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的貌合神离/叶行

网络上,最近疯传一则2分47秒的视频,拍摄地点应该是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拉票活动上,视频里广为人知的熟悉面孔,除了代表希盟守住丹绒比艾国席的土著团结党候选人卡敏外,霹雳州务大臣阿未法依查也是主角之一。

视频里清晰地可以听见,阿未法依查用着悲壮口吻,诉说着自己如何在霹雳州政府里“孤军作战”,在马来人土地及回教权益课题上,如何与民主行动党“对抗”,视频尾声时,阿未法依查感谢巫统朋友对他的理解,更表示“一切都将会很快回去”。



记得在早前,行动党林吉祥及林冠英两父子,先后在不同场合,发表着同样意思的谈话,指有一股“暗势力”,正企图整跨希盟政府。

如今看来,希盟政府内的确存在着这样一股势力,但这股暗势力可能不只是来自某些公务员,可能还有行动党同盟亲密的战友!

当前首相纳吉在脸书揭发,有人将前行动党党员丘光耀博士与友人合编的漫画,送赠学校时,教育部长立即下命全面收回,内政部也迅速介入,最后把该本漫画列入禁书,两部门动作之快让人拍案惊讶,瞬时间,让人有种纳吉仍然在位的错觉!

礼物莫名其妙成禁书

毕竟这本漫画曾通过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之手,赠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放眼古今中外,现任国家领导人送书给友好国国家领导人,却因为前任国家领导人的一则网络帖文,结果该本被当成礼物的漫画,竟然莫名其妙成了禁书,这种笑话,想深一层,还真的笑不出来。



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与内政部长慕尤丁,都来自土著团结党,两部门闻风而起,弄出如斯大的动作,从某个角度来猜测,若说其中没有涉嫌政治因素存在,的确让人难于信服,政治上尔虞我诈是常态,踩着别人膊头上位,扯一扯后腿,老实说,这些都是小儿科,必要时,还可能在同志背后插上一刀,更何况只是盟友?

造成希盟各成员党貌合神离局面的原因,除了各成员党彼此的政治理念各异,彼此又互不相让,导致大家无法在异中求同外,希盟内部也没有一个强势政党,如国阵里的巫统,能够压制内部不同的声音,因此,在外人眼里,才会有各自为政的感觉。

但最主要的,还是接捧人的地位模糊,众所周知,再过6年,首相敦马即将迈入百岁大关,但到今天为止,人民公正党全国主席兼贵为希盟内定未来首相接棒人的安华,还徘徊在希盟政府权力核心以外,说句不好听的,连最基本的副部长职位也捞不着。

虽然首相敦马三番四次对外重复保证,安华是他唯一首相接棒人,不过,却回避了接棒日期,所以,处在变化莫测的政坛里,末来如何演变,谁也说不准,但至少在二十多年前,敦马哈迪也曾对同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只是后来的结局,实在让人感叹唏嘘。  所以,未被确定接棒日期的未来首相安华,背负着的只是个虚名,既无实权也无实质,同时,也让一些别有局心者,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幻想,从某个意义上来看,是把安华架在风口浪尖上,也是陷希盟于多事之秋。

公正党内部原本就已经纷争不断风波不息,希盟执政后,斗争更为明显,几乎可用泾渭分明来形容,追根究底,或多或少都是为了首相接棒人这虚名。

在希盟四成员党中,表面上,明显可以看出公正党与行动党连成一气,且在许多课题上遥相呼应,然而,公正党面对的内忧与行动党遭遇的外患,都已经在某个程度上,削弱了两党在希盟里的影响力,加上诚信党至今态度暧昧动向不明,因此,注定土著团结党在希盟内,已经无人可以制衡!

而土著团结党脱胎自巫统,复辟巫统的政治理念,几乎可以用迟早一词来断定,所以,希盟内的貌合神离,也已经是想当然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