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分工细化 产品多元
教育旅游归谁管?

我国的教育旅游前景看涨。

推动教育旅游的发展,不能只是单靠我国的优势,或补足缺失那么简单,谈到这个问题,不免让业界人士开始思考,教育旅游究竟应该交由教育部管辖,还是旅游部?或许交由财政部监督呢?怎样的处理方式将更适合呢?

由于忙着处理旅游展销会一事,大家忽略了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槟城宣布内阁批准财政部监管私立医院、国家心脏中心及医疗旅游事务。



那天,马来西亚旅游同业协会主席拿督陈国良也被记者的提问吓了一跳。

《行万里路也念万卷书》完结篇将为你进一步探讨,教育旅游还能如何细化,才会发挥它最大的潜能,而我们可以在这过程中避开哪些地雷。

陈国良

记者在询问旅游业者和教育业者,教育旅游应该归哪一部门管辖时,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教育部。

陈国良就指出,旅游业者能宣传的是一个地方的旅游特色,但是,参与者往往是以课程为前提,所以始终都需要教育界人士来回应。

“我们可以告诉你如何抵达一个地方后的衣食住行,但是,参与教育旅游的人是因为课程而来的,所以课程纲领、收费、认证等,始终要教育人士解答。”



他表示,其实最好的方式是成立一个以教育部主导的小组来进行筹划,尤其是相关的政策拟定工作,至于旅游部则负责宣传事务。

多年来为理科大学招揽中国留学生及游学生的亚洲凤凰学院董事经理柯秦建也认为,教育旅游主要是以教育为主,而其目标也是以学生为出发点,反之旅游则为其次,所以理应交由教育部管理。

MYHOSTEL创办人李金豪指出,教育旅游应该交由教育部监管,因为旅游部的绩效指标是以“快来快走”的国内外游客为主,论及长达2周至三个月的教育旅游参与者来说,教育部更有适合的机制来进行监管。

李金豪

须制定学习评估准绳

教育与旅游在本质上可以结合,但是,要如何推动才不会失焦?

英迪国际大学与学院代首席执行员陈玲娜指出,教育旅游是教育区块的另一种表现模式,所以自然以学习为基础,就算这个领域结合了旅游成分,但是始终都应该以教育为出发。

“当局应该明确定义有关课程的学习成果,同时也制定一个评估标准。

“政府和业者也要共同设立一个框架和指导方针,其中里头必须包括各造的角色、责任和参与的条件。”

她也说,由于教育旅游与长期的正规课程不同,就此教育旅游的课程必须明确定义,同时还要更改和增强此类课程选择的灵活性。

她认为,教育部可以和所有涉及的单位共同成立一个机构,以一站式的方式来处理教育旅游事宜。

陈玲娜

中国极致发展注重主题

要推动我国教育旅游,中国将教育旅游细致化、极致化的表现就值得我们参考。

在中国,教育旅游领域相当讲究。首先,他们已经意识到产品的多元性与重要性 ,所以在产品的设计上尽可能主题化。

举个例子,中国的夏令营都有明确的主题,而且行程经过精心设计。承办单位会依据孩子的自身特点,精心设计出多个可供学生选择的主题,如地质、海洋、环境保护等夏令营,就连时间的长短也会针对性地进行安排。

这无形中树立了教育旅游产品的市场形象。而这些夏令营也在我国招生,其中,还有一些是以“寻根”、“认识籍贯”为出发的夏令营,这些不仅是我国正规课程缺乏的,更对海外华侨来说极具意义。

此外,中国教育旅游市场很大,也难免出现品质欠奉的产品,因此,中国开始陆续规定教育旅游产品运作要实现品牌化和系列化,借此占领市场。

中国在推动教育旅游上也奉行“服务流程规范化”要求。业者们无论是从产品设计到落脚地的选择、人员培训、分销网络、再到整个服务流程质量把控等,都以流程化和制度化来运行,以提高核心竞争力。

中国的教育旅游相当细致。

外包让行业更成熟

极致化了教育旅游的细节,不意味着我国在这个领域上的发展就是成熟的,也是中国成都凤凰教育科技总裁的柯秦建就认为,在讨论教育旅游课题上,我国即便是搞好了这个领域,不能忘了外包的教育旅游(本地学生到外国游学)。

他分析,旅游分为内包与外包,教育旅游亦然,因此政府有必要也鼓励国人到海外游学,这样才能让整个行业发展得更流通且成熟。

他也提醒,指业界其实早在20年前,甚至更早之前就开始投入在教育旅游上了。

“因此若政府要推动就应该从旁协助解决业者的挑战,而非直接介入,甚至是干预运作流程和营运方针,否则最后只会令业者面对更多的繁文缛节,甚至可能出现不必要的“绑手绑脚”的状况。”

柯秦建

柯秦建发现,政府其实不一定要从课程设计或学术鉴定下手,因为“游学”和“留学”不同,“游学”若出现太多的干预可能会令业者变得更加局限,或因为更多可能出现的繁文缛节而怠慢进程。

“业者们应该更能了解这个领域的运作和问题,所以让专业的人进行工作会更好。”

他点出,政府其实可以在政策上给予更多的支持,如更多的奖掖、税务减免、签证便利,甚至让业者能免去得同时聘请导游和司机的运作模式。

经济社会效益需平衡

医药旅游曾一度令香港出现“港人床位被内陆富人霸完”的窘境,而医药旅游最大贡献的槟城,也开始出现本地人与医药旅游病患同享资源的现象,因此教育旅游是否将剥夺本地人的求学机会,或影响整个教育体制令人不免担忧。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惠慧指出,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安全、医疗、教育是国人的基本权利。

“因此,政府在有限的资源下须优先分配予国人,只有出现额外的资源,才能用在其他地方,如外国难民,或发展经济效益上。

“教育不是不能以经济效益挂钩,只是着重点与出发点不同,因此政府在拟定政策上必须得明确掌握自己的目的,否则出来的政策将会出现偏差。”

“政府要思考,这是不是我们要的?如果教育旅游能带来更多经济效益,那么本地教育机构会不会以经济利益出发?”

连惠慧提醒,虽然教育旅游可能学习的不是正规学堂上的教育纲要,但这会不会导致该学的课程,最后都转给了教育旅游的业者?甚至出现架构上的变化?

“要做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平衡, 政府就不能一昧地以经济效益为主,甚至要在关键时刻有所把持,而旅业或教育界人士更应该设下坚定的底线。”

连慧惠

柔吸引印尼日韩学生

柔佛旅游局长芝涵看好教育旅游的前景,柔州过去吸引印尼的学生到来深造或游学,近年则可以明显看到来自韩国和日本的学生来柔参加英语课程的趋势。

她说,随着士乃国际机场于去年初与韩国真航空合作,开拓直飞韩国的韩班,有韩国旅行社代理安排当地10岁以下学生来参加为期1个月的英语课程,学生的父母也来陪读,并且寻求有关旅行社安排观光行程。

她也透露,韩国旅客都会选在冬季到访柔州享受高尔夫球活动,柔州旅游局也有接获上述韩国旅行社询问,可否安排在马来西亚工艺大学进行国际夏令营项目,这一切还需等待进一步讨论及安排。

“马来西亚依斯干达特区发展的教育城,吸引许多知名国外大学与国际学校进驻,为此也吸引不少海外学生来马游学,而大马气候宜人、学费廉宜以及有直飞航班是促成韩国学生到柔州游学团增加的原因。”

士乃国际机场目前有直飞航班的国家有5个,包括中国、印尼、越南、韩国和泰国。

博大教育园区设有马场。

雪博大教育园区充满趣味

雪州博特拉大学其实早已设立教育园区(eDU-PARK) ,它附属博大科学园,国内外游客在教育园,以生动活泼和别开生面的方式,接触农业、科学、技术和生活层面的一景一物。

博大科学园副主任拿督旺鲁哈雅蒂说,教育园区除了展示博大的技术和革新研发,也设有鹿场、牛场及马场,游客可以亲身体验和学习喂养和照顾鹿牛,认识动植物,以及在人体解剖学博物馆认识医学和健康, 于1979年成立的动物解剖学博物馆,至今还在收集恐龙的骨骼样本。

她说,参观教育园区的外国游客来自印尼、中国、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和地区。

她说,博大推出趣味性的教育旅游,游客玩乐之余也长知识,博大研究生和熟练的员工也亲自向游客讲解和传授知识。

当年除了博大,参与推出教育旅游的大学包括工艺大学、沙巴大学、玛拉工艺大学、国民大学(先称马来西亚国立大学)、马来亚大学玻璃市大学、登嘉楼大厦和北方大学。

我国有优势及成熟条件,但不意味着就能毫无策划地推动教育旅游,因为一旦监督的力度过猛、推动方向失序、发展步伐失衡,倒时不仅业者在运作上寸步难行,赔上的更包括我国的旅游口碑、教育水平,乃至社会和经济层面的冲击。

政府得与教育机构、旅游业者加紧配合共议,以更大的政治决心及更长远眼光推动它,否则即便有再迷人的万里路也不会客似云来,再多的万卷书也恐沦为空谈。

独家报道: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