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准家门口犯忌讳
居民盼新桥“移位”

新闻特区:吉胆岛头条港

新桥对正大门口犯华人禁忌,吉胆岛头条港居民盼与当局协调“移位”。

(巴生28日讯)即将兴建的新桥出口对准居民大门口而犯华人大禁忌,吉胆岛头条港受影响居民盼当局协调“移位”!



据悉,公共工程局计划在吉胆岛头条港兴建一座新桥,惟两边桥头却恰恰对准3间屋子的正门口及一块即将建屋的空地,让受影响屋主担心对住家造成“太重煞气”,盼能与当局会晤协商,寻求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

受影响居民代表周福根向媒体指出,根据华人传统民俗,住家正门口最忌讳对准路口或桥口,因为相信会带来很重煞气,不利家宅安宁。

“当局日前规划的新桥正好与4间房子的正门相对,除了我本身和隔壁邻居的屋子,还有对岸1间屋子和一块本来要建屋子的空地也受影响。”

周福根

他指其实他们住家旁仍有一块约20尺的空间,属于对准大路的空间,为此希望当局可选择把桥口建在该处,而非直接对正他们的房子。

官员开会没解决问题



“我们在今年8月才获悉公共工程局会兴建上述新桥,当时官员表示会与居民协调,惟当本月村长邀请我们前往与官员开会时,官员只供2个选择,即建桥或不建而已。”

他说,公共工程局的回应明显是在没协商余地下,就决定把桥建在所规划地段,当他们反映不满时,官员则回应建桥地段已落实,为此不会改变,若居民有不满,唯一选择就是不建桥。

公共工程局兴建桥梁前,到有关建议地点进行土质测试。

“我们希望桥能建好,但桥口不是对准我们住家的正门口。”

他也透露,该局和土地局原本答应受影响的空地地主先与他们商量再决定,如今却未见官员踪影。

“该局将在下个月动工,我们希望能与公共工程局协调,把建桥位置移去旁边空间,取得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

蔡全智

蔡全智:官员未先联系

吉胆岛乡村管理委员会主席蔡全智说,吉胆岛是于6年前向公共工程局申请在头条港建桥,惟一直无音讯,直到今年该局才批准申请,并于2个月前到吉胆岛为建桥画图测。

“该局官员事先未与我联系,当官员联系我时,只商讨已决定建桥的事宜而已。”

他指自己也邀请附近居民一同开会,当屋主在图测上看到自己住家正门口对准该桥时,立刻大感不满和作出反对,因为担心住家会犯煞气。

“我希望桥可以建好,毕竟该区村民也等了多年,但更希望公共工程局能与受影响居民协调,尽可能做不影响两方的决定。”

谢琼利

谢琼利:建桥计划辗转多年

吉胆岛前村长拿督谢琼利受询时说,该桥兴建建议面临重重波折,辗转多时才获巴生公共工程局答应承建,较后再召集各造领导出席商讨会议后,从三个建议地点中择其一兴建。

他指出,7年前他担任吉胆岛村长时,受村民委托向时任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提出建桥申请,承他应允向巴生土地局申请拨款建造新桥,惟后者指不能承建,于是转由巴生市议会处理,结果市议会也指不能承建,最后才交由巴生公共工程局接手。

“几度辗转,巴生公共工程部最后才批准及接受兴建吉胆岛头条港的桥梁,接着我们受邀到巴生出席讨论会议,出席者包括我、吉胆岛头条港区主席林合忠,还有特别关心吉胆岛发展的丹斯里林宽城及巴生公共工程部各组官员。”

公共工程局确定新桥兴建地点后,便在该区设围篱。

他说,当时林宽城特别带领其公司测量建筑师列席,以确保村民没被误导,会议上曾提出三个不同的建桥建议。

“第一个建议是在原有桥梁地点兴建,惟已不适合而遭反对;第二建议地点即现在准备建桥的地点,各造都觉得非常合适,最后定夺下来,并由林宽城亲自签字以资证明;至于第三建议地点,由于地势太高,恐怕新桥建成后,不利老人家使用,因此议决不取用。”

他声明,上述建设工程是本身任职村长时,为村民争取的福利之一,并在公开会议上以大部分村民利益为重来作决定,个人并无任何私利或是政治目的。

旧桥破损,地点也不适合作为兴建新桥地点,为此在会议上遭否决。

报道:林秀芳/黄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