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异乡生活

走出Pak n Save 超级市场的时候,落寞的暮色已在天边逐渐褪逝,街灯悄悄亮起,风在傍晚过后就开始急急刮扬,空气里浑散着一股刺骨的冰凉,即使已经进入夏末,秋天的氛围依然浓厚。



我提着一包日常用品走入缓缓降落的夜色里,四周寂静,可能是星期一的关系,超市里的客户寥寥无几,超市外的停车场相应的冷清空荡,停泊的车辆十指可数,也可能是晚餐时间,大家都围聚在饭桌旁了。

负责儿子午餐

我已经吃过晚餐,没有和家人共度的晚餐一切从简,炒了一大锅黑酱油鲜虾面,吃了三分一,其余的装入玻璃容器内当着儿子明天携带去学校的中餐。儿子的晚餐由保姆准备,免得我操心,只有隔天的中餐由我来主持大局,虽然下厨不是我的强项,但人在必要的时候总会自然地找到出路。我常常对儿子说:你爸下厨就不要期望太高,可以吃就好了。当然每次放学回来,他把玻璃容器放在桌上,我看见里边空无一物时心里也稍感安慰,心想煮得还不错吧!当然可能儿子的胃欲要求不高,或在学校全部都倒进垃圾桶里了。

从Pak n Save 走回儿子保姆家大约是10分钟的路程,我时常刻意走得格外缓慢,来到内比尔,生活的节奏遽速变得迟缓起来。儿子早上上学,保姆也跟着上班,整间屋子留下自己独守。由于5个小时的时差,我要等到午后才需要留意期货市场的走向,然后以Whatapps传短讯给客户要求报价,我的微型生意很快的就办妥,其他的就看买家的意愿了。

作品在泳池旁完成



然后我简单地吃中餐,然后到儿子学校接他回家,4点左右送他到泳池去游泳训练。当他在池里激烈锻炼的时候,我就开始阅读或写作,尽管泳池场地还颇喧闹的,但自己已经习惯了,去年6个月里的一些作品都是在人影晃动,声浪嘈杂中心无旁骛地完成的。

今天吃完晚餐虽然已经接近8点,但就快进入夏天的纽西兰白昼渐长,太阳已经下山,天色却依然一片洗亮,我就这样决定徒步走到超市购物,一个人,走过冷清的街道,冷清的市场,然后又在冷清的入夜时刻,在有点寒冻的晚风里走回去。

近乎一个人的生活,就这样的磨耗掉一天。

字迹光影:夏绍华

字迹光影:夏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