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道低迷收支调整?/胡逸山博士

两百多年前,美国当年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其主要导因就是美国人民不想缴交英国殖民当局所添加的茶叶税以及其他税项,奋而起义。

近年,读者们更是亲身体验了,去年本地许多选民们终于鼓起勇气推翻专政多年的前朝政府,其中一个主要原动力,也是因为前朝政府所征收的消费税(GST)繁琐复杂,又造成投机性的物价高涨,极不得人心,导致民心思变。



然而,本地新政府上台后,赫然发觉国债在前朝里通过如滥用主权担保(即政府为某机构所举的债务做担保)等各种旁门左道的方式被遮掩掉了,当下反摊出来竟然超过一兆。

这些“国债”有时会被如本句里般被用引号括着,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债”的定义与国际上通用的定义的确有所不同。

在国际上的一般用法,国债是指一国政府以其自身或下属单位模式向国内外所举的债务,如发行债券等。

但前朝政府所滥用的方式,却是为如当下业已恶名昭彰的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等的酷似(但又不是)政联机构(GLC)或国家企业(SOE)的大量举债提供主权担保,或廉价提供地段昂贵的公地来做修饰后的抵押等。

一马公司偷龙转凤



一马公司(以及其他据闻即将逐一被揭发的类似机构)如此所借来的钱,如果真正被用来发展国家也还好,甚至也算是一种精明的、创新的集资发展模式。

然而,正如美国司法部、世上其他许多执法单位,以及本地检控当局所指控般,这些所借来的钱,却是被偷龙转凤地在全世界的许多个众所周知容易洗钱的国家与地区,兜了好几圈后赫然“进袋”,或转化为私有的外国地产、游艇、私人飞机、艺术品甚至好莱坞大片等,令人叹为观止。

美国司法部近日来与奇妙地长期不见踪影的一马公司相关人士所达至的资产妥协方案,讨回了一大笔源自一马公司的资产,其早日得以归还本地以减轻国债,也还是众望所归的。

商家们更关心公司税

无论如何,在本地GST被调为零后(而非被直接废除,官方说法当然是说为了商家们无需重新换掉之前花了不少心思时间金钱而在彼等的商业进程里装设起来的GST遵守系统,而只需加以调整税率而已;也有说法是为以后反GST的政治氛围低下来后重启GST埋下伏笔),新政府竟也推出(也有谓是重启之前被GST取代的)销售与服务税(SST)。

SST税项不少

商家们要遵守SST规定的成本,是没有遵守GST那么高,投机性的物价上涨也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但对无论是商家抑或消费者来说,这也还是一个为数不少的税项。

但在税项方面,本地商家们更为关心的,也还是所得税。

商家们理解本地前朝所遗留下来的高企国债,也乐于竭尽全力的分担之,所以也很大力支持之前政府为筹钱还债的希望基金。

但现实就是世界经济不景,本地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希望一直如此),当然也首当其冲,即便整体的经济有所增长,但这些增长没有很大程度地向下渗透,一般商家怨声载道说市道也还是很差。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本地政府的收支政策,可能也还是有调整的必要的。下次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