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美民族第4名
蒙古族情操高尚

内蒙古系列/下篇 (稿酬捐《南洋基金》)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发起“世界最美民族”的票选活动,其中蒙古族就因为非一般的生存能力,一举拿下第4名。



内蒙的动物自由自在。

这样的美誉其实有些讽刺,毕竟生存条件恶劣的环境下,若不积极提升适应能力,下场就只能冻死在零下50度的草原上,或饿死在荒芜的大漠中。再不,就是成为苍狼喂食狼崽的那块肉。

导游春梅说,数千年来,蒙古族在一次次的畜牧迁徙中,锻炼了极高的适应能力,在面对恶劣的天气、凶猛的野兽,以及外敌来袭时,他们更累积出极强的作战能力与战略。她说得顺其自然,我却对脚下的这片土地及蒙古族心生敬畏。

值得一提的是,也因为这过人的适应能力,蒙古族接触外来文化上是极具包容性与伸缩性的,这点可以从他们的服饰中看出来。无论是内蒙外蒙,你看到的传统蒙古服饰似乎都结合了中西方特色,裁剪与饰物更多元绚丽得令人分不出国界。

蒙古服饰是文化融汇象征。

服饰特色融合

我们在试穿蒙古服饰时就发现,蒙古女子居然可以高帽配A字裙,里头还穿上长裤;在汗陵中,达尔扈特守陵人可以长袍配上个腰带、戴上西方帽后再出其不意地配上个牛皮长靴;在训马场上,一些蒙古男子更可能身穿T恤,削个娃娃头,再绑上两条辫子,戴上对耳环。



另一种解释是,蒙古族在成吉思汗攻打欧亚大陆时,接触了各类的异地文化,所以服饰上也融合了各国特色。以前看影视作品时,会不了解这样的混搭品味建立在怎样的基础上,如今则因为来到内蒙有了初步的认识。

蒙古小孩从小锻炼斗志。

美在难得的环保意识。

蒙古族还有一美是中国其他地方少见的——环保。由于是仰赖大自然为生的关系,所以就算蒙古族再如何好战,他们也不敢对天不敬,对地不尊。

春梅多次告诉我们,蒙古族是世上最先有环保概念的民族,他们尽可能不破坏草原,也不污染河流,而乱丢垃圾更不是蒙古族的习惯。我们在内蒙8天就很少看见垃圾满地的现象。

“我们不在河里洗衣冲凉的,那是用来饮用的,而且还有动物要喝啊。”

内蒙的蓝天绿茵是环保的证明。

清新空气像天堂

春梅骄傲地说,内蒙清新的空气已经成为北京人向往的天堂,而且负离子成分高。所以,即便空气中的干草香夹带着不只是马尿牛粪,还是驼便羊屎,我和团友们还是猛吸个够。现在想起来,当时的画面其实还蛮搞笑的,但若你也在同一草原上,或许你也会和我们一样。

朋友在看到我面簿的照片时,劈头第一句就问:照片修过的吗?怎么天蓝得那么假?草青得也不真啊?我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他,倒是自顾自地反复划着手机,重复欣赏那些犹如明信片的照片。

大漠也有柔情一面。

美在坦白与真诚。

由于少污染,自然景观多,所以内蒙美景的迷人程度是超出预期的,但蒙古族才是吸引我的关键。

来内蒙前,曾在某文章中看到这样的说法:草原大漠的生活环境相对淳朴单调,所以游牧民族的人际关系也相对单纯。千百年来,蒙古族都不会拐弯抹角,更不喜欢绕圈委婉的沟通方式。

春梅就多次展现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率真,除了见面第一句就叫我离她远一些外,她还直言我真人比微信照片上更矮和皮肤差。

率直也幽默

或许习惯了城市生活所充斥着的谎言与密语吧,所以每每面对春梅的实话实说,我还真不知所措,也无力招架,内心更多次闪出潜台词:我没有炸弹,但你也不必那么坦白吧!

不过,这样的坦率也有可爱的一面。比如,春梅每回向我们推销银饰时,总大刺刺地喊话“我今晚要卖银(与“淫”同音)咯,谁有兴趣可以来我的蒙古包!”男团友一听,脸都红了,倒是女团友们笑不拢嘴。这就是蒙古族千百年来的性格特征吧,率直却不失幽默,真挚中尽显风趣。而这样的美已经很少见了,所幸内蒙还有。

我曾在云南、西藏,甚至泰国、韩国见过银饰兜售,但高喊“卖银”的就只有春梅,而我知道无论以后我去到哪,只要看到有人卖银,我一定会想起她,想起内蒙。

以前的蒙古包是没锁头的,现在则加了门。

美在互助淳朴

美在友爱团结

蒙古族因过人的马术而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这点,当你见识到蒙古男女站在马背上随马奔驰、或在马背和马肚子处反复绕圈,你就不得不承认这个称号是当之无愧的。他们甚至还能在马背上玩起人迭人的游戏,让平时就不轻易拍手的我也忍不住鼓掌起来。尽管如此,到过内蒙两次的我,始终觉得“北方狼族”对他们更加贴切。

蒙古族有着如狼一样特质,对猎物,他们足智多谋;对敌人,他们斗志顽强;对恶劣的生存,他们坚韧毅力;对族人,他们则像狼群那样互助团结。

彼此建立互信

春梅就说,蒙古族能帮的就绝对不会拒绝。所以大家出外干活时,总会在蒙古包内放上许多的食物,不是为了饿了有得吃,而是方便那些在浩瀚草原上迷路或断粮的人,能在果腹后继续赶路。

“我们不会不开心的,回来看到食物少了没了,第一感觉就是:‘哦,有人来过了。’就这样。我们是又多救了一个人。”

入住蒙古包时,春梅也分享,在大量游客涌入草原和城市化前,草原上的蒙古族是没有钥匙或门锁观念的,因为大家根本就不需要防范谁,也欢迎任何人来做客。当然,这样的前提是建立在彼此的互信基础上的。若信任没了,敢爱敢恨的蒙古族也绝对不会对你客气的。

蒙古包成了内蒙的建筑象征。

美在自我身分认同。

在内蒙,听到最多的伟人就是成吉思汗,而这号人物对蒙古族的影响也很大。会发现,也许因为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西征称霸欧亚大陆这种伟绩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明乎此,内蒙的蒙古族不会因为自己在内蒙,而非蒙古国,所以就少了对蒙古族的身分认同,他们反而都有着一种独有民族自信。

沙漠中骆驼随处可见。

民族意识很深

这也是为何,春梅也好,其他接触到的蒙古族也罢,大家都称自己“蒙古族”而不是 “蒙古人”。显然的,蒙古族的民族优越感很强,民族意识也很深。

我到过拉萨两次,当地藏民说话比汉人小声,优越感明显不如汉人;我到过泰国无数次,灯红酒绿的地方,洋人说话比当地人还要大,毕业出来时,我曾背包游欧一个月,期间胆怯与自卑让我看起来十分渺小。

然而蒙古男女的言谈,总是流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那不是类似“白人种族歧视”的自大表现,而是种极强的身分认同、骄傲着自己血脉传承,同时也是对于作为人的一种“仰不愧天”的高尚情操。

春梅说话时,也会流露出这样的强大气场,我不认为那是不可一世,倒是羡慕她的坦荡与笃定,自信与踏实。看回我和我生长的地方,曾一度以为自己能在土生土长的土地上拥有平等的话语权,但是到了深造就业时,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权益是受到许多的考量左右的。

蒙古人以“蒙古族”自称,民族意识强。

困境中越战越勇

当我以为自己可以因为新的氛围而抬起头时,国内华商的心声却告诉我们,只有中国崛起才让人不敢忽视大马华裔(而且,还是在土著团结党的尊严大会前)。

当然,这么说不是因为消极,反之,春梅和内蒙古让我了解到,就算我没有蒙古族的淬炼与沉淀,仍该向这群北方狼族看齐,永远不向命运低头,更要在人生的困境中越战越勇。

图/文·黎添华

图/文·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