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补选,牵动政治角力/简瑞平

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带出2个讯息,一是两线制回来了,另一个打乱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的宏图大计。

5·09第14届大选,国阵惨败,成员党大难临头各自飞,包括砂拉越土保党/民政党。国阵最大党巫统输剩54席。伊斯兰党拿下18席,全党上下还是一条心。马华只获1席,党内出现强烈的声音——脱离国阵不绝于耳。树倒猢狲散,严重摧毁了两线制的政治生态,不利于大马的民主发展。



今年9月巫伊结盟,打种族宗教牌,马华派代表观礼,权衡利害关系,别无选择。对政治结盟来说,只求目的,不讲原则,当年行动党曾拥抱过伊党,该党高层也发表过“不偷不抢”,不用怕断肢法,马华走的是前车之辙。再说,土著团结党的种族宗教色彩,与巫伊有何差别?火箭有口呛巫伊,却无口骂土团。马华黄日升博士赢得补选,惊人之处,是超过1万5000张多数票,华人票大回流国阵,这个转变是向政府发声,有很多的怨气,虽然两个都是烂苹果,民政党看似多元/有公义,还不成气候;要给希盟好看,只能集中票源以烂制烂,催生了两线制。

巫伊的地盘在乡区,这场补选土团党无招架之力,敦马哈迪医生压阵仍起不了作用,这是土团党感到沮丧的地方,令一向与敦马关系密切的阿兹敏感到艰难。

自男男性爱视频疑案爆光后,阿兹敏就与公正党越走越远,作为署理主席却不参与党的任何会议,公青团大会传统上由署理主席开幕, 这次改由公正党顾问——副首相拿督斯里旺亚兹莎医生主持。据公青团消息,6个月前已发函邀请阿兹敏,却没有获得回覆,才改变传统,并获得公正党理事会的认同。种种迹象显示,阿兹敏有离巢之心,到底情归何处?一般猜测土团党是栖身之所,因为后台够大,有敦马护航,敦马早已明修栈道 ,暗渡陈仓,从巫统引进各级人马,加速壮大土团党。

阿兹敏陷两难

丹绒比艾补选揭盅,巫伊结盟获得的马来票超过70%,显示土团党在乡区的势力薄弱。政治是很现实的,巫伊已壮大,阻断了巫统人马离巢,土团党的扩张意图受挫,阿兹敏要放弃公正党,转而投靠土团党将陷于两难。



希盟内有党领袖提醒阿兹敏,安华年纪不小,他还年轻,可以等,学会做老二。

不失为好建议,问题是有人肯让路吗?

一场补选,牵动政治角力,如今阿兹敏紧急会见30名国阵议员,以防逼宫事件,这只是开始,接下来的戏还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