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杀敌于万里之外/南洋社论

2011年5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他的军事幕僚,在白宫观看美军特种部队在万里之外的“斩首行动”直播,全程监督美军如何在夜色掩护及未惊动巴基斯坦军方人员之下,潜入距离巴军校仅800码外一栋保安严密住宅,一举“终结”神出鬼没的回教极端头目奥萨马·本拉登。

8年之后的10月26日的夜晚,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奥巴马一样,也通过特种部队万里外军事行动直播,观看美军再一次出色完成危险夜间行动,在没损一员的情况下击毙“回教国”(IS)首脑巴格达迪。



特朗普星期日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形容:“就像看电影那样”。在这同时,他也不改尖酸刻薄作风,在记者会上羞辱巴格达迪在逃命一路哭喊,“像狗一样、像懦夫一样死了。”

令人惊讶的是,巴格达迪藏身的叙利亚西北部(叙利亚北部是土耳其)腹地村庄巴里沙,竟是其敌对势力卡伊达的地盘。

他与奥萨马存有同类思维,以为最危险之地,就是最安全避敌之处,结果他们都错了。他们忘了所面对的对手,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美军及该国无孔不入的情报人员。

不论是奥萨马或巴格达迪,都是回教极端恐怖分子的精神领袖,他们在恐怖世界的“含金量”,与在2003年被美方活捉后处死的伊拉克“狂人”萨达姆,排名在同个级别。



不过,非常讽刺的是,这3位美方口中的回教极端恐怖头目,都是美国曾扶植过的回教世界强人。美方可让他们活,也可让他们死。简单一句,强大的美国,绝不会让敌人挡着他们利益的道路。

“回教国”这个圣战组织,一度统治叙利亚和伊拉克各地近800万人口,势力如日中天时还打算立国发护照印纸钞,现已被人“用完弃”,可是其余毒正流向全世界。

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来自约110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总共4万多名外国战斗人员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过这个恐怖组织以打“圣战”。在过去数年,IS曾成为极端分子的革命温床,吸引大批海外青年远至万里之外前来此“圣地”参与革命。

经过多国持续不断的军事打击,以及美方这回完美的斩首行动,IS已到了穷途末路,但是西方情报组织呼吁各国不要对IS掉以轻心。就如英国军情六处(MI6)发出的警告,指IS只在军事上失败,但已在叙利亚境内“变形、扩散”,在海外也一样。

在IS溃败后,参与革命的热血青年已开始“回归祖国”,潜入地下以等待极端的血腥召唤,对各国安全构成威胁。可能经过数年,这类极端意识又将相互呼应,在世界某个动乱之地,重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