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依然是华人/东之盈

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两次表达自己不是华人财政部长,而是马来西亚人的财长,凸显出财长具有跨越种族藩篱的决心。

作为推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治领袖,为了实现这项崇高的目标,毅然放弃认祖归宗,是对自己族群的牺牲。财长把实现新大马人精神的理念列为重要议程,是对种族主义的一种反动措施,在于感化全体人民,以马来西亚人自居,其举动是值得赞扬的。



作为国家领导人之一,推动大马人精神是无可厚非的,但想把这项呼吁化为运动,却是独木难支,简直是知易行难,最终将落个失败的下场。这种大马人的称呼其实是非常恰当的,但却面对两个势力在阻扰,其一是马来人绝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种族象征,而其二是华人也不愿意被融入成为单一的大马人。马来人在乎利用土著的名称来继续争取利益及享受特权,华人则不愿意放弃自己是华人的观念,最后财长的大马人概念将胎死腹中,以失败作为结束。

马来人不视自己为马来人,华人不视自己为华人,印度人不视自己为印度人,是当大家都出现在别的国家相遇的时候。各种种族碰面了,犹如许久没见面的老朋友,互相喧哗,互相问候,充满了马来西亚人的情怀。

无法突破种族藩篱

当回到现实的国家,马来人依然是马来人,华人依然是华人,而印度人也依然是印度人,完全无法改变这种称呼。思想上大马人都想当大马人,但现实中却充满政治影响力,把种族分化了,这种趋势已经根深蒂固,绝对不会应该受尊敬的财长呼吁而获得改变。

财长的部门可以做个实验,把填写任何援助金的种族及宗教栏删掉,试看官员、政治人物及社会的反应。这种情况可能可以在砂拉越推行,他们已经开始废除种族及宗教栏,是全国各州政府的典范。西马的人民墨守成规,无法突破种族藩篱,永远停留在种族争吵中,政治人物也趁机捞钱政治本钱,煽动人民情绪,各种族继续互相猜疑,互相妒忌,最后依然无法实现种族融合的崇高目标。



谴责官企只顾赚钱

候任首相安华谴责官企只顾赚钱,不顾穷人的死活,并指他们没有同情心就别谈什么共享繁荣。看来只有安华敢谈新大马不应再强调种族宗教,总算林冠英的呼吁没有白费心机,但安华的言论是否能够获得实践,是必须等待时间来证明。安华的言论是中肯的,但实践上恐怕会面对困难,因为马来西亚人尚无法放弃捍卫自己族群的利益,深恐放弃了自己的身分,将面对灾难。

内政部长慕尤丁在国阵时期担任副首相时,曾经就马来西亚人优先或马来人优先做出了反应,他选择以马来人优先,可见马来领袖都无法冲破种族藩篱。

敦马哈迪医生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被批评为只捍卫马来人权益的首相,但敦马为自己做出解释,并强调捍卫马来人尊严的重要性。

希盟领袖面对巫伊合作后所产生的政治冲击及压力非常大,因此若作为领导希盟的土团党无法与巫伊对抗,那么在下届大选将兵败如山倒。

当种族及宗教政治太猖狂,那些含有推动中庸政治的议程是徒然的,但这种意志力若继续获得维持推动,总有一天大马人将会以身为大马人而骄傲。那一天若不再有种族宗教之分,将是大马人民都感到雀跃万分的事,只是这种努力及中庸政治意识却是大马人民非常期待的。

推崇大马人的大马是绝对正确的,但华人都深恐在大马人精神下,华人文化、教育及宗教方面都会因此而失去方向。从华人对学习爪夷文风波来看,大家都不想比较像大马人,还是维持原状,华人还是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