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型脚车的幻想曲/郭碧融

2年前,女司机沈可婷于凌晨3时开车行驶在新山内环公路时,突然撞上一群少年蚊型脚车骑士,导致8人去世。

该案件并无随着新山推事庭的判决而悄然落幕,反之在沈可婷获无罪释放后掀起激烈的争议。有者认为法庭的判决公正,并认为少年的父母应该负起最大责任;有者就批评判决不公平,因为撞死人是一个错误的行为。



每个人都站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所以难免会对法庭的判决持有主观的看法,甚至发出情绪化的言论。遗憾的是,一些政治人物也闻风起舞,不仅没有理性探讨问题的根源,提出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反而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企图混淆视听,让人无法不去揣测他们背后的动机。

国阵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就站出来炮轰法庭的判决,指司法在希盟政府及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的监管下正遭到腐蚀,涉案者均被轻易释放。

质疑司法公正性

阿末扎希是在丹绒比艾国会选区的竞选活动上说出这番言论,难免会令人觉得他为了拉倒希盟的候选人,不惜发表煽动民心的言论,以激发人民不满希盟的情绪。但,这种攻击法庭的言论将导致人民质疑司法的公正性,动摇人民对司法的信任。



此外,一些领袖对飚蚊型脚车的活动持有特别“宽容”的态度。即使马路上的蚊型脚车危及民众的安全,更会造成生命的消逝。但,有关领袖不仅没有谴责蚊型脚车骑士,还想方设法协助他们完成“梦想”。

回教福利及宣教组织吉兰丹分会的秘书慕扎哈玛达就表示,政府不必禁蚊型脚车,反之,应该准备脚车道或专属的骑车空间予那些喜欢骑蚊型脚车的人。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也力挺蚊型脚车活动,并指我国有些知名脚车运动员也是从蚊型脚车活动“出身”。赛沙迪其实应该仔细说明,这些脚车好手所历经的艰辛训练,以免蚊型脚车的爱好者以为本身可以“轻易”地成为脚车运动员。

即使慕扎哈玛达及赛沙迪的言论出于一片善意,以期将蚊型脚车的爱好者引向正确的轨道上。但,若未曾深入探究未成年者飚蚊型脚车的原因,所提出的想法并无助于改善问题,反之会让涉及的未成年者误以为本身的行为正确,于是继续在马路上奔驰。

青体部理应严正看待这种会危及生命的活动,探讨蚊型脚车的爱好者是否真的对脚车运动感兴趣,或纯粹因受到同伴的影响而在马路上飙蚊型脚车?未成年者是否因心理问题而透过飚蚊型脚车来宣泄情感?是否因为政府没有为未成年者提供足够的活动设施,以致他们唯有以蚊型脚车填满空闲时间?

政府应该通过教育来让未成年的蚊型脚车爱好者懂得分辨是非黑白,判断应该或不应该做的事情,如此方能协助他们成长及确定志向。如果一味认为有关的未成年者的梦想均是成为一名脚车运动员,那未免过于简化问题,恐怕所投入的心力及资源最后落得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