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过后没艇搭/南洋社论

1998年8月杪,当时贵为“一人”之下的拿督斯里安华依布拉欣,掩不住烦燥神情在吉隆坡为一项工商活动剪彩,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重用的贸易与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陪同在侧。

只见安华利剪一挥,剪下彩球,然后狠狠的往后掷了过去;安华的大动作,不只拉菲达看到傻眼,宾客们人人也不知所措。



安华这一剪,也是他在国阵政权时攀上副首相权力高峰的“最后一剪”,几天过后(1998年9月2日),他就被马哈迪“炒”了,从此与国阵一刀两断。

这是安华从政路上中最接近“权力顶峰”的一次,在沦为“平民”后,他成了街头斗士,也进出法庭,最后被投入监狱。

这是安华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苏州过后无艇搭”的惨况。

无论如何,安华的烈火莫熄一烧,就烧了二十多年,最后在2018年5·09一役中“烧”出了“候任首相”的希望。

只不过,历史似乎又再重演,他依然又处于“一人”之下。



为了推翻国阵/巫统,马哈迪选择与在服刑中的安华化解政仇以进行政治合作,结果在5·09战役把国阵刷了下来。据称,根据希望联盟的政治协议,若“布城四结义”成功打下大好江山,那么在首相大位上有了很好的安排,那就是由先马哈迪担任首相,再把狱中的安华“解救出来”,过后再让大位给安华,但没有时间表。

大局平定后,安华获得国家元首特赦开始投入政治运动,也收拾好细软在码头等艇搭,不过马哈迪在交棒课题上,始终没给最后的答案,引起揣测。

不久前,安华就通过外媒放话,把接棒月份说得很清楚,他“预计”自己将在2020年5月前接下首相大权。他这股话,是具有政治压力的。

但是,在政界上,一股“反华”势力却出现了,甚至还出现“朝野结合”力保马哈迪当完5年首相任期的奇异风景线,而其中一位手持指挥棒者竟然是人民公正党2号人物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

到底希盟接棒协议是如何达成?近日安华就揭露,希盟4党的“第8任首相”政治协议,是在2018年1月7日拍板,安华说:“当时我还在监狱。这并非是我个人提出的要求。”

不过,政治现实是,一天已是太长,更何况(协议)已一年?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在丹绒比艾国会议席受到重挫,对马哈迪已形成极大的压力,而阿兹敏在这时刻不是“力推”恩师安华,而是“加保”马哈迪,甚至密会巫统国会议员,此举料将牵动朝野政局变化。

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成者为王。安华这回当然更是如履薄冰,格外小心翼翼,免得第二度搭不到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