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树小径

午餐时间,把车子开到商业区,幸运的可以在路边的黄线内围泊车。停车,上锁,一抬头,引入眼帘的是一整排绿叶茂密成荫的雨树,树下绿草茵茵,伴着一条笔直的羊肠小径。树干上没有累累伤痕,只有一棵身上有一张出租卡车的告示牌,斯斯文文不张扬。这是一道从来不敢去想象的风景,心里有极大感动,忍不住拿起手机咔嚓一声,想要向市议员说声谢谢。



一条棕榈大道

住进双溪龙,是22年前的事。那时山峦起伏,草木葱葱郁郁,处处绿肺,下班的路是一条棕榈大道,回家即是旅游的舒畅感觉。空气清新凉爽,周末近傍晚还可无所事事坐在商业区一座露天side walk café,闲情逸致喝咖啡。咖啡座由一个刚从法国回来的马来年轻夫妻经营,他们说吉隆坡居住不下了,跑到双溪龍。

20年已过去,如今巅峰时段堵车的情况不亚于吉隆坡,当年的山峦都夷为平地,一座座高级公寓高耸入天,排屋别墅独立式半独立式洋房争相崛起,清新的空气变得奢求,一刮风下雨,淹水、树倒、道路下陷、房子水位过高等状况频频,曾几何时,坐在露天咖啡座的悠闲午后变成一种奢望。露天咖啡座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老板跑到东海岸去谋生,另图清幽。

提升人文与创意空间

社区成了大学城以后,居民伤脑筋的也许只是堵车情况能否改善,但市议员却不间断在构思,如何提升该社区的人文与创意空间,给这群近9000位大学生创造宜留宜居的环境,否则学生们下课后就只能在商区溜达,极其可怜。



那么巧,就在杂饭店遇见市议员,把感受向他表达,鼓励他继续加油。他说很多人听到在大雨树下种草皮都表示不太乐观,但他择善固执,说草能够肥沃土地,而优质的土地让雨树更是树身壮硕树叶茂密;雨树长得好,人们可纳凉可怡情,自然的循环就是这么美善。

说时,眼神炯炯、语速不急不缓,一幅对社区未来充满无限可能的期待,谦卑而自信。忍不住想要大声说:我们社区有个市议员棒棒哒——刘佳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