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的马来社会/东之盈

21世纪的马来社会比独立前的马来社会是迥然不同的社会,他们从落后到进步,是政府不断扶持及照顾的结果。

许多马来人离开甘榜,毅然参与城市建设,尤其在吉隆坡及巴生谷生活的马来族群,不但勤劳也有为家庭及社会奋斗的思维。政府为马来人奠下了经商、升造及就业的基础,从此马来知识分子倍增,也因为有了知识,政治智慧也开窍了,而导致国阵政府倒台。许多马来商人在政府的扶持下,获得非常特别的待遇,而变得飞黄腾达。



政府不但培养了许多知识分子,也栽培了许多企业家,更为马来人提供许多就业机会,尤其招聘了超过90%的公务员。许多行业都聘请马来人员工,不论是快餐店或超市,处处可见马来员工,而员工的领导多数都是马来人,显出马来人安居乐业及获得升的机会。

掌握科技技能

马来人与华裔朋友相安无事,大家都在共同的屋檐下,为社会作出贡献。可以看得出马来人越来越勤奋,他们也掌握了科技技能,成为科技产品修理的主要人力资源。

当马来人被首相敦马责骂为好吃懒做,这些勤奋努力的人力资源就感到非常气愤,觉得他们被侮辱了。其实,首相敦马所责备的一群好吃懒做的人,是一群被宠坏的马来人,他们靠政府援助金来过活,是深受拐杖文化影响的一群。

据说,在吉兰丹的一些马来男子,真的好吃懒做,靠老婆养家,一家之主变成了家庭主夫,把社会秩序颠倒了。深信在大马其他角落也出现类似的情形,是男人堕落,还是社会变态了?这些依赖援助的马来人属于少数,他们需要政府的劝导,也须要教育的熏陶。



虽然马来社会出现了一些弱点,但在政府的扶持下,马来企业家囊括了许多经商的机会,政府利用了六十多年栽培了许多百万、千万及甚至亿万富翁。许多政府控制的官联公司CEO都是马来人,而华人当这些公司的CEO简直是凤毛麟角;在私人领域尤其是银行,都是马来同胞担任要职,华人仅是在推动营业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有智慧决定政权

马来知识分子因为拥有机会接受教育而飞到枝头变凤凰,可见教育扮演着提升个人及族群的有效工具,而政府深深了解它的重要性,在教育上总是给予马来人特权。马来人深受政府的恩惠,却在上届大选推翻了国阵政府,可见拥有知识的马来人已崛起,成了主宰政治权力的重要分子。

政治人物想利用政治花招来影响马来人的政治趋向是非常困难的,一旦他们发现政府无法实现所许下的诺言,他们随时都会翻脸不认人。马来人越来越进步了,以前那种天真的马来人不懂得与商家讨价还价,如今商家若不老实经商,将会面对这些顾客的谴责。现代的政治人物也别想欺骗马来人,他们已经没有愚忠,而是拥有决定政权的智慧。

上届大选国阵惨败,却没有发生流血事件,这就是马来人的生活获得提升的证明。马来人不给予国阵的巫统领袖机会来推动任何阴谋,结果,大选后大家都安枕无忧。当马来人的生活有了保障,他们在政治上变得更加的成熟,而不会再怨天尤人,责怪别的种族抢夺他们的机会。

时常挑起马来人的感受者是政治人物,政治人物必须靠一些种族及宗教性的课题来煽动人民的情绪,以便能获取更多的支持力量。若不是因为这些政治人物的挑衅行为,大马朝向新马来西亚的愿景是可以达致的,因为马来人与其他种族一样,拥有强化国家文化及经济地位的意愿与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