

努力和竞争塑造了个性/李耀明

马来亚曾经有数个“封闭”竞赛,意味着只有马来亚人才可参加,或局限于马来人、华人或印度族群。那是上一个时代了。如今,竞赛已按地区进行,竞争人数

他会再做一次/拿督李耀明

看见他名片的那一刻,我可以感觉他已准备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写“陆军少将拿督莫哈末尤努斯(退伍)”而非“陆军少将(退伍)拿督”?似乎他的写法是

见树不见林

民政党注册于1968年,创办人为赛胡申阿拉达教授、丹斯里陈志勤医生、敦林苍佑医生、王赓武教授、彼德威拉班和JBA彼德博士。他们是有不同倾向的

只因法律允许……

民事法庭任何违法案诉讼的开始、继续或中止,总检察长有唯一的任意决定权。 他在总检察署的决定和表现,对反贪污调查员关于“谁、什么、为什么

高斯贾斯蒙:
天生的学者

我想见丹斯里高斯贾斯蒙教授有好些时间了。从多年来媒体报道,我对这位教育家形成了良好印象:他讲道理、不怕直接回答问题、不羞于表达反对意见,特别

认真看待新希望行动(下篇)

联盟伙伴不再受拿督斯里安华和哈迪阿旺的巨大影子笼罩,舞台已搭建好。不必再担心小气鬼的怪习惯,只需担心国家福祉。 新希望行动不寻

认真看待新希望行动(上篇)

第12和13届大选成绩证实,越来越多马来人有“马来西亚式”的想法,否则充分以马来人为中心的政策,不可能在第13届大选只吸引47.3%

希望缅甸改变无可逆转

我对缅甸的最早记忆,是在我国默迪卡杯(曾是亚洲顶级赛事)扬威的缅甸足球队,以及联合国首名亚裔秘书长宇丹。 缅甸是4届冠军,宇丹

他有AIM·李耀明

无论如何定义,马克罗扎里都是个帅哥。他有高172.5米、重79.5公斤的身材;他不大声说话,也不用深奥术语。 他受委驱动革新,以创造财

此控诉必须审判

当局任何阶层的任何人若滥用职权,可造成各种痛苦,从穿戴滑稽的服饰(纱笼和毛巾)到失去一天收入,甚至失去个人自由。 需要严肃监督

关于爸爸和可持续性选票

上周六我提早收到认识至少30年的前女广告人Lesslar的父亲节祝福。 那是保罗安卡1974年名曲《爸爸》,今年成为最受欢迎视频祝福。

致命一击

最近两周,报馆编辑有许多适合头版的新闻,归功于副首相、下议院议长、前首相,和(对了!)第十一个大马计划。 如今政治气候如此反复无常,报

消费税乱局

我们下午1时13分在一家知名侨生餐厅坐下,店内16桌有3桌坐了人。 20分钟后,只剩下2桌人。经理和4名服务生服务很周到,我一时好奇是

砂拉越——我们希望的明灯

1979年,我初次到古晋,住在假日酒店。客房面向砂拉越河。我再确认出差事务后,询问“媒体”住宿折扣,就去办事了。六七个小时后回来,景观房没了

喜爱椰浆饭的捷克人

我对布拉格的第一印象,来自冷战时期多由英国制作的黑白间谍片。那时,捷克斯洛伐克在二战后受苏联支配。 到1948年,该国被捷克斯洛伐克共

强制性第二意见

国会上周辩论反恐法和煽动法修正案时,我的REDs午餐团有另一种话题。上周五做东的是Beneton Properties集团丹斯里陈守礼,我必

瘫痪国是人为的!

上周二,尼日利亚时任总统乔纳森承认在大选败给前将领布哈里,是该国从英国独立55年来首次! 若这导致另一场持久丑陋和血腥的权利斗争,我不

关于种族宗教和敏感课题

每次听政客借“敏感课题”回避讨论,我就感厌倦。政治家不是应挺身处理敏感事物,让国家变得更好吗? 关于敏感课题 对我来说,只有损害

我的巫统哪儿去了?

很多年长的大马华人把巫统当作自己的政党。制定国家政策时,马华领袖也与巫统领袖讨论华教和社会文化课题。 非华文教育者感到安慰,巫统领袖大

时代正在改变

来,参众议员,请聆听呐喊/别站满门道,勿阻挡殿堂/因为停顿的人,才会受伤/外面有战争,正陷入疯狂这是歌手/诗人鲍勃‧迪伦1964年的经典歌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