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允参与总结辩论
反对党:希盟害怕什么?

(怡保18日讯)本次州议会不允许反对党领袖参与总结辩论,反对党领袖拿督沙阿拉尼质疑州议会是依据什么论据作出上述决定。

副议长阿米努丁今日主持会议时宣布,反对党领袖只被允许在州议会中陈词一次。



沙阿拉尼今午召开记者会说,州议会是引用议会常规第35(4)条文不允许我参与总结;在野党对此表示感到伤心,不明白(希盟议员)害怕什么,还是对刚败选的丹绒比艾补选太伤心?

他说,当初议长在做出州议会改善政策时,曾允许反对党领袖参与总结辩论,惟如今却喊反话。

沙阿拉尼(前排中)率领一众在野党议员召开记者会,不满州议会不允许反对党领袖参与总结辩论。

他也指议长在州议会首天,就频频以欠缺时间为由,阻止议员提问及行政议员作出回答。

“议长犹如已被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所控制。”

沙阿拉尼说,州政府在霹州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试图透过增加桌球场及酒类公司执照的非税收方式,弥补税收的不足,情况令人担忧。



揶揄财案仅表面华丽

他指出,还是否意味着州政府明年将批准更多的桌球场及酒类公司执照?

“众所周知,酒类对人民的健康将造成威胁。”

他也揶揄大臣提呈的财案,仅是给予表面的华丽感,事实上有许多人民仍是处于贫穷线上,才是值得州政府关注。

针对州行政议员杨祖强上周五宣布复职一事,沙阿拉尼回应,在野党不想插手,有什么可询问霹大臣。

倪可汉:重复问题没善用时间

倪可汉回应沙阿拉尼言论。

议长倪可汉针对沙拉尼的言论回应指出,由于反对党领袖并没有善用总结的一个小时给予建设意见,而是重复在议会上曾经讨论的问题,因此动议取消其总结时间。

他说,其实希盟执政后,反对党领袖已被增加辩论和总结的发言时间,从只有一次发表的20分钟,增加了1小时辩论和1小时总结,然而对方却没有善用时间。

他说,如果有需要,辩论时间是可以增加,但是总结时间则不会再有。

他遗憾沙阿拉尼没有善用希盟所给予反对党领袖更大的发言空间,以代表反对党议员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