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最难过的考验
《带路》漫画的伤害与反省/游枝

首相马哈迪他这回借了对“惹祸”的一带一路漫画表达见解,清楚的道出我国对中国所抱的立场,更同时向国人及世人作出明确的表示:我国跟中国是经济为重的关系,不会也没必要在自己的国家替中国去宣扬中国思想。

他的中国立场谈话,他对《带路》漫画的见解,清楚的把马中两国关系作了定义,也划出明白的界线,尤其对有意模糊马中关系、偏袒到一边去企图分化国人对国家效忠心的那些人,也对未能坚守自己对国家及公民义务责任的一些人,无疑是一番国民与国家权利与义务的教养训话。



回味首相马哈迪的说话,我们不能完全接受西方国家的思想,也不会让中国共产思想左右我们,这是马来西亚国家生存原则,他要国人明白,支持中国经济、外交、政治谋略的一带一路,是为经贸利益着想,我们不会也不必宣扬中国的思想与理念。

种下长远祸根

就算首相马哈迪他不说那番语重心长说话,绝大多数国人,包括心不在马来西亚的一些马来西亚公民也都明白,背后有过大利益诱惑也好、受特定政治意识形态朿缚也好,容易被怀疑公然的替一个外国做政治宣传,又公开的对自己国民的新生代进行有目的与意图的外国策略宣扬,既说不过去,也是一种容易被人定为“故犯”的有计划“串外”意图。

首相的一番马中交往关系界定说话讲过之后,并未令一些替中国一带一路大谋略做宣传。

在本月23日,政府经过仔细分析,严正宣布这部用了三种语文编绘,又已经派入各源流学校去要学子阅读的《带路》漫画为禁书,查禁理由是这本漫画为共产主义做宣传。政府的见解是,派送给学生阅读,显然是企图在我们的校园内对新生一代灌输共产主义思想。



本来引发国民议论又掀起政界波涛的《带路》漫画,已经不止是大马国民又是身负官委要职的人应不应该动用公权力去为外国效命的问题,进一步变成是国民对国家的忠诚心的权利义务及公民职责的追究。

动摇希盟政府根基

如果是一个平民,他为利益或政治心向的驱使,为外国做宣传,又或者职业上或学术上敬慕外国的文物人情,他为外国著书立说,完全是创作的自由,没有谁可以阻止或定夺为过失,不过,利用了公职便利又逾越权限、将替外国谋略做宣传的书刊发送到他权力以外的范围去,既越权又不能再想套用创作言论自由,这些自辩理由就以为可以当作免过避罪的护身符了。

我说,这事件是希盟政府最难过的一关,其实有两个难关很难过得去:一触发国民旧伤,以及二流失大量希盟选票。

共产主义一度在我国留下惨重伤痕,多民族的我国,不同族群对共产主义有很大差异的赞同或抗拒,这次的事件,再次引起国人的苦痛与恐惧,也给别有居心的人一份可以分化族群及造乱的材料。希盟政府要对这种危机的形成负责。

问题出自希盟结合的一个政党,多党结成的政权,最忌党与党之间有冲突,出问题的党,怎么清理门户,既伤党也损及希盟政府的诚信,流失大量支持者已不在话下,又给政敌更多借题中伤的材料,也给希盟结合内部的其他别有居心的势力,乘机抢夺政治地盘的借口,最终伤及希盟整体的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