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是汇率操纵者?
经济学家:过分夸大

(吉隆坡8日讯)美国财政部汇率操纵国报告公布在即,而我国有很大可能重回观察名单,但有经济学家认为,大马被视为汇率操纵者的观点是被“过分夸大”的。

令吉波动显示灵活



大马研究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达斯在报告中指出,国行在过去数年一直在双向干预国外市场,以确保市场井然有序,并避免汇率波动过大而影响宏观经济稳定,所以,多年来令吉的波动正好显示出汇率的灵活性。

对于制造业的盈余,他认为在多家出口导向的跨国公司来马设厂,经常账户顺差显示出我国经济充分多元化。

因此,安东尼达斯指将大马被视为汇率操纵国的观点属于过分夸大。

“我国支持自由与公平的贸易,因此,没有容忍不公平货币政策的空间。此外,令吉汇率是由市场力量决定的,这不是我们赖以提高出口竞争力的因素。”

在今年5月份,我国与新加坡和越南一同被列入观察名单;我国共触及美国财政部列出3个标准中的2个,因而列入名单。



这3个标准分别是:(一)与美国的贸易顺差不低于200亿美元(约830亿令吉)、(二)经常项目盈余至少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及(三)一年中有6个月对汇率的持续单边干预规模达到GDP的2%。

安东尼达斯点出,目前大马与美国的贸易顺差并没有太大变动;截至8月底,我国贸易顺差高达258亿美元(1070.6亿令吉)。

根据该行估算,我国今年全年的贸易顺差会与去年的386亿美元(1601.7亿令吉)相近。

此外,我国经常项目盈余更是从去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扩大至次季的3.1%。

被“定罪”也有时间缓冲

另外,安东尼达斯认为,这种由美国财政部认定单方面干预的问题其实并不严重。

针对我国经常账项的问题,他称作为小型与开放经济体的大马,我们深受国内外事态影响,特别是周期与架构因素。

同时,大宗商品出口对我国贸易顺差起着至关重要作用,所以相较于汇率,大马更加容易受到全球市场力量的冲击。

报告解释,尚若大马真被美国财政部冠以汇率操纵国的“罪名”,华盛顿政府也需花一年时间来协商以解决问题。

除非这些协商皆失败,那么美国政府才会采取小额数目的报复行动,包括阻止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和政府相关机构,停止为大马所有项目融资等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