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星

今年4月中旬,我们在智利北部的阿塔卡玛沙漠闯荡了3天后,重新回到阿根廷西北角的安第斯山脉地带,在铜矿催生的小镇圣安东尼奥过了一夜,次日早上驱车16公里去参观“腾云列车”轨道上的坡尔沃利亚高架铁桥,然后才朝约莫150公里以南的喀琪而去。

我的《孤星指南》把喀琪描述为一个可能令你流连忘返的小地方,因此我们决定去印证一下。指南内的地图显示,通往喀琪的最直接途径乃40号国道,路口就在圣安东尼奥城郊几公里处,但那条国道却是石子路,全程没铺沥青。驾车的是我大弟美胜,我坐在他旁边权充向导,两个太座美英和佩心则在后座负责观景。



转入40号国道之际,只见路口摆了几个各式路障,我心里嘀咕不知是哪个恶作剧鬼的杰作,车子已绕过路障进了国道。沿途见到不少各色岩石,景色颇佳。道路逐渐逶迤登高,翻过海拔4895米的山口后才左弯右拐地下坡。途中遇到几处小小的障碍都一一克服了,一个隆起的路段逼乘客下车,美胜使尽浑身解数才把车子驾了过去。

因路陷而关闭

谁知前行不到100米竟是另一个致命的障碍,大部分路面已陷塌入旁边的溪流里,仅剩可供一人行走的步道。我们这才警醒过来,原来40号国道已因路陷而关闭,难怪一路上没遇到任何其他车辆,只见到居住在路旁简陋木屋里的一家人。我们一方面懊悔擅闯路口的障碍物,另一方面也埋怨当局没在路口安装“此路不通”的告示牌。

那时我们在这路上已颠簸了2小时多,行走了几十公里路,幸亏时间还早,掉头回去路口还来得及在天黑之前循路况颇佳的51号国道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萨尔塔。然而重新来到先前翻越的路隆时,车子却过不去;把石子铲掉一些再夯实,也还是过不了。这下子大伙可慌了,连向来自诩冷静过人的我也一时没了方寸。

车子过不了障碍,我们即离不开这荒山野岭,因为要走几十公里蜿蜒崎岖的山路出去,恐怕一整天也办不到。车上有御寒的衣服,却没食物,怎生是好?佩心提议美胜独自走出去求救,其他人则向路旁那家人借宿一宵。我觉得行不通,因为美胜独个儿通宵达旦行走在荒山野岭太危险了,而那家人看来一贫如洗,多半没办法照顾我们3人。



多两个人协助脱离困境

大伙正束手无策,忽然来了辆车子,一对青年男女下车向我们探询前路状况。获知前路不通后,他们表示庆幸遇到我们,得以避免瞎闯而陷入困境,我们则更庆幸多了两个人来协助我们脱离困境。果然多了他们帮忙推车,我们终于跨过那要命的路隆。后来上坡时又遇到些困难,也多亏他们协助才过关。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租的那辆车子可能是太旧了,竟然爬不上陡坡。无计可施之下,年轻人载了美英和我去找人来拖车,美胜和佩心则留守车子等救兵。

车行好一阵,我忽然看见一辆车子出现在后头老远的转角处,正是美胜的车。这下天大亮了——原来是引擎过热使车子动弹不得,冷切后即恢复活力。到了圣安东尼奥,我谢过赶着回去萨尔塔的年轻人后,马上去找客栈安身。

听到祷告救星出现

事后检讨,除了自责盲闯路障的鲁莽及危急之下不够冷静,其实那路隆并非无法克服的障碍,只要众人齐心协力,一定能把它铲平,让车子过去。美胜和佩心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佩心说是耶稣听到了她的祷告,那两个年轻救星才出现。或许是吧!

年轻人也盲目闯入那条道路而意外成了我们的救星,我们当然都万分感激他们。脱困后的次日,我们到了萨尔塔,当晚即宴请年轻人以示谢忱,同时我也邀请他们来我国旅游,让美英和我略尽地主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