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驶过指破坏人造礁
关丹渔业者不满被索偿

关丹拖网公会与渔业公会召开第9届(2019~2021)第一次联席理事会议,商讨渔民面对问题。黄衣者为谢悦富。

新闻特区:关丹及甘马挽海域

(关丹8日讯)黑狗偷食,白狗当灾?



关丹渔业业者申述,近期在关丹及甘马挽海域约15海哩外作业,被指破坏人造渔礁及要求赔偿,每个索偿1万5000令吉,而仅凭着渔船驶过即拍照举报,在无证据如卫星定位等提供下,形同“勒索”之举。

业者们认为,如果是自己犯错,会负上责任,但“无故”被要求赔偿,单方说了算,这有欠妥当。

陈伟光

业者陈伟光申述,他因为日前在海上作业时,被指破坏人造渔礁而被执法单位扣押船及扣留2个钟,直至答应赔偿才获释。

“有要求对方提供该肇事人造礁卫星定位,则未果。”

谢悦富:今年而已



要求索偿已逾10宗

关丹拖网公会主席拿督谢悦富指出,在今年而已,类似被指破坏人造礁而要求索偿事件已超过10宗。

“每个被指破坏的人造礁,索偿1万5000令吉,渔笼则400令吉。”

他是今日在关丹拖网公会与渔业公会召开第9届(2019至2021)第一次联席理事会议上,如是指出。

在场者包括关丹拖网公会署理主席谢佳民等。

张文源

关丹渔业公会总务张文源指出,何为破坏人造礁,总不能仅凭渔船驶过海域就被“点名”,这形同“勒索”之举。

他要求,应由船主本身谈判赔偿事宜,以及要有卫星定位为证。

他指出,今年6、7月,基于对方有传上照片及舵手承认事故,因此2次赔偿共1万3000令吉。

“有犯错,就会负责。”

“但不希望被套上莫须有罪名而被无礼要求索偿。”

张建平

船主:损失1.2万元

船主张建平受访时表示,他在10月,海上作业时被指破坏人造渔礁,赔了1万2000令吉。

当时是在关丹及甘马挽海域15海哩外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