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幽灵哪来游荡/陈俊安

马共领导人陈平的骨灰被运回大马实兆远,竟然引起轩然大波。

一方认为这伤害到千千万万曾经参与剿共的死难军人家属的感情,也认为有人要继续变相的散播共产主义。另一方则反驳,陈平骨灰回国,根本是小事一桩,而共产主义在我国现今社会早就没有市场,何必制造虚假的恐惧。



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开头就说:“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如今,幽灵已经不再是幽灵,而是实体,登堂入室,在一些国家成为统治者、掌权者!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幽灵,会成为过去吗?还是仍然飘荡在世界的上空,化为社会制度、理论、文字、影像作品、宣传、渗透,不知不觉中摄取你的灵魂?这样的论述,并非夸张。

因而,年轻马来导演Amir Muhamad曾经拍摄了两部关于马共的纪录片《The Laast Communist》以及《Village People Radio Show》,都遭到当局禁播,黄巧力导演的华语电影《新村》也遭到同样命运,禁止放映。

两方诉诸情绪

这部叙述在紧急法令时期,英军剿共下的新村人民的生活苦难与觉醒,电检局根据意识形态,大剪刀一挥,控共心态暴露无遗。可见即使在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签署后,马共课题依然敏感。

持平看法,陈平骨灰回马,在华人落叶归根的传统里,运回老家安葬,当然没有问题。然而,对于异族人而言,尤其经历过动乱时代,遭受马共凌虐而死亡的亲属来说,创伤当然不容易愈合。



曾经参与剿共的退伍军人协会,当然不能在这一方面妥协。他们的抗议不能一概归咎于“政治操作”,或煽动种族情绪。倒觉得两方都在诉诸情绪,没有设身处地想一想。

陈平骨灰事件,其实不用对立来看问题,骨灰运回大马安葬,就是求先人得安息,如此而已,并没有什么“共产主义的幽灵在飘荡”,也没有让共产主义复辟的意思。那么,他们到底还要吵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