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向男童泼热水
狮城狠父母烫死亲骨肉

(新加坡12日讯)谋杀亲儿案开审惊揭骇人内幕,一对24岁狠毒父母被指用尽“酷刑”折磨5岁男童,包括一周内轮流用热水泼在儿子身上,最终把亲骨肉活活烫死。

儿子皮烂发臭倒地后,母亲仍迟疑是否要把他送院,因为“不送就他死,一送就我们死。”



《联合晚报》报道,父亲利兹万与母亲阿姿琳双双面对一项谋杀控状,指两人在2016年10月15日至22日之间,在中部某一房式租赁组屋单位内,至少4次用热水烫伤5岁儿子,最终导致儿子丧命。案件今天在新加坡高庭开审。

现年27岁的男女被告分别面对另外的8项和5项控状,包括共谋蓄意伤人和虐童罪状。这些控状指两人在同年7月至10月间,用各种手段伤害和虐待男童。

控方在开庭陈词中揭露,被告俩育有数名孩子,受害男童在出生不久后就送给他人收养,直至2015年5月回来与父母亲同住。被告自2016年起开始用各种手段虐待男童,不顾男童的死活,最终把他活活折磨死。

2016年10月15日至22日间,两人轮流从厨房取热水,然后泼在男童身上,每一回都泼上好几杯,甚至有一次多达10杯。

男女被告7招虐男童



1)把男童关在养猫的铁笼内,家猫则在笼子外。控方今早把铁笼搬到庭室,必要时“开封”证物给法官看。

2)因怀疑男童打翻饼干罐,女被告用扫帚打男童,因力道太大,导致男童膝盖扭曲,得拐着走路。

3)男被告反复用钳子夹男童的臀部和大腿,留下瘀伤。

4)女被告大力推男童,导致他头部撞墙流血。

5)因怀疑男童偷奶粉,男被告用衣架打他。

6)男被告为教训男童,用灼热的铁汤匙烧男童的手掌。当发现男童偷奶粉吃,男被告再施同样酷刑。

7)当男童不肯回答问题时,男被告用烟蒂灼伤男童。

男童皮烂发臭倒地6小时后才送院

有一回,女被告为阻止男童跑掉,把热水倒在他的手臂和胸膛上。另一次,两人不满男童回嘴,先后用热水烫伤他的脸颊和身体。

男童被烫伤后,痛得只能一拐一拐地行走,身体皮肤开始破烂和脱落,出现一片片白斑和流脓,全身也出现异味。到了22日,男童又一次接受“淋热水”的惩罚后,虚弱得瘫痪在地板上,动也不动。

控方指女被告在口供书中承认,当看到男童倒地后,她心想“如果不送他去医院,他就会死,可是如果送,我们就会死。”

在男童倒地6个小时后,被告们才把他送院,院方接着报警揭发此案。案件续审中。

男童身体75%烧伤

《联合晚报》记者看到呈堂照片,发现男童全身75%烧伤,呈堂的尸体照片显示,男童身体严重焦灼呈深褐色,皮肤几乎全烂,不成人形。

根据控方陈词,男童在送院后的隔天,即10月23日在医院过世。

法医报告显示,他的身体有75%烧伤,头部和脸部有受伤和被虐待的痕迹,头皮也大量出血,鼻梁骨折,手和腿则都是瘀伤。

医生也发现,男童生前有缺铁贫血和语言迟缓的问题。

2被告称患病影响判断

两名被告料以案发时患病,包括“适应障碍症”与“阵发性暴怒障碍”为抗辩理由。

男女被告分别请了不同律师为他们抗辩。庭上揭露,女被告料称在案发时患有“适应障碍症”,男被告则有“阵发性暴怒障碍”,这些病况影响了两人的判断。

辩方律师今早也针对控状提出异议,指谋杀控状没有清楚说明,男童是因什么伤势而逝世,如此不清楚的控状对被告不公平。控方表示会考虑修改控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