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窜改1MDB审计报告】
阿里韩沙:纳吉不满审计报告

阿里韩沙为第二天的案件审讯作证。

(吉隆坡19日讯)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博士指出,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曾对他提呈给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审计报告内容感不满。

他说,他在2016年2月22日受召到首相办公室,与时任首相及总审计司丹斯里安比林会面。当时,纳吉提及有关会面的目的是即将在当年2月24日,向公账会提呈的1MDB审计报告。



“纳吉对报告内容感到不满意,更提及他不要1MDB的两份不同财务报表,被纳入1MDB审计报告内。”

他指出,他当时不知道纳入1MDB审计报告内的1MDB年度财务报表有什么问题。

他是在纳吉与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被控涉嫌指示和串谋窜改1MDB审计报告案续审,成为控方第4名证人。

他今天首次出庭供证,并宣读其书面证词时说,虽然他是1MDB的顾问局成员,但不曾受召出席顾问局会议,也不曾以1MDB顾问局成员的身分,签署任何文件。

纳吉出席聆审时,神情木然。

不知报告内容



他提到本身不曾涉及国家总审计署审计1MDB的任何程序,在上述会面中甚至不曾阅读纳吉所指的1MDB审计报告。

他说,在上述会面讨论后,纳吉指示他针对1MDB审计报告令人不满的事宜,召开一场涉及国家总审计署和代表1MDB的阿鲁甘达之间的协调会议。

他说,纳吉当时也指示他不要打印1MDB的审计报告,直至获得其批准。

“当时,我对1MDB审计报告情况毫不知情,即它(报告)是否已被最终定案。”

苏克里曾告知
审计报告成紧急危机

阿里韩沙指出,纳吉时任首席机要秘书丹斯里苏克里在2016年2 月23日,曾告知他和安比林,指1MDB审计报告已成为需要立即处理的危机。

“我当时没有给予任何反应,我也没有进一步询问,是做记录,因为当时1MDB的课题是轰动课题。”

他说,他当时邀请苏克里和安比林到其办公室会面,是要通知2 人有关他正安排一场于2016年2 月24日召开的会面,受邀方来自国家总审计署、1MDB、财政部、首相署和总检察署的代表。

他指出,他在2016年2 月22日与纳吉会面后,指示其高级私人秘书针对1MDB审计报告,安排一场两日后的会议。

他解释,财政部1 名代表受邀出席2 月24日的会议,是因为1MDB由财政部长机构管理。1 名总检察署代表受邀是为了让他们提供法律意见和咨询。

阿鲁甘达出席“被控涉嫌指示和串谋窜改1MDB审计报告案”的第二日审讯。

阿鲁甘达指问题属“传闻”

阿里韩沙指出,阿鲁甘达在2016年2 月24日召开会议上,对国家总审计署准备的1MDB审计报告,就各项问题提出反对。

“他的理由是纳入1MDB审计报告内的问题,并非事实,只属‘传闻’ ,并坚持国家总审计署准备的1MDB审计报告,应符合他的要求。”

他说,他有要求安比林解答阿鲁甘达反映的问题,而前者也提及1MDB审计团队在审计过程时有面对难题。”

他也提到2016年2 月24日在其办公室主持上述会议,出席者包括1MDB代表阿鲁甘达、国家总审计署代表安比林和莎达杜娜菲莎、财政部代表拿督斯里莫哈末依沙和阿斯里、总检察署代表拿督祖基菲里阿末、首相署的代表是苏克里。

证人说,他的时任高级私人秘书拿督诺拉兹曼也有出席上述会议。

1MDB拥2版本财务报表

阿里韩沙指出,安比林在2016年2 月24日召开的会议上,反映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出现两个不同版本,而阿鲁甘达也承认确有此事。

“我之后要求阿鲁甘达解释,他承认1MDB确实有2 份不同版本的财务报表,并坚持那互相矛盾的版本不应纳入1MDB的审计报告,同时要求让警方展开调查……大家在会议上同意报案,并由财政部长机构向警方报案。”

指示依沙报案

证人说,他指示依沙(财政部的代表),针对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出现2 份相互矛盾的版本向警方报案。

“我指示依沙报案,是因为他是负责财政部长机构的事务;也因财政部长机构已收到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

阿里韩沙说,他要求向警方投报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有关当局,可以调查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以调查当中是否存有诈骗元素或是隐瞒事实。

他披露,依沙当时并没有对他的指示提出反对,后者也答应会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以针对此问题采取进一步行动。

“安比林之后同意从1MDB审计报告,去除这个问题(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出现2 个不同版本)。”

安比林同意移除 

刘特佐与会事项

阿里韩沙指出,1MDB审计报告中提及,国家总审计署在展开精明审核时,发现大马富商刘特佐在1MDB并未担任何职位或扮演任何角色,刘氏出席1MDB董事局有关回教中期票据(IMTN)的会议,可谓一个警示。

他说,该课题在2月24日的会议被挑起。

他念出证词时说,当时苏克里因考量此事的敏感度,加上为了防止反对党操此该课题,要求从1MDB审计报告中移除此事(刘特佐的出席),而安比林也同意移除此事。

阿里韩沙供称,该会议也针对展延发行IMTN一事展开讨论,苏克里在会议上询问,纳吉在获得国家元首同意以展延发行IMTN后,是否有义务在内阁会议汇报;阿鲁甘达认为,相关课题是商业决策。

延发IMTN是商务决策

他说,他就此事询问安比林的意见,唯安比林对相关程序并不确定;随后,他向祖基菲里寻求法律咨询,后者告知他,延迟发行IMTN是一项商务决策,并非必然要在内阁会议上提起。

“在考量来自总检察署代表的决定后,安比林同意移除此事(展延发行IMTN)。”

纳吉指示开会 

总审计署提问未被记录

阿里韩沙指出,他于2016年2月24日主持的会议并没有会议记录,而他让列席该会议的成员讨论有关1MDB审计报告出现的问题。

“国家总审计署在1MDB审计报告中点出的所有问题获得一一讨论。”

他说,在上述会议开始前,他通知所有的列席会议者,指该会议是在纳吉指示下召开,目的是要针对1MDB审计报告进行协调。

“我只是那名中间人,解决纳吉提及的问题,有关问题需要1MDB和国家总审计署双方的磋商和同意。”

1MDB顾问局解散 

纳吉看似有点烦恼

阿里韩沙在主控官哥巴斯里南引导下指出,他是在2014年透过社交媒体,开始获知有关1MDB的问题,而他曾就此询问时任首相纳吉1MDB顾问局是否会召开任何会议,但纳吉当时回应指仍未有此需要。

他披露,1MDB顾问局在2015年中被解散,并指当他在2016年2月22日受召到首相办公室会见纳吉时,后者当时看起来有点烦恼 。

“自2009年开始和他(纳吉)交涉,当天他看起来有点烦恼。”

另外,哥巴斯里南针对阿里韩沙在其证词内提及他指示依沙,就1MDB的2014年财务报表向警方投报一事,询问证人是否知道有关问题是否已被投报。

之后才知问题没投报

证人供称,他是在之后获国家总审计署告知上述问题并没被投报。

64岁的阿里韩沙于周二(19日)出庭供证并宣读其长达10页的书面证词,坐在被告栏内的纳吉在阿里韩沙宣读证词时,也一边手握有关证词的副本随之阅读,而同样握有证词副本的阿鲁甘达则另外用笔记本作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