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4年来首次·下调0.5%
国行突降准料释75亿

李兴裕

(吉隆坡8日讯)国家银行宣布,为了确保本地金融体系有足够的流动资金,将法定储备率(SRR)从3.50%,下调50个基点至3%,本月16日生效。

有经济学家指出,国行此举最多可以为银行体系释放75亿令吉流动性。



自2016年1月下调50个基点后,国行一直将SRR保持在3.5%的水平。

国行在文告中指出,下调SRR至3%,能继续支撑本地金融市场的运作有效,并促进银行机构更有效的流动性管理。

SRR是商业银行存放在国家银行的免息储备金,是一种用来管理流动性的工具。国行也在文告中强调,SRR并非货币政策的讯号,用来评断货币政策的指标仅有隔夜政策利率(OPR)。

可用放贷和投资

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接受本报电访时说,银行将可从零息储备金中解锁73.5亿令吉,这笔资金可以用来放贷和投资。



“此次降低SRR,相信是因为年末将至,但增长依然不强,因此国行希望籍此激励市场的资金流动,看是否可以刺激增长。”

他也认为,市场应该会对国行举动感到惊讶,因为毕竟11月货币政策会议才刚在本周二(5日)过不久,当时国行宣布维持利率,同时也没给予任何有关流动性的预警。

“SRR与货币政策没有太大关联。OPR的决定,仍将取决于未来经济增长的展望。”

他预计,明年国行可能最多只会降息1次,因为目前外围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中美贸易战,似乎开始有缓和迹象。中美双方可能会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共识,逐步取消关税。

或预示经济放缓

彭博社报道,荷兰国际集团(ING Groep NV)的驻新加坡经济学家,普拉卡什萨巴尔受访时指出,国行维持利率,但调低SRR的举动耐人寻味。

“今日的举动,似乎预示着接下来将公布的经济数据可能会放缓。”

国行将会在下周五(15日),公布第三季经济数据。

澳纽银行高级亚洲汇率策略师珍妮花库素马认为,降低SRR是国行的另一个未雨绸缪策略,冀刺激经济增长。

她预计,调低SRR可为银行体系释放最多75亿令吉流动性。

或短期激励马债

李兴裕也指出,债市尤其是大马政府债券(MGS)可能会有短期激励,因为银行收回的额外资金在放贷之前,可能会先在钱放在风险低的固定收入资产。

“国行宣布调低SSR,债市其实已经立即开始有反应,大马政府债券今午原处于跌势,但消息公布后便转为升势。”

今日下午6时闭市时,大马政府债券年期报103.95令吉,升0.528或0.51%,殖利率为3.885%。

大马银行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达斯在今年5月曾预测,国行可能通过下调SRR,来抵御当前经济挑战和逆风。

不过,他认为调降SRR可能无法达到刺激实质经济的效果,就好像2016年时,当年国行调降SRR后所释放的资金更多是流向金融市场,对促进借贷没有帮助,反而利好债券市场。

冯廷秀

额外盈利2.22亿

银行业天降横财

Inter Pacific研究主管冯廷秀指出,国行调低SRR最高兴的莫过于银行业,因为融资成本和流动资金都会有所改善。

假设银行业将所从零息储备释放的资金,放在最保守的货币市场(Money Market),按3%回酬计,银行业可至少获额外2.22亿令吉盈利。

他也指出,虽然获额外资金,但银行料会维持保守的放贷风格,因此不看好贷款增长会有多大激励。

“银行今年的贷款增长仅介于3至4%,相当疲软,但主要不是因为银行缺乏流动资金,虽然存款充足,但放贷方面还是相对保守。”

冯廷秀点出,目前银行最关心的还是成本管控,因此贷款对存款比率还是只需维持同步稳定增长足矣。

报道:梁仕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