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政客比死人可怕/叶行

今年9月16日,有人将流亡泰国并逝世的前马共总书记陈平骨灰运回国,且撒在红土坎外海和中央山脉森林。

整个秘密行动是由“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亲朋友好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只是不知为什么,在任务圆满完成后,竟大张旗鼓召开记者会宣告天下,并打算举办追悼会,结果被前首相纳吉见缝插针,大力抨击,经过网络一番炒作,引起国人关注,也掀起新一轮的朝野政治角力。



警方很快就介入,且将援引破坏公共安宁等罪名开档调查,反对党如伊斯兰党等更似打了兴奋剂,竭尽全力炮打政府,内政部当然首当其冲,也撂下狠话必须追究到底,却忘了只是一坛骨灰罢了,难不成还能对国家造成什么样威胁?

反对党执着的理由无非是共产主义的可怕,以及要对当年死伤在前马共手下的军警人员交代。然而,当巫统都接受出席中国共产党大会,当前朝与现任政府都争先恐后要与中国共产党政府合作的时刻,念念不忘嘀咕共产主义的可怕,已经显得苍白而没有说服力了。

两军交战,必有死伤,我国早已给死伤在前马共手下的军警人员英雄烈士的历史定位,这是一种肯定的荣誉,也是后世永远铭记的荣耀,而陈平也在2009年为前马共当年的暴行,公开向所有受害者及家属道歉。

曾经参与“合艾和平会议”,并代表政府签协《合艾和平协议》的前警总长拉欣诺表示,早在1989年,双方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时,马共已经放下武器,结束长达21年的斗争,根据协议里条例,所有前马共成员包括领袖皆能返回大马,何况只是骨灰?

陈平是历史悲剧人物



反对党当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坚决反对陈平骨灰运回国,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表示,基于尊重遗体,念在逝者已矣的原则下,不会干涉,而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认为,依据华人风俗,尘归尘土归土,既然已经尘埃落定,重要是现任政府如何看待。

说起来,陈平是个历史悲剧人物,他在1939年宣誓加入马来亚共产党,当太平洋战争爆发,战火烧至马来亚,他毅然投身抗日工作,加入抵抗日本侵略的游击队,在敌后协助英国特种部队“136部队”搜集情报,且屡次与英军并肩作战。

后来,英国政府更因为他在抗日战争中的贡献,决定颁授英帝国官佐勋章(OBE)于他,只是因为陈平坚持领导马共反抗英国殖民统治,而在1948年被收回有关勋章。

而后,更因为我国第二任首相敦拉萨领导的国阵政府,在1974年正式与中国共产政府建立邦交,导致中国舍弃了马共与陈平这颗棋子,不再背后给予援助,写下了马共斗争失败的序幕,才有了日后马共走出森林,与泰国、我国三方签订的《合艾和平协议》。

被历史抹杀只留骂名

说陈平是历史悲剧人物,是因为他一生为共产主义斗争,最终却被同是奉行共产主义的当时中国政府,为了政治考量而放弃,他竭力于抗日事业,对抗殖民主义,却被我国历史给抹杀,留下的只是骂名。

陈平的离世已有6年,所有的是非功过,应该尘归尘土归土了,活着的人也就无谓再扰死者安宁,因此,任何形式的追掉会只是徒增生者烦恼,于死者无益,最怕的是被政客所利用,乱了国民情绪,最终形成了政治风暴。

坦白说,从陈平骨灰运回国的事件上可以看出一点,就是某些政客为了个人政治利益,甚至无耻到连死人也都不肯放过。

所以有人才会这么说,死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