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未下完的一盘棋/南洋社论

“候任首相”拿督斯里安华能否顺势继任为首相?再引起议论。

很多时候,传媒都会在各种场合下提出“接捧”问题,安华也在不断重复强调“交棒协议”的存在;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面对国际媒体的追访时,也信誓旦旦地说会遵循协议。



安华真的能继任首相吗?5·09大选,虽然希盟撼倒国阵,转换政权,然而,在此场政治博弈,安华依然游离在体制外,充其量也只是个副驾驶。

在汽车耐力赛里,副驾驶就像领航员,要给赛车手念地图,告诉车手各种弯角和路况,提示什么时候要踩全油门,什么时候要漂移,什么时候要飞跃;有时还要扮演心理辅导员,当车手心情烦燥时,要提醒车手保持冷静;遇到机械故障或爆胎时,还要下手修车。

不过,副驾驶席却是一个挺微妙的位置,这里的视野与司机一样清楚,因此很容易会激起操纵欲,甚至会对司机指指点点,俨然一副教练的模样。

然而,根据交通管治的调查研究,司机驾驶座位的危险系数为100%,副驾驶座却为101%,危险程度比操盘的司机还要高。



安华会否中途下站,或最后成功冲线,俨然是他还未下完的一盘棋。

20年前,他领导烈火莫熄的政治运动,以公路愤青试图力撼当权派;在序期的开局到中局,他都一直遭到围堵和剿杀,就算在极度的劣势下,都没有轻易放弃,就算命悬一线的绝境,仍能激起他顽强的斗争。

面对对手的精密计算,和妙手叠击,没有人能精准研判他会有赢得逆转胜的机会,不过,5·09那夜的沸腾,却让他扭转劣势。

然而,这盘棋终于来到一子决胜的终局,这步“新马来西亚”的棋局孰胜孰败,会给我们怎样的时空转换?在心境与意识,及个体生命与家国之思会有什么变化,的确让人玩味。

胜负压力能驱使棋手很大程度启动心智,却也可能会让急于求胜的棋手,最终功败垂成。

只有抛开胜负的计较,一身轻松,或许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灵感,收获一些超越攻城掠地的奇思妙想。

面对近身格杀,天翻地覆,还需要平常心,不要逞一时之勇,才不会有一时之误,千古之恨。

拘泥于胜负,反而缩手缩脚,静待时局之变,追慕散淡,这种迂回的背后才算是气魄与智慧。

现在的一盘棋,像似围棋,绕来绕去,最后几个子就能啃了一大堆棋子;只要安华把全部实力分摊在每一手之中,奇迹将能一步步积累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