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盟的欠缺
——面对中美贸易战/游枝

中美贸易战其实不止是贸易那么单纯,贸易只是两个超大国由本来的暗斗转为明争的一个开端,真正的战斗,是这两个有意支配世界的超大国表面化的霸权争夺。

贸易是中国美国之间早就存在的争执要项,原因是邓小平时代,美国给中国最大的货物优惠,让中国经改初期的产品大量进入美国市场,有美国如此宽待,中国在美国年年赚入非常惊人的贸易盈余,是经改,也可以说是中国经社增长、国力迅速增强的最大力量来源。



到近十数年,中国已经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中美贸易年年都出现美国赤字超过1兆2000亿令吉的亏蚀,美国承受不起长年让中国在美国市场赚去1兆多令吉的盈余,也认为中国已经不再是要依靠美国优惠的可以堂堂正正生存的国家了,于是,美国提出调整中美贸易不均衡的要求,要两国间的贸易不再长年处于一边赚太多一边吃亏太大的失衡。

中国的确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的确长年从美国市场取得非常大的利益,对于美国要中美之间贸易双方比较公平的要求,等于是要中国大大减少本来年年从美国取得的巨利,中国担心会带起中国国内经济、社会巨大挫折,而且要削减从来的甜头也不是心甘情愿的事。

以为一定受益

贸易的失和,令中美双方的猜疑加剧,各自都为覇业担忧,于是贸易战的同时,科技、文化、军事到外交都进入了激战,虽然有消息说两国可望签署休战协议,就算中美停战,只是一时的熄火,中美二大国的霸权争夺是不会停息的。

东盟国家在中美激战的情况下,应对上似乎不够机警,也十分缺乏长远计划。只见一面倒的自喜,说中美贸易战的最大得益者是东盟。



由于一些在中国的外资也包括中国的企业开始将事业移往东盟区域,就以为这是绝对有利的好事。的确,越南成为从中国出走的企业最大落脚地,并不是所有东盟国家都出现中国转出来的企业投资潮,三份之一的东盟国,有劳动人力却缺乏技术力,根本不能应付外资的技术人力要求,也因交通、电力、水供、外资人员生活环境、行政效率及治安问题,令外资不敢轻易将事业迁移过来。

也有东盟国家的人力成本正在迅速增长中,本来想来的外资怕成本过重,也就不那么积极到东盟来找新出路。

团结不起来 

东盟在中美这番长期对抗的激斗中,应对上有两项欠缺。

一、没坚定自己的立场。

二、没尽力及时做好大环境变化的适应准备。

有东盟国家快快投靠到一边去,当然,当政者从中取得金钱利益甚至控制政权的支持,就说成是为经济设想而作出的选择,其实,并非是国家国民的利益,很多时候,只是政权操控者的私利,如此偏向,长远来说,其实不利,甚至给国家国民添了日后的沉重负荷。

首相马哈迪日前明言大国已经加深了南海军事化的危险性,他亦再提东盟国家不够团结是南海安全问题怎么谈也谈不出结果的主因,明白又准确地指出了东盟国家在中美二大国争霸时刻,自己没做好应对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