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尊重女性运动员/郭碧融

暌违20年,我国体操选手法拉安,凭借在世界体操锦标赛女子个人全能入选赛中的出色表现,获取2020东京奥运会的入门票,无疑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法拉安一路走来并不容易,除了平日艰苦训练,还须面对网络霸凌,其中是抨击其体操服装过于暴露,甚至以恶毒的语言,如“你就干脆脱光吧,让所有人看见”来侮辱她。



韵律操选手依莎也曾经遭受网民批评其服装过于暴露,没有遮蔽羞体,甚至建议伊莎在比赛时穿上宽松的长裤。

这些言论是对女性运动员的歧视,并无视她们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的艰辛付出,反之企图以物化女性身体的手段来达到控制女性的目的,抹杀女性为社会贡献的能力。

保守分子依旧固步自封

倘若有人因看到女性穿着太短而产生犯罪动机,那问题并不是源自女性,而是这些人无法管理好自己的思想,倾向于用色情眼光来看待女性的一举一动。更何况,就连小女孩也会遭到性侵,难道是因为穿着性感吗?其实,把问题归咎于女性不过是要合理化男性的霸权行为。



更何况,在资讯发达的时代里,这些保守分子只需上网搜查,就能了解运动服装的功能,其中体操服装的设计是为了辅助选手完美地呈现高难度动作,如劈腿、倒立、空翻等,若多余的布料在半途中翻起,就会影响运动员的动作弧度。遗憾的是,保守分子依旧固步自封,活在他们狭隘的世界里,依据他们主观的偏见攻击运动员。

直到今天,仍有政治人物挑起回教徒运动员的穿着问题。日前,伊斯兰党士兆区国会议员沙哈里祖基乃依,就在国会的问答环节时询问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有关阻碍政府鼓励回教徒运动员穿符合回教义服装的原因。

较早时,登嘉楼州政府也基于选手的服装违反回教条规,宣布未来将不会派代表参与女子体操及韵律操项目,同时打算为体操运动员制定新的服装指南,以符合回教教义。

登州青年发展、体育及非政府组织委员会主席旺苏凯里指出,州政府被迫在一些与回教教义有冲突的运动项目上坚持己见,包括女性体操及韵律操,因为有关女运动员向观众展示身体部位,并且做出“不雅动作”。

体育原本就是健康的活动,但有关言论已经扭曲体育的本质,若不加以制止,必将埋没女性运动员的才能,无助于推动体育的发展。

严斥性侵犯者更有意义

身为一名政治人物,与其将眼光锁定在女性运动员的身体上,不如设法制止层出不穷的乱伦案与童婚案,严厉谴责性侵犯者,不是更有意义吗?

庆幸的是,赛沙迪并没有随风起舞,反而由始至终捍卫运动员的权益,尊重运动员的服装选择。这给予运动员极大的鼓舞力量,让他们能专注于训练,无需担心会因服装的限制,而被迫放弃本身热爱的运动项目。

男女运动员都是国家的英雄,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岁月换取国家的荣誉。当保守分子以一张嘴来贬低女性运动员的付出时,是否曾经问过自己,能否以相等的付出来贡献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