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杨光先老先生/许国伟

在清朝,杨光先是一位名人。

因为,这位老先生彷佛天生就是爱斗,一谈起事,总是高声怒目,七情上面,非要压倒对方为止。



这种好斗精神,以致当时的人都叹道:人之好斗至老不衰,有如此者。

杨光先的好斗,更是斗到洋人身上了。

清朝初年时,西方传教士得到皇帝的信任,授以官职掌管钦天监(掌管观测天象,推算节气历法的官署),负责编修历法,用西洋的推算方式编着新历。

杨光先不认同这种尊崇西洋的做法,就批评传教士汤若望,指他们邪说惑众、历法荒谬,意图谋反(例如指责新历书只推算了200年,是诅咒大清短命)。

于是,朝廷下令处死原本的钦天监官员,并驱逐西洋传教士。杨光先就获任命为钦天监监正。



再后来,朝廷才发现,这位杨先生根本不懂历法,编出的历法,错谬百出,一年里竟有两次春分,两次秋分,对天文事件的推测,也全部失败。

最终,康熙皇帝召来传教士南怀仁,跟杨光先一起比试测量推算历法。杨光先自然是错得一塌胡涂,但他仍然嘴硬,说:“宁使中国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国有西洋人”。

对杨光先而言,可惜的是他遇上康熙皇帝,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但对当时中国而言,幸运的是有康熙皇帝,才不会盲目地鼓吹爱国及民族主义,而接受杨光先这一套。

这位杨光先老先生,如果穿越到今天,应该会觉得跟土权党主席依布拉欣阿里很投缘,相逢恨晚。

依布拉欣阿里从土著权威组织,到今天的土著权威党,一贯的作风就是主打种族及宗教课题,每次论事总是高声怒目,七情上面,非要压倒对方为止。

如今,土权党到法庭挑起华淡小违宪课题,依布拉欣阿里更是直指多源流学校影响民族融合。

国家独立超过半个世纪,当世界已经是地球村,多元语文多元环境时,土权党这些人依然还跟清朝时的杨光先一样,喊的是:宁使大马无好教育,不可使大马有多源流教育。

真是让人很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