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之死/周若鹏

我是真没想到丘光耀博士制作的《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会掀起这么大的风波。

这风波很无聊,我在另一篇文章谈过,何必浪费金钱作书送书、擦中国的鞋?不知是哪个巨贾扔的金子,也不见得中方会为大马做一样的事。以为把漫画从校园回收也就罢了,还列为禁书!警方还要盘问作者,后来丘光耀辞去马中商务理事会的职务。



似乎没谁为丘光耀出头,我原以为唯一有义气的李存孝,转头就变脸了。我想慨叹政治无情,却又不尽然。我不认识丘光耀本人,知道的只是屏幕上的他,还有朋友口中的。朋友相信他的热情,某年大选朋友参与助选,后来候选人落败,丘陪伴这朋友在指挥中心外的黑暗中落泪。我欣赏他的地方,正是张盛闻不欣赏的——粗口文化。我支持骂脏话吗?

崇尚言论自由反对禁书

不,我曾有语言洁癖。重点是无论张盛闻和我喜欢与否,无数人的言谈中就是包含了很多这样的“标点符号”。

我欣赏丘光耀很聪明的不故作高尚,懂得选择最市井的语言触动最多的人,这就是行销。当年他连串火爆的脱口秀,用没人敢用的语言、说出大家压抑心底的怨气,让许多华人投向火箭,超人功不可没(可惜据知气焰太盛,得罪不少本应同道的人)。然而漫画事件沸沸扬扬之际,诸战友却连忙切割关系,怎不叫人痛批政治无情?可是这也难怪啊!没谁能为一件“坏品味”的事义正言辞,就算要让党看起来没义气这只好这样了,暂时牺牲一人也好过得罪全民。



这确是部坏品味的作品,尽管我没看过全书,也许就好像为它写序的、为它铺路进校园的人一样——否则怎么可能完全没有嗅到问题呢?丘负责“马中关系”或有盲点就算了,其他人也完全无感吗?但无论怎样坏品味,我始终反对禁书,因为我崇尚言论和思想自由,不管内容有多么糟糕,且由我自行判断,不要某某官员为我决定什么能看、什么不能看。

我曾为书店客户进口艺术书籍,却在海关被充公,理由是因为有裸露的图像,有的人艺术和色情傻傻分不清。禁书、查禁电影这样的作为,在网路时代已无实际意义。禁了一本书,读者立刻可从外国购买电子版;删剪了一部电影,观众马上可在串流服务找到完整版。但政府不会轻易放弃审查内容的权力, 以便在“必要”时完全切断资讯来源,就好像在纳吉时代屏蔽“砂拉越报告”那样。在未来十年里,恐怕还是无法看到完全的自由。

丘光耀真被“牺牲”掉了吗?这样的说法有点瞧不起超人。熟悉漫画的人必定知道DC“超人之死”那一期,超人未必真死。况且,他是一个人,不是一颗棋子;人会自寻出路,不会任天摆布。据报道说,张盛闻放了个 #狡兔死走狗烹 的hashtag,这个hashtag留给马华自己用,若是我最多会用 #飞鸟尽良弓藏。

烹了就没了,而良弓暂藏,需要时可再取之射猎,搞不好以后又有肆虐的九个太阳呢?