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强:欺诈手段盗取
大马10年流失1386亿

吕镓喜(左起)、傅庆隆、陈嘉斌、黄沛楠、戴维威廉、马丁汤姆斯、蔡文洲、李明安和许统义出席讲座会。

(吉隆坡1日讯)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指出,全球金融诚信组织一项研究显示,2006年至2015年,一笔337亿美元(约1386亿6000万令吉)的款项,从大马非法转移到海外。

他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估计,可用来兴建医院、学校和加强国家安全和造福人民的数十亿美元国家资产,在不当和欺诈手段下被取走谋私利。



刘伟强指希望联盟政府决心通过加强政策及执法机构之间的合作,来克服这些问题。

反金融罪案法呈国会

“希盟已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9年全国反金融罪案法案,追查非法资金。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中加入的17A新条文,对付商业组织所犯的贪污罪案,再多7个月的时间,这项新条文将正式生效。”

刘伟强在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中总)举办的社会企业责任条文讲座会(反贪会法令第17A条文)上发表上述主旨演说。由于刘伟强未克出席,由政治秘书马丁汤米代表及代读演词。

讲座会两名主讲人是马来西亚内部稽察师协会成员李明安和马来西亚企业监管机构署理主席戴维威廉,主持人是中总法律组组员许统义。



讲座会主席者包括中总第一副总秘书暨法律组主任蔡文洲、法律组副主任陈嘉斌、顾问拿督黄沛楠、中央理事吕镓喜、傅庆隆等。

公司推动经济也可掩盖欺诈

刘伟强指出,公司是市场社会带动生产力和制造财富的最有效工具之一。

他指靴匠Aron Salomon于1896年提出了独立的公司实体和有限责任原则的概念,允许筹集公共股本和贷款资本,加速制造企业的发展,以及增加国民财富。

他说,成立公司实体对市场经济好处极大,不过也被用作掩盖欺诈或不当行为幌子。

他说,贪污是每个国家或机构的灾难。因此,希盟政府在今年7月,在国会提呈特别动议,要国会议员向反贪会申报财产,这些资料将在反贪会的网站公开展示。这是希盟政府促进透明度和问责制的所做的一项努力。

出席者专心聆听主讲人有趣的分享。

严惩违法企业领导反贪17A条文明年6月生效

刘伟强指出,反贪委员会法令17A条文将在明年6月生效,被证明抵触这项条文的企业组织管理人或高级管理层,将面对严厉的刑罚。

他说,政府了解在竞争的商业环境下,强加个人责任,对企业领导是沉重和“威胁性”的利剑。

“跟其他拥有同类法令的国家一样,17A条文提供减轻影响董事和管理层的潜在个人责任的严峻性的抗辩。

“企业已制定‘适当程序’的董事局成员,可在17A条文第(4)节提出这方面抗辩。”

商企受促制定程序证明实施反贪举措

国内商业组织受促制定“适当的程序”(Adequate Procedures),证明实施各项反贪举措,以应对明年6月1日生效的企业责任17A条文,一旦发生商业组织有联系的任何人士犯罪时,以它来抗辩。

201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17A条文第(3)节阐明,商业组织犯罪时,在犯罪期间作为商业组织的董事、掌控人、职员或伙伴,又或者跟商业组织管理层有关的人士,被视作犯下相关的罪行。

马来西亚内部审计师协会(IIA)成员李明安说,17A条文把责任置于商业组织的董事、伙伴和管理层,要他们证明已推出“适当程序”来防范跟商业组织有联系者犯罪。

他说,商业组织这方面(适当程序)的抗辩,必须是以白纸黑字记录下来,因为单凭口说,不足为据。

他指出,17A条文跟“与商业组织有联系的任何人士犯下贪污行为(即给予、同意给予、承诺或提供给任何人回报),以获取或保住业务或为了商业组织的利益”有关。

罪成可判监罚款

“一旦与商业组织有联系的任何人士犯下贪污行为,商业组织必须能证明不知情或未给予认同。

“所有商业组织须推出‘反贿赂及贪污(ABC)’框架的内部政策,并确保在2020年6月之前得到董事局的批准。

李明安今日主讲企业责任条款时这么指出。

《南洋商报》是讲座会媒体伙伴之一。

李明安说,高额罚款下,商业组织的伙伴、董事和管理层,应该在防范贪污罪行方面,展示尽责的一面。

17A条文(2)节阐明,一旦遭定罪(17A条文),可被判罚款不少于贿款的10倍或100万令吉,视何者更高,或监禁最高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