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启斌

中间路线应对中国放缓/何启斌博士

看当年90年代中,日本经济开始放缓几年,就爆发东亚金融风暴。这个风暴不但打击破坏东亚多数经济体,连最强的日本也被扯入风暴圈,几乎破产。

种族政治不离其宗/何启斌博士

伊巫结盟,虽然朝野褒贬不一,也可看到在朝者忧心忡忡,甚至“语无伦次”的攻击。 在野的巫统和伊斯兰党肯定给予积极的看法。连希盟的敦马哈迪

三头马车四个轮/何启斌博士

大马经济行动理事会的争论似乎已经停止。现在应当是看看其可能的“表现”了。 再看看大马的经济结构和今天的形势,我们可以有以下的评论,不管

中共不走“死亡路”/何启斌博士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警告中国领导人:在中美贸易战中,吸取前苏联的失败教训。他指出:前苏联的致命错误在于采取高度集权的政治体系。另一个错误是僵化的

金马仑“前途”靠谁?/何启斌

国阵政府60 年,金马仑的发展主要在于一:不断修建上山的旧路;二:开建从新邦波赖到甘榜拉惹的新路。 问题是这18 年,从2000年启用

3座雪崩何时来?/何启赋

自特朗普胜了总统选举至今,过去的8个月全球看到“特朗普涨潮 ”(Trump Rally)。 这几个星期,这个所谓的“特朗普涨潮”似乎有

牛熊相互接力/何启斌

投资者担忧全球经济复苏呆滞,进而选择规避风险,疯狂追捧美国10年期与30年期国债,导致其殖利率频频刷新历史新低后,投资者转而开始偏好

令吉捎来好消息/何启斌

大马国行曾经就令吉走势给予一些“评语”,指国内形势(如1MDB事件)左右令吉走势多时。在大马彭博社电视的访谈中,我有特别提出批判性论点:须考

马华失败中的成功

自去年回教党宣称要在国会提出回刑法(私人)草案以来,行动党不断高调“反击”,马华也不断“指责”行动党。后果就在3个补选中看到:马华不断“失败

行动党成功中的失败

回教党最终宣布“断绝”和行动党的关系,这正中行动党的“先斩后奏”策略。这是行动党的胜利。对于广大的华人群众,错在于回教党而不是行动党。所以,

马哈迪螳臂当车 ?

这几天老马“突然”改变“攻势”,转向批判伊党的“回刑法”。难道说他自己知道“自讨无趣”不再攻击首相纳吉?正如他说“独自上路”,只有“歌坛天后

纳吉掌权多十年?

前几天,马哈迪向纳吉放话:Beware the Ides of March(3月15日)(莎斯比亚著名的凯撒大帝戏剧的名言)。马哈迪的“言外

何启斌博士专栏系列13:
纳吉与3.8之战

2015年,令吉汇率很可能直泻到3.8兑一美元;当俄罗斯宣布资金管制就是接近破产时,全球的炒家必然对类似货币加以狙击,包括大马令吉。

南海战云压经济

凤凰网站头条新闻:“习近平说,中华民族血液里无侵略他人基因”。 回顾中国几千年历史,“华夏文明”基本是“相对稳定”的农耕文化,和北方的

回刑法如何打击经济?

伊斯兰党展延在国会提呈回刑法案,但身为国民,我们还是须了解这项法案一旦通过,对大马的经济和商业所引发的冲击。 邻国汶莱最近执行回刑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