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颈胞”复发风暴/林美强医生

东北季候风吹走了煙霾卻带来豪雨,加上捷运工程阻塞排污系通,外处泛滥成灾。塞了一个小时半才从医院抵达家门,憋了满肚子的气正想进餐时,手机响了,又是医院来电,恨不得把手机丢出窗外……

电话那端传来妇科病同事咨询:林医生,我知道你今晚没执夜班,但你介不介意帮忙看一下我的病人……我心想这同事不会是外星人吧?(一)为何不呼叫执班医生(二)外头雷雨交加、到处塞车(三)莫非病例棘手,无人敢接……



心脏及肝脏肿大

资深前辈开口求助,再棘手再艰难都无从推却,请继续说;40岁中年妇女因双腿浮肿、腹胀、下体阴部腫胀求医。初步临床鉴别诊断:转移性卵巢肿瘤。胸腔腹部CT Scan显示:心脏肿大,双侧胸腔积液,肝脏肿大,腹积水;卵巢及子宫正常;发烧、心悸、气喘、ECG显示房颤(Atrial Fibrillation)……

多年医学培训直觉让我冒失的直呼莫非“甲状腺亢进风暴/Thyroid Storm”……

请问:甲状腺功能是否超标?



甲状腺贺尔蒙T3 和T4超高,TSH <0.01;综合症状及验血报告,这完全附和“甲状腺亢进风暴”,如无妥善冶疗,死亡率高达90%。

劳烦前辈马上把病患转入加护病房,同时给病患服食抗甲状腺药剂 Carbimazole 和 Lugol’siodine(降低甲状腺贺尔蒙释放及转换)、Digoxin 缓和心速及强化心脏、注射利尿剂排水,务必稳住病情;我这就赶返医院。

被困车龙中,心乱如麻,脑海里不经意浮现20年来因甲状腺亢进风暴骤逝的两名病患,顿感彷徨失措……过去两名患者都因延误求医才丢失性命,只盼这病患能安度浩劫。

她,上身消瘦、下身浮肿;双眼凸显;神态焦虑、思绪紊乱;紧拧的双手微颤冒汗。“大颈胞”、颈静脉注上升、房颤、肺动脉高压、急性心脏衰竭引发胸腔积液,肝肿大,腹积水……

大颈胞复发没察觉

到底是什么诱因引发此风暴?延诊甲状腺机能亢进、抑或忽然停止用药、突发急性感染或处在各种压力下?

她,命在旦夕,惟有死马当活马医。所幸她尚年轻、无共症,疗效反应良好;成功排水、强化心脏功能后,竟然奇迹般存活下来。

翌日探诊时从她先生口中得知她8年前曾患有甲状腺机能亢进,服药18月后痊愈。或许近期“大颈胞”复发没察觉,又恰巧感冒而服食止鼻涕药才险酿灾难。

其实“甲状腺亢进风暴”是可避免的,恰好其先生女儿随侍在旁,我就针对病与药,也顺便教导。病患与家属对病症的正确认知有助治愈病患及防范并发症,况且甲状腺亢进症有遗传成分(女儿被遗传的几率尤其高),所以“病人教育”是必须的 。正想任重道远的说教时,护士小姐却“打哈欠”示意我长话短说。

林美强医生 (心脏内科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