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落实IPCMC/南洋社论

令人发指的街头攫夺案,落网的罪犯绝大多数是吸毒者,毒品让人沉沦是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很难根治。

沉沦毒海的不光是普通老百姓,还包括负责维护法治的警察。根据官方报告,警队全国15万1000名执法和文职人员当中,就有5%曾涉及毒品问题,情况之严重可见一斑。



警察总长丹斯里阿都哈密更把大马形容为第二个哥伦比亚;而在今年一项取名为“蓝魔行动”的突击检查中,竟然在一周内验出超过100名警员的尿液,对毒品呈阳性反应。

摆在眼前的事实,警察部队确有不少害群之马,而且其严重性不容小觑;随之衍生的联想,就是警方内部的纪律处分制度,是否存在缺陷,又或者是否存在“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根本问题。

11月28日,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宣称,反对党一致反对2019年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理由是该委员会对警方不公平,而且也有违宪法。

他认为:“我们不该以法令来压制警方,而是应该优先考量警方的福利。”



依斯迈沙比里的谈话,未免有为了选票而刻意讨好警务人员之嫌,这种仅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态度,实在要不得。

IPCMC的第一次提出,是在2005年国阵掌权期间,属于当时的皇家调查委员会(RCI)向时任首相敦阿都拉建议落实的125个项目之一,后来在警方高层的大力反对下而宣告胎死腹中。

换言之,IPCMC的成立算得上是阿都拉的“未竟之功”,如今由敦马哈迪医生领导的希盟政府欲将之“起死回生”,任何来自国阵的反对声浪,都是牵强的,也不符合政治道德。

真金不怕火炼。不作奸犯科的警方人员,不应该害怕IPCMC,就像奉公守法的平民百姓,他们也不会因为面对警察而感到恐惧,况且警队一哥阿都哈密早已放话,呼吁所有下属放开怀抱迎接IPCMC。

IPCMC绝对是警方的一注清新剂,当警队最高领导人也举手赞成之际,不抓紧机会将之落实,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