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脱不了同框/简瑞平

丹绒比艾超级补选一旦落幕,是全国人民焦点,成绩影响未来的政治气候走向,你我的前途牵扯其中。

各党卯足全力,希盟土团要守土,国阵马华认定是该党浮沉的关键战,民政党要试水温——窥探离巢后是否有立足点,3位独立人士各有出征的理由。



坊间行情,国阵马华拿督斯里黄日升博士受看好,希盟土团党卡敏紧追在后,其他的4位被列入输少当赢级别。

离投票日还有数天,这时段最难熬,深怕竞选团队不小心失误,惹来众怒,大热会倒灶,造就了黑马。候选人谨言慎行,在台上准备好了的腹稿大可发挥,下到台下选择回避谋体,担忧情急智不生,讲了一些不认讲的话,坏了好局。

我国民主制走了62年,选民的认知大有提升,记得1964年大选,竞选期长达一个月,那时的选民很多是没有上过学校,或只一年半载,拿笔都成问题,尤期是上了年纪的选民。

助选团得沿家逐户教导他们投票,如何打X,派发了许多如选票般的白纸,给他们上课,做复习,最后还是犯了错误。



有老伯以为不喜欢那个党,就在其旁边划X,啼笑皆非。因为X代表不喜欢,敌对的拉票员是这样向老伯解释。

今天,国民的教育水平普遍,各种媒体传达政见,是非黑白摊在阳光下,假的真不了,百口莫辩。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霹州大臣拿督阿末法依查诉苦单打独斗火箭的委屈;国阵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就少年夜骑8人丧生疑藐视法庭的言论;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也是农业暨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沙拉胡丁、柔州州务大臣拿督萨鲁丁在竞选期间宣布派发每人1000令吉援助金给笨珍渔民,被指涉及贿选等,争议不断。

旧思维仍有市场

这些言行说明,上述政党尽管理念不同,跳脱不了同框,困于旧思维。

大马的情况特殊,这一类举动有市场,不然这些政治人物为什么不面对新格局,总是故技重施,有选举的时候就会发生。

最可爱的,举世皆知,官司缠身的前首相,成为票房的保证,穿街走巷助选,受到民众热捧,马华不想切割,因为他在乡区有拥趸粉丝。这么大的丑闻, 应该是闪避都来不及,大马人的尊严标准叫人无法捉摸!

马华坚持邓小平的黑白猫论,一切以选票为尊,至于原则吗?只能调侃政治不讲原则,讲原则火箭就无法当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