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个天经地义的部长/东之盈

部长是各部门的主要决策人,带领着整个团队治理国家事务,解决人民的难题。

部长若拥有强势的政治思维,那么就具有实现现代化的政治思维,为国家及人民创造契机;若部长的政治思维落伍,就会为国家及政府带来负面影响。时常创新是每位部长都有的政治思维,但“过度创新”,就让自己的盟党蒙羞,无法向人民交代。



作为领导部长的首相,更是责无旁贷,必须时常监督部长的责任,避免他们乖离政府的意愿行事,导致反对党有机可趁,对执政党展开无情的批判。

部长须受限于政府条规,为实现廉洁政纲而努力,绝对不可毫无造次,凭个人喜好而发表不正当的言论及推行未经过内阁批准的计划,譬如飞行车。

 

难破种族宗教障碍

希盟着重于融合大马各种族人民,以便实现新大马人的精神,而作为实践这种精神的部长,必须具有超越种族与宗教的思想,才能突破种族及宗教障碍。但教育部却无法突破这种障碍,反而跌入提倡种族分裂政策,让人民继续沉沦于种族思想纷争。



当政府大学推动土著尊严大会,就让教育部失去了平衡点,无法在捍卫种族和谐扮演其角色。

土著尊严大会没有为希盟马来政党加分,反而在丹绒比艾补选中遭受重挫,因此教育部应该改弦易辙,为实现种族和谐扮演积极角色。

新大马人的部长思维应该是具有严肃、认真、进步的象征,不论是在公共场所或国会,都要有部长的气概,虽然以身作则是好事,但若天天鼓吹让人民啼笑皆非的措施,就会失去作为部长的本分。作为部长,哪些该为,哪些不该为,都必须有分寸,在处理人民的生活起居方面,若是没有对症下药,只是纸上谈兵,最后政策无法如期实现,政府就会被人民所责骂。

前朝政府部长沉迷于提倡种族课题,没有扮演好融合社会的责任,让人民痛恨国阵政府。希盟部长引应以为鉴,别重蹈覆辙,反而应提倡融合社会计划,避免触及破坏种族间气氛的言论。

华印裔部长难交代

希盟继续执政与否,人民正是以部长的表现作为准绳。以目前来看,人民认为部长的绩效没有达标,而人民在孰可忍孰不可忍之下,给予希盟政府一个警惕,绝对是良好的政治发展。

华印裔部长强调推行大马人思维的论政,摈弃捍卫华印族利益作为推行政改,可是却面对许多排山倒海的种族措施所掩盖。这些部长面对自己族群时,就会难以交代,并且失去捍卫民主权益的本质。

有人说华人整天谈捍卫华文教育的利益,若大马政治人物放弃了捍卫华教的立场,那就枉为华人子孙了。

大马人的精神绝对不是任何种族被同化,而是对每个种族的容忍,但容忍也是有极限的,绝对不能让任何种族有被剥削的感觉。马来部长虽是大马人,也须捍卫马来人的权益;而身为华人部长,捍卫华人权益,绝对是天经地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