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for Malaysia》
不是马哈迪的记录片

李静霖(Dian Lee)和依妮扎(Ineza Roussille)因一部轰动大马的纪录片《M for Malaysia》而结识,共同执导的该片也将代表大马出征明年2月举办的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成为第一部参选奥斯卡的大马纪录片。

两人坦言,在制作期间已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这部片必定会引起很大争议,免不了会被人质疑是希盟的宣传片。果然,批判声此起彼落。



对此,依妮扎毅然否认说:“认识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绝不拍政治宣传片!那些会认为是宣传片的人,多数是还没看或不要看,而看过的人都会惊讶内容与他们预期的不同,马上打破‘宣传片’的误解。由始至终,我们的想法是要诚实地呈现最真实的内容。”。

一旁的李静霖也指出:“在策划内容时,我们也加入了一些个人观点,片中有提到1987年的茅草行动、1998年的‘烈火莫熄’等事件,这些事迹并非在褒扬敦马哈迪医生,那是不可磨灭的大马政治历史,是真实事件。”

她记得在本地的首映礼结束后,马哈迪对媒体谈起其观后感,说:“我很喜欢这部片,它在把我捧高的同时,也给了我一击。”

《M for Malaysia》的“M”有人说是代表“马哈迪”(Mahathir)。他确实是片中的灵魂人物,但真正的主角是“人民”。“M”不是在歌颂一个人的权力,而是因马来西亚人民团结而促成的“权力转移”。



“这部片的最大目的是提醒人民拥有的权力,同时也提醒政府人民赐予他们的权力,并要兑现向人民作出的承诺。”

依妮扎(右)和李静霖因制作纪录片结识,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在各方面达成共识。

误打误撞促成合作

其实,很多人会误以为那是宣传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依妮扎和李静霖的“敏感”身分。依妮扎是马哈迪的外孙女,李静霖则是绿野集团创办人丹斯里李金友的女儿,而马哈迪和李金友是好朋友。你说,这样的组合怎能让人不误会?

李静霖坦言,虽然父亲和马哈迪是好友,但她多年来都跟父亲抱持不同的政治立场。

“坦白说,我之前对马哈迪的看法是不太正面的,我觉得他是制造很多国家问题的根源。不过,上届大选让我对他有了一点改观,当时他已经93岁了,真的没必要那么辛苦重回政坛,这种为国家付出的努力和精神是很值得记录下来的。”

起初,她没想过要制作纪录片,只想把马哈迪的竞选过程记录下来,也许可以作为下届大选的宣传材料。她找来的拍摄团队只拿着简单的器材,几架摄影机和麦克风,拍摄了画面素质像家庭影片的片段。

没料到,希盟在509大胜,她震惊之余也意识到所拍摄的片段记录了历史性的一刻。大选后的一个星期,她决定制作一部纪录片。

在纽西兰国际纪录片节上,居住当地的大马人高呼:“我们以身为大马人感到自豪!”

抗拒制作政治课题 

《M for Malaysia》由李静霖和依妮扎共同制作和执导,实际上,两人从没想过要当该片的导演。

李静霖的名片上有个闻所未闻的职称——“偶然的制片人”(Accidental producer)。这背后有一段故事……

尽管她是制作纪录片的发起人,但却毫无拍摄经验;而依妮扎虽是电影制片人,但由于身分问题而百般不愿参与。

“经一番说服后,她才好不容易答应参与,不过却坚持不当导演。后来,我们邀请了一位在10年前曾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大马创意制作人杨紫烨(Ruby Yang)加入团队;可是她有一个条件,我和依妮扎必须担任此片的导演。

“我当时很犹豫,因为我擅长的是房地产专业,也是一名瑜伽老师,对拍摄真的一窍不通!杨紫烨不断鼓励我,拍纪录片最重要是有自信和相信自己的直觉,最后我决定接受这个挑战。”

反观依妮扎就比较棘手,为人低调的她非常抗拒制作该部涉及政治课题的纪录片。

依妮扎:看了这部片上百次,每次都觉得很感动,因为所有内容都是真实的,而且我们是现场的见证者。

投入后欲罢不能

依妮扎回想整件事的始末,母亲拿汀巴杜卡玛丽娜和李静霖都努力说服她当导演,但她很不想接触与政治相关的事。

“我从来没有跟随过祖父到竞选活动现场,我无法想象是什么情况。最后,我决定先试试一、两天再看如何。

“尽管一开始很抗拒,但在投入后,我发现自己非得参与不可,因为我是家族里唯一一个电影制片人,而且在很多事上我是唯一的最佳人选,像是我可以在车上、飞机上拿着摄影机坐在马哈迪身边聊天,他也可以呈现出最自然的一面。”

令人惊讶的是,原以为两人是好友,原来她们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一次拍摄的竞选活动上。她们笑说:“我们认识彼此的父母,但却不曾见面。以前也同样在澳洲墨尔本念书,但也没见过面,哈哈!”

李静霖:我们应该看重的是,人民已经成功把权力夺回,最起码我们拥有了一个改变的机会,开始看到一点希望。

剪接构思故事线

片长93分钟的纪录片分为3个部分,分别是为期16天的竞选活动跟拍片段、专访片段以及历史片段。制作团队用了约一年的时间制作。

制作纪录片与电影是截然不同的。最大的差别是,电影有剧本,纪录片没有,而且制作过程与电影是相反的,所以耗时会比较长。

李静霖说:“我们依据手上的材料设计了一个结构以及策划内容。对制作纪录片来说,一年的时间算很短了。我们在这一年里一直在赶工,到处奔波,每天都非常忙碌。”

拍大集会被推挤

在制作过程中,依妮扎面对了很大压力。说到最大挑战,非拍摄大集会的片段莫属。大集会人潮汹涌,场面非常壮观,为了跟拍马哈迪,她必须紧贴他身后,可是却遭众人推挤;加上由于保安人员不认识她,一直把她推开,她一边要向对方解释,一边要继续跟拍。

“在做剪接时,我们必须构思出一个故事线,筛选最好的片段放进去,让整体内容有很好的连贯性和流畅度,过程很不简单。”

她曾制作过一些政治性质的电影,但涉及政党、政治人物和家庭性质的纪录片是第一次。提到首次与祖父合作,她表示马哈迪的配合度很高,大约每隔两天就会坐下来与她进行一小段采访,分享关于竞选活动的感想。

从小就有机会与马哈迪近距离接触,儿时的李静霖渐渐察觉到他是一位重要人物,因为每当他出现时,每个人都会表现得毕恭毕敬,可是从小到大她都不想搅合在政治漩涡中。

“我记得在中学时期,因为父亲和马哈迪的关系,老师会特别针对我,不过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我才明白这一切都与政治观点有关,所以我会尽量远离政治。”

敬佩锲而不舍精神

以前,她和大部分人一样,都是透过媒体了解马哈迪;然而,在拍摄过程中,她认识了马哈迪的另一面,开始对他有些改观,认为他为国家贡献的精神是值得敬佩的。

一个93岁的老年人,在竞选活动期间几乎每天早上7时起床,8时出门,每天晚上都要出席2至3场的讲座,风雨无阻,直到凌晨1、2时才回家休息。

“记得一天下雨的晚上,他发烧了,但还坚持要出席活动。他在车上服食了两颗药丸,就下车冒着雨出席活动了。在竞选期间,就连跟拍的团队都感到筋疲力竭,你能想象一个93岁老人家的体力状况吗?

“直到现在,我还是不会认同他所有的政策,但对他依然怀有敬佩之心。他今年已经94岁了,理应好好享受天伦之乐,可他却选择重回政坛弥补其过错并修复大马经济,他那锲而不舍的精神是非常值得我们敬佩的。”

《M for Malaysia》成功打入旧金山美亚电影节。

大马改变,要让全世界都看见。

纪录片和电影一样,不能少了配乐。搭配一幕幕震撼人心的画面,气势磅礴的音乐具有画龙点睛之效。在音乐方面,目前于美国居住的大马籍音乐创作人任德拉扎瓦威(Rendra Zawawi)受邀加入制作团队,负责配乐的部分。他用了4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纪录片的原曲创作。

据悉,《M for Malaysia》将角逐4个奥斯卡奖项组别,包括最佳国际影片、最佳纪录片、最佳原创配乐及最佳原创歌曲。此外,该片也成功打入了美国旧金山美亚电影节(CAAM)、纽西兰国际纪录片节(Doc Edge)及釜山国际电影节。接下来,该片也会在美国和香港的亚洲影展上映。

和平换政府值得宣扬

这是一部属于大马人的纪录片,把它推上国际舞台的目的,是要让大马成为世界各地的民主典范。李静霖说:“61年以来,大马第一次经历政党轮替,而且是在一个没有暴力、没有流血的情况下和平换政府,这是非常罕见的,也是值得宣扬的一件事。”

她们透过该片传达“和解、宽恕、权力、希望”的信息,这与争取民主权力的国家都有很大关联,而大马的新突破应该要让全世界看见,让更多人认识马来西亚,并鼓励各国人民不要放弃争取民主权力。

“61年来,我国最大的问题是滥用权力和贪污腐败。很多人以为,换了政府就能马上解决很多问题,但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要解决61年以来堆积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我认为,509就像是婴儿蹒跚学步,必须经历过渡期才能迈向大改变。我们应该看重的是,人民已经成功把权力夺回,最起码我们拥有了一个改变的机会,开始看到一点希望。”

参与奥斯卡,意料之外……

在《M for Malaysia》出现之前,从来没有一部纪录片在大马的戏院上映,这为原已充满话题性的纪录片又增添了一道光环。

原本预定在戏院上映4天,后来延长至21天。据说,有不少人在看完后还热烈鼓掌,这个小小的举动为她们带来很大的鼓励和感动。

走到这一步,李静霖松了一口气。当初决定制作该片时,她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站出来,即使面对不少恶评、即使曾怀疑自己的决定,她依然每天不断地鼓励自己:我正在为民主做事,这是正确的,我想为人民做一个渺小的贡献。

依妮扎没有后悔加入了这个团队,更没料到当初不在计划中的纪录片,可以被选为参加奥斯卡的大马代表作品,令她感到难以置信!

“我们希望透过这部纪录片,能够让更多人看重本土的纪录片制作,为制作人提供更大的平台,并打开一道道的国际大门。”

报道·游燕燕 摄影·谢德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