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越走越艰辛/利亮时教授

希望联盟(简称希盟)政府,如今是面对更大的挑战,其中的马哈迪医生退位问题,就已把希盟内部搞到纷争不断。

希盟四党中的重要成员,各自为自己的政治前途在奋战,未来这3年多的时间,我们还能寄望希盟为这个国家作出改革吗?



希盟目前面对丹绒比艾的补选,如果这场补选选民把票投给国阵,并让马华公会候选人黄日升博士进入国会的话,这对希盟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这场补选的胜负是无法对希盟的执政产生任何影响,但是,希盟如果能够获胜,则有助于提升四党的士气;相反的话,希盟将面对人民给予的压力,未来如何回应选民的不满,将考验希盟政府的智慧。

希盟在上台之初是信心满满,但是面对内部国阵的旧势力,希盟的改革之路显得有气无力。独中统考资格的承认,已经举步维艰;选举上的改革,包括选区投票人数的公平化、防止国州议员跳槽的法令、选举时间的确立、让市议会恢复选举制度等等,这些改革几乎已被希盟领袖抛诸脑后。

选民越来越没有耐性,丹绒比艾补选,可能会给希盟一点教训,让希盟必须在未来岁月有所作为,但是有这种可能吗?



依循前朝路线

希盟的执政之路是越来越难走,现在的表现犹如国阵的2.0,没有任何耳目一新之感。举个例子,土著团结党忙着扩充势力,人民公正党则陷入分裂的危机,国家诚信党目前的影响力还是十分有限,而民主行动党呢?忙着对付马华公会。四党各自为政,并在依循前朝的路线,这会让人民十分失望。

行动党虽然是标榜多元族群的政党,基本上该党的支持力量主要来自华人社会,如今其表现犹如当年的马华公会,下一届如何赢取华人的支持呢?

笔者真的不希望,未来形成巫统、伊党、土团党和部分公正党马来分子的结合,而马华公会和国大党只是两个花瓶来点缀。

这种结合若在下一届大选获得政权,这将是族群主义的再次胜利,而好不容易建立的两线制将会式微。

(作者为台湾高雄师大东南亚暨南亚研究中心教授兼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