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了样的财政部/陈金阙

刚刚出炉的《2019年监督政府官联公司:第14届大选后的情况报告》,大胆指出财政部已被“解散”,这是笔者在5·09后组成内阁的感觉。只不过,笔者人微言轻,当然没有由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高级研究员所说出来的话那么铿锵有声。

为了求证笔者之前的观察和专家的研究是否一致,笔者特地去IDEAS网站下载了这份报告;如果读者有意,可以前往以下网页浏览:http://www.ideas.org.my/wp-content/uploads/2019/10/GLC_Report_2019_V4.pdf。



报告的第五页(图2)明确的显示出第14届大选前后财政部控制的部门的差异,而在第12页的列表5更直接显示了从财政部“转移”其他官署的部门;其中最大的悬念是国库(KHAZANAH)、国民投资公司(PNB)和土著投资基金(Yayasan Pelaburan Bumiputera)已转移到了首相署。

换句话说,财政部虽然依然掌控各监管部门如皇家关税局和内陆税收局、国家银行、大马交易所和证监委员会、公积金局和退休金局等 (见https://www.treasury.gov.my/index.php/en/ministrys-profile/organization-chart.html),政府的投资臂膀已不在旗下,上述政府企业转至首相署,使首相成为“实权”的财政部长。此外,新成立的经济事务部则负责管理土著官联企业如联邦土地发展局、国家股权公司(EKUINAS)、大马橡胶小园主发展局、公共信托有限公司(AMANAH RAYA)、联邦土地统一及复兴局等,还有乡区发展部,进一步切割了财政部的管辖范围。

政经分家没贯彻下去

此外,这份报告也带出一项警告,即大选前所承诺的政经分家并没有贯彻下去,反而有变本加厉的情况。由于重新分配财政部的控制范围将大部分的企业“移出去”了,而首相作为背后的实权领袖,似乎更加照顾其土著团结党员,在乡区发展部中的各发展局董事里,土团党占了5人,国家诚信党2人以及人民公正党1人,8名委派人士中竟有6名是在大选中被对手击败的候选人(详见该报告第8-9页),败选后安抚的举动,昭然若揭。因此,报告撰写人艾蒙特雷斯葛梅兹博士认为,国阵时代的制度,土团党正萧规曹随,同样的系统、同样的方式,做着巫统以前所做的事,只不过换了个土团这个名字,借尸还魂。



做着巫统以前所做的事

国阵执政后期,由于首相同时兼任财长,因此,首相实际上具备了财政监管和政府企业投资的大权;希盟政府碍于“宣言”,首相不得兼任财长,所以采取了转移财政部实权的“暗渡陈仓”之计,将大马人民蒙在鼓里。目前的财政部长,除了只会报告还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债务的进度,许多关于官联企业的事似乎不关他的事,甚至收购大道的过程也是一波三折。

讲到大道,不得不提一提南北大道。南北大道恰巧是UEM集团(国库)和公积金局(财政部)共有,是财政部手上少有的企业之一;和其他大道不同,这条大道一直有人想要将它私有化,幸好国库和公积金局都不想轻易放手。如果依然是两者共有,那么,这倒像是良性的互相制衡;但是,万一其中一方(比如说国库)买断,那么,难保之后会否再转卖给之前“有意收购的人”。这一点,希望财政部不要像之前割让部门那样糊涂,轻易将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企业拱手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