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兆福“胜任”了/陈金阙

两者皆同龄,皆在同一个反对党为国家争取更好的将来。5·09大选,一时瑜亮的同僚刘镇东在柔佛挑战魏家祥博士以微差落败,可他,在森美兰国会议席选举大胜,获得敦马的青睐,入阁成为官拜交通部长,从此平步青云。他是陆兆福。

刘镇东虽然落魄一阵子,之后也受委为上议员,入阁成为副国防部长,但是之前他讥嘲马华要员走后门当部长,如今却“印证”发生在他身上,因此,坊间也反讥他为“刘后门”,或笑称其政治视频《东风破》为《后门东风》。



笔者对陆兆福印象不深,不过,有位(也许是多位)友人在5·09之后却对他另眼相看,印象非常好,口口声声说他是未来火箭的接班人;当时我只知其华文名,听他们说安东尼(Anthony)安东尼的,也不晓得哪个议员,还以为他们讲的是东尼(Tony)潘俭伟;最后知道了陆氏的洋名,才知道自己摆了个乌龙。

然后,第一次接触他是听到他上电台接受专访,当时他用的是广东话;听到他强调自己用广东话来说没什么不可,心想他大概是英校教育的吧!和30年前比较,现在的华裔已对讲方言或华语没那么坚持,也忘了曾经一度学校和电台只能讲华语。不过,说也奇怪,当我们不限制一定要讲华语时,很多华人反而用华语来沟通,不晓得这是中国崛起的力量,还是不禁方言,就少了那种“犯禁”的冒险呢?

部长不要乱乱用“绝不”

之后在电视新闻看到他在台上拒绝接受主办当局赠送的智能手机(希望我没有记错),因为这有“贿赂”的嫌疑云云,虽然觉得做秀的可能性高一点,但也觉得很好,没什么不对。支持他的朋不断传来他的和“好消息”,例如训诫部下在他官方拜访部门时,无需全员列队欢迎,以及推出公交优惠卡等等。当时朋友和我的感觉还一致,就是这个议员果然可以为人民办事。



不过,之后的一些事情,让朋友为之改观,近来更是认为他变了,不值得支持(和其火箭党的一年前后评语落差竟是如此相似),再下来甚至是大骂出口。何以“沦落”至此?印象中是他今年4月宣布推出公共服务交通执照(PSV),所以,电子召车司机必须在7月12日之前准时注册,绝不展延;当时我就深为他的许诺担心,因为希盟是个U转的政府,部长许诺时必须注意措辞,不要乱乱用“绝不”这么坚决的语气。

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财长所说的“暗势力”在推波助澜,把一名年轻有为的部长慢慢推上风口浪尖,到了7月12日,果然U转了。这是“沦落”的开始。

和人民渐渐脱节

此外,据说电召车司机民间代言人是马华的吴健南律师(也许是未来的“张天赐”),所以,电召车司机的问题,陆兆福不愿和自己的敌对党好好应对。也许这是司机们的误解,不过,从之前的“绝不”,到执行的种种问题,陆兆福从来没有承认是交通部的行政错误或者执行时出现了偏差,又或者像以前马华申诉的“小拿破仑”从中作梗,看来当官一年,陆氏已开始住在云端,和人民渐渐脱节。

陆兆福最近批评一些(机构)投资者在和他的闭门投资会议中,错误诠释他的言论,导致机场股价大跌,这对市场引起了不良的示范。首先,部长们应该知道,对上市公司价钱敏感的资讯,必须很小心处理,尤其是对一小撮投资者的选择性“传播”,对最慢知道信息的小股东是很不利的。事情发生以后才打官腔,不只于事无补,还进一步扩大了部长和人民的距离感。

然后,对大快人心的刘天球言论,他却马上呛声,而不是叫土著团结党的乱喊乱叫收声,火箭的事应该由行动党内部处理。这种对外示弱,对内倨傲的态度,也进一步让人民对这位火箭明日之星的渐渐迷失方向感到担忧。

最近柔新捷运系统(RTS)有了定案,虽然政府声称比之前造价49亿3000万令吉节省了36%至31亿6000万令吉,看来那是柔苏丹献地和修改规格的结果,细节有待政府进一步披露。当中发生了一宗小插曲。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回去向国会交待双方已同意第三度展延6个月至明年4月30日,可是,陆兆福却否认展延这回事,而解释为需要多6个月来研究和修改协议内容,希望媒体不要误导读者。至今他完全融入大马部长一职,凡(可能)不利之事皆否认,媒体就是会“误导”读者,“展延”和“多6个月”原来具有不同意义,表面上顾全了政府的颜面,却笑坏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