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哈迪主义论统考/张永麒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希盟所兑现的最大竞选宣言承诺,就是维系联盟的稳定,由5个不同的政党组成政府,可以和平的接过政权,并且顺畅的运作。政府会兑现全部竞选承诺,而且,首要处理的就是打击贪污。

承诺是用口说,或者写在文件上,都是一种在未来发生的事情,其有先决的条件,无论是个人能力问题,还是外在的因素,包括人事物的困境,都会影响兑现承诺。



华社关注统考课题

华社关注的其中一个课题,就是承认统考,从以前国阵执政,就讲到了现在。希盟成员党民主行动党就说,如果赢得政权,就承认统考。现在执政了,说需要研究,然后由一个委员会去探讨,慢慢谈。

大马在独立后就推行国民教育,实质内容是教导本土的历史、文化、国情等。后来回教主义抬头,慢慢渗透国民学校,成为回教化教育体系的过程。迄今,一些教育工作者还在努力推进这个议程。

独中教育是另一个体制。运营独中的董教总被称为民间的教育部。民间的意思就是民办的,从普通百姓发起的一个活动或运动。因为没有政府的权力,所以就称为民间。本质上是不受官方承认,无法享受到被承认的待遇。

所以政府的国民教育制度是一个体系。民间的独中教育制度是另一个体系。两个不同的体系,各有各自存在的范围、管辖、优势等。所谓河水不犯井水,各自运行,互不干涉,相安无事。



如果从国家制度来看,一个国家就可以有一个制度。但是,在特殊的情况下,一个国家也可以有两个制度。例如,中国在香港采用一国两制。也有一些国家存在国中国的情况,例如,以前的中国租界模式。

制度的成立,建基于权力。如果在某个情况下,自己感觉是弱势的,那么就比较容易被压力集团施压,去接受另一个制度的存在。在某个集团不断施压推进自己的议程时,会面对相应的抵抗力。但是,施压方是否也知道,集团正在建立一国两制的路途上。

马哈迪的想法是很简单的。他说,不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是一个好的方案。他有他的逻辑,因为关乎一个国家,或者更明确的是,关乎他马来民族的存在空间。他原本就是马来主义者。如果有得选择,建立一个纯马来人的国家是相当理想的。

要顾及马来人感受

有时候,一些事情可以单独解决。例如,消费税的课题。大家没有那么多情绪,或者情意结的牵挂,牵制。承认统考可能比较复杂,可能关乎尊严的问题,所以,马哈迪说,要顾及马来人的感受。

所以,马哈迪的辩解,相当符合现实社会的需求。他说,希盟在没有发生暴力或骚乱事件下,安全的接过政权,国人是否应该感恩呢?马哈迪已经94岁了,可能他的心愿就是接班人可以乖乖的听他的话,跟他的马哈迪主义去治理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